關於我

      我不是政大歷史系的彭明輝,而是清大動力機械系的退休教授。我是新竹人,而不是花蓮人。
       這個部落格是寫給心懷善意的人看的,心懷惡意的人請不要看。
       從國小到現在,我的志願都是:年長後有能力協助年輕人解決生命困惑。40歲以前我閉門讀書,想要知道人活著有什麼值得追求的;40歲後開始摸索跟這塊土地與同胞互動的方式,想知道自己可以為這塊土地做些什麼。
       曾有超過十年的時間埋首於哲學的閱讀、寫作與思考中,只想解答自己關於生命的困惑,但卻討厭空洞的概念分析;也曾從藝術、小說和音樂裡去找前人生命的感動與丰采,卻陰錯陽差地拿到兩個藝術評論獎。 年輕時惠我最深的是史賓格勒、柏拉圖、康德與維根斯坦的著作;後來因為俄國小說與塞尚的繪畫而重新相信活著的尊嚴與可貴;因為范寬的「谿山行旅圖」而找到解讀孔子的門徑。 寫國事評論時辛辣而毫不留情,因為一直忍不住會去想所得最低的人在過什麼日子,誰該對此負責。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罵人。
        關於這個部落的簡介與屬性,請你看主廚推薦文章:給新來的讀者〉與如果台灣獨立了〉。我喜歡跨越學術領域去閱讀與思考,但不會輕易去批評別的學術領域。之所以會花很多時間去閱讀、討論經濟學與核四議題,一部分理由寫在評「彭明輝現象」〉這篇文章裡。
       至於有關來信、批評和我的回應原則,可以看「來信、批評與回應這一篇文章。它也說明了我不開放讀者留言的理由,以及為何不回應網路上有關我的各種無心的誤解、惡意的曲解與誇染、移花接木地把我說過的話剪出片段後移植到錯誤的脈絡裡去曲解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