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

寂寞也好,寂寞比較好

      小學時,看膩了漫畫書出租店裡的漫畫、武俠小說,開始看三國演義、封神榜、西遊記,也讀些「文白夾雜」的書,於是模模糊糊地知道「孤僻」、「高處不勝寒」、「曲高和寡」都是貶抑、勸誡之詞。
      後來,為了想知道「活著,有什麼值得追求的」,夜夜挑燈苦讀、苦思到凌晨,這才知道:只要你曾認認真真地活過,就會有些生命經驗是無法透過言語跟別人分享的。於是,「寂寞」變成是「用心地活」的表徵——寂寞也好。
      更大以後,看清楚成人世界的虛偽、爭權奪利、無聊可鄙,更加覺得:與其喪失靈魂,變得面目可憎,言語乏味,還不如寂寞比較好。

伊斯蘭心靈之美

      伊斯蘭世界跨越地球上最貧瘠的北非、阿拉伯半島、亞洲西部,甚至經由土耳其而跨入一部分的歐洲。其中絕大部分的土地是沙漠和貧瘠的高原與丘陵。
      然而,這塊土地上卻孕育出最美麗的冒險故事《1001夜》,以及最優雅、細緻、美麗的連續圖案。
     在一無所有的沙漠裡,除了美麗的星空之外,只有陽光下的一望無際的沙丘與陰影。因此,那些美麗而無與倫比的連續圖案與建築,都是完全出自心靈的創造。

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回應〈台灣困境的文化面思考〉

      〈台灣困境的文化面思考〉這篇「文章」是一個清大電機系畢業生給我的信。他才25歲左右,碩士班念了一年就放棄,直接去當兵、工作,常寫信跟我談他對產業與政治的思索。
      會想貼出這一封信,一來是很多流行的論述都把台灣問題過度簡化,已經很少有人願意(能夠)從這麼多元的角度去有系統地思索台灣的問題。
      此外,文中有兩個問題我想回應,所以先把該文給貼出來供大家參考。

讀者來信:台灣困境的文化面思考

      讀完彭老師新書的最後三章,我有一種感慨:台灣之所以無法像其他國家一樣有追趕先進國的現象,許多企業難以持續進步,整個社會難以持續進步,天然資源、制度跟人才或許還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文化與意識形態才是關鍵。
      台灣自明朝以來,就不斷地替換政權,統治者一直在變,政策也一直在變,而很多菁英人才來台灣只是想來撈一票或當跳板,根本就沒有甚麼太長遠的計畫,更不要說愛台灣,地方政治則是一直以來就有一堆小團體與利益團體,一直都很分裂,不時為了爭奪資源互相械鬥,很少在追求共同利益。至於一般人則是有很深的無力感與虛無感,不會特別去想國家大事,比較在乎當下的生存、小利益與小快樂,很擅長諂媚與煽情,風向變了就趕快選邊站(比如日本剛來台時,台灣民主國這個短命政權的故事),並且世代傳承這種意識型態。

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氣候暖化的「臨界點」或「失控點」

      台灣的新聞媒體終於開始談暖化與氣候極端化的「臨界點」(tipping point),但是因為媒體記者不懂「臨界點」這個詞的真正涵義,所以報導起來隔靴搔癢,沒有抓到重點。
      「tipping point」這個詞有兩個可能的翻譯:「臨界點」或「失控點」,完整意思是「氣候暖化開始進入失控(自我加速)狀態的臨界點」。
      也就是說,氣候暖化的程度一旦超過「tipping point」,地球就會自行排放原本儲存(或溶解)在雨林、冰原和海水裡的暖化氣體,從而啟動一系列的加速暖化機制:「暖化導致溫升⇒溫升使地球釋放出更多的暖化氣體⇒更多的暖化氣體使地球溫度升得更高⇒更高的溫度使地球釋放出更多的暖化氣體⇒........」。這就是系統理論裡典型的正回饋機制(positive feedback mechanism)。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名校、名師、名著

      一個台灣頂大的博士生,從大學部嫡系念到博一結束,考上公費,去劍橋留學。看起來人很聰明,但第一年的所有報告都被指導教授退回重寫,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從來沒有老師告訴他報告該具備的要件是什麼,也從來沒有老師告訴他一份出色的報告應該要追求什麼樣的目標、特質。
      不知道大學裡有什麼值得學的,只能跟全班同學一起茫茫然地拼成績,拼到虛無時就瘋狂地玩,青春就這樣地浪費掉。而他從來都不知道,他寫的報告在國外的大學是不可能及格的(詳 [註一])。
      畢業時程度這麼爛,到了國外的名校,照樣可以及時拿到博士。顯然這些孩子的資質不差,只不過是在台灣的大學裡學不到真正的學問,也沒學到問學的態度而已。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第一刷勘誤表

1、頁69 :所表現出來的品質卻差距甚大,反應著每個人領悟力的差異。
  • 改為「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