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29日 星期六

防疫雜感 & 心情速寫

     四月中旬在寫一本專書:《精準表達,以理服人的技藝——從論文寫作到會議簡報》,為了研究108課綱與111入學方案而擱置;然後是清大圍牆事件,耗費了我許多精神。
      緊接著疫情惡化,認真研究疫情的結果,看到的是台灣政治人物空前絕後的齷齪、噁心、不要臉和冷血。勉強貼出「疫情延燒,疫苗沒影,你可以這樣保護自己和家人」後,只想再度躲回到歷史、精神世界與未來(寫作),只想認真保護自己和家人,而不願意再去了解疫情背後台灣政治圈的醜陋與惡毒。
      這篇大略勾勒我的心路歷程。

2021年5月28日 星期五

疫情延燒,疫苗沒影,你可以這樣保護自己和家人

      陳秀熙教授在 5/26 上午進行直播,指出三級警戒只有將基本再生數 R0 減少75%(NPI 75%),變成 5.78x0.25 =1.45,因而疫情仍將持續惡化;唯有進一步強化防疫措施,使 NPI 達到 90%(R0 =5.78x0.1 =0.58 <1),才能讓疫情逐漸降溫(摘要報導在此)。
      為了避免停班(四級警戒)對經濟與升斗小民的嚴重衝擊,談話節目聚焦在「何時可以打到疫苗」。然而線索顯示:疫苗問題牽涉到複雜的兩岸角力、台灣政商利益的合縱與連橫,以及2022縣市長卡位戰與2024總統卡位戰。人命總是不如政治人物的私慾,結果65歲~75歲的人不一定能在七月底以前打到疫苗,65歲以下的人更難以預期要等到何時。
      在這背景下,本文的主題是:不靠疫苗,如何為自己和家人建立起一個 NPI>99%的「防疫小泡泡」

2021年5月13日 星期四

被遺忘的情感與情操+清華的核心價值

      如果你從正門進入清大,會在車道左側看到一排榕樹,其中一株盤根錯節地抱著一塊石頭(左圖偏下方),它記載著清大一段可貴的精神傳承。你能從這照片裡悟出那是一段什麼樣的精神嗎?
      其實,校門口附近的草地上到處散落著這樣的石塊,只不過左邊這張照片裡顯示的是這石塊的背面(多年來它一直背對著路人,不是我刻意去把它翻轉來拍照的),而且它不是唯一背對行人的「勒石」。
      這些石塊就是我在《清華園裡的老寶貝與歷史文化長廊(2/2)》提到的:清華曾有許多松樹,樹前各安置一個刻有各屆校友級別的大理石,寓意「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它們還有另一個寓意:「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老校友們送這些勒石時情意深長,寓意深遠,期待後人秉持老校友們最珍惜(感動)的清華核心價值,以栽培後進為職志,而不是以蓋房子、擴張校地與經費為職志(這是大陸土豪的專長,不該是清大的職志)。

2021年5月11日 星期二

清大是自私的既得利益者,威權體制的遺緒?

      清大總務長與主秘對「光復路綠門戶計畫」案的說法彼此矛盾,主秘自己的說法也是前後差距甚大,使這計畫的真相被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我因長年的社會改革運動而認識一些綠營政治人物,以及跟新竹市府、內政部營建署、宜蘭縣府淵源甚深的朋友。當我從這些管道去多方面了解整個案子的相關事實時,也聽到了一些綠營(&親綠人士)對此案的看法。
      其中最讓我震撼與不平的是,有些人認為:清大是自私的既得利益,威權體制的遺緒,因此樂於看到清大的圍牆被降低或透空,象徵推倒威權體制的高牆。
      這種看法有太多對清大的誤解和扭曲,甚至污衊。

2021年5月8日 星期六

清華園裡的老寶貝與歷史文化長廊(2/2)

我的偶像與神級老寶貝
      我在許多清大學生和學運學生眼中是神級的老師,而清大東院與西院宿舍裡則有許多我從高中時就崇拜的偶像與神級的老寶貝。
      因為仰慕他們的人品、學問與風骨,聯考成績出來時我堅持要把清大物理填為第一志願。為此,我跟媽媽吵了許多天,媽媽請舅舅來勸我,我又跟他大吵一架。最後吵輸,按照媽媽的要求,填了最容易賺錢的系。
      我會認識這些老寶貝,是因為哥哥(清大物理系校友)的傳述,以及他拿回家的《清大校友通訊》。裡頭記載著許多發生在東院(最早的學人宿舍)的感人故事。

清華園裡的老寶貝與歷史文化長廊(1/2)

      清大與新竹市政府的「光復路綠門戶計畫」讓我想起許多往事:陳其南推動的公共藝術與社區總體營造,黃武雄的社區大學,清大的歷史與台灣的科技、產業史,以及上海市徐家匯地鐵站裡的文化與歷史長廊。在回憶中我有感慨與悲憤,有自責與愧疚,和一絲不肯死心的期待與妄想。
      數年前我曾走在徐家匯地鐵站裡那座一公里長的文化與歷史長廊,無數的舊照片引領我穿越時光,重新經歷發生在這裡的重大歷史。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徐家匯的歷史就是明清兩朝的西潮東漸史!模糊而抽象的文字記憶突然變得栩栩如生。
      其實,清大校園裡也有一段攸關台灣民主與自由的歷史;其實,沒有清大就不會有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其實清大宿舍裡就藏著許多值得台灣人感恩、驕傲與敬重、呵護的老寶貝們——沒有他們就沒有原子爐、半導體產業與護國神山。
      其實我們也可以在清大附近的人行道上建立一座文化長廊,用舊照片重現1956年以來的清大歷史和台灣的科技、產業史,讓路人驚覺:原來這是台灣當代史上最重要的地標之一,原來台灣是這樣子建立起原能科技和傲人的高科技產業!

2021年5月4日 星期二

用9,700萬造福廠商與偷窺狂?

      如果我提案:「把新竹市長林智堅家的圍牆全部拆掉,改裝成透明玻璃,讓所有市民都可以隨時去看他家後院晾曬的內衣褲是什麼顏色、款式。」你一定會說我神經病、偷窺狂。
      如果我還建議:這一筆工程費(將近一億)要由納稅人買單,你一定會罵我浪費公帑,不知人間疾苦(新竹市的貧富差距是全台最大的,為何不去補助中低收入戶,因疫情而被放無薪假的底層勞工,或者用來強化防疫措施)?
      或者,假如縣市政府要強拆你家後院圍牆,移除你用來屏蔽大馬路上PM2.5的竹林,目的只是「讓路過的人都可以看見你家的後院晾曬什麼樣的衣物」,你會不會認定這是「借勢借端,嚴重侵損個人隱私權與健康權」而「無助於公共利益」?
      這種情節太誇張、荒唐、白目,根本是無稽之談?事實上它卻是今天報紙上新竹市政府大聲張揚的「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