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新網誌的風格與初擬的大方向

        我在 3/16 開設了一個新的部落格「彭明輝的人文網誌」,經過一些摸索與調整之後,對新網誌的內容與風格有了大略的構想。

        我希望這個網誌的文章有助於讀者「面對自己、理解世界」,每一篇都值得讀者仔細閱讀、深思,並且有助於他們開拓自己的人生格局和視野。
        因此,新的網誌性格會有別於過去,我希望新網誌裡的文章每一篇的內容都有一定的份量和深度,每一篇都是出自深思熟慮之後的「教材」,而不再是像過去那樣品質變化不定的隨筆。
        至於內容與主題,仍將跨越人文與社會科學,呈現以議題為導向的跨領域視野與思索,而不是以知識為導向。我在乎的是思考問題的架構(寬度、深度、視野的完整度),而不是瑣細的知識細節;寧可為了引導讀者跨領域地看見問題較完整的架構與脈絡,而適度犧牲細節和術語的精準度。
        藉著這個新的網誌,我希望培養一群有能力開拓自己的生命格局,甚至有能力思索台灣社會發展願景的年輕人。我期望自己能協助他們釐清自己的生命意義與價值,思考社會的變遷,探討台灣社會發展的願景,以便據以進行自己的生命抉擇,以及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拿捏進退之道。

2016年3月17日 星期四

部落格改版與遷移

        我剛剛開設了一個新的部落格「彭明輝的人文網誌」,在這裡邀請志趣相投的朋友移步過去,並請無聊的人和好鬥成性的人「閒人止步」,切勿相擾。
        新網誌的主要話題,將是藝術、人生抉擇、自我成長、科學等人文性議題與個人性的抉擇。即便是談到公共議題,也是以「沈思」和「自我對話」的姿態在釐清自己跟社會的關係,而無意跟社會大眾對話。
        我不希望好鬥成性的人到新的網誌來騷擾
        目前這個部落格將維持現況,而不再去加添或刪減文章,以便有興趣的人可以繼續來訪。
        至於過去在這個部落格中寫過的人文類文章,只要跟新的網誌主題相關,都會複製到新的網誌去,或者改寫。因此,對公共議題沒有興趣的人,基本上不需要回到這個舊的部落格來。

2016年3月1日 星期二

老林:一個值得全台灣人認識的朋友

        朋友就是願意為你兩肋插刀,得罪當權也在所不惜的人;朋友就是願意為了成就你而犧牲自己、委屈自己的人。這麼說起來,老林絕對堪當全台灣人共同的朋友。
        老林走了,不過我也是從各種紀念文裡進一步認識他,被他感動。既然如此,那麼就有更多人可以從他的紀念文集得到感動,並認識這個為台灣犧牲、奉獻了一生的朋友——我們大家共同的朋友。
        底下我從網路上精選篇紀念文,用以呈現老林不同階段的行誼與人格風貌。藉著這個文選,希望讓大家感到做為台灣人的驕傲——因為我們曾經有過這麼值得敬重的共同朋友。

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追憶老林:佛教徒與社會主義的信徒

        據說,老林(林孝信)是星雲法師在宜蘭收的徒弟,在佛光山體系裡居於很高的輩份。後來,老林在南藝大開授研究所必修課「政治經濟學」,第一堂課就是要學生回去試著分析〈共產黨宣言〉裡著名的社會主義口號:「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有人說,老林在成為無神論者之後,放棄了早年信仰的佛教。 據說,老林為了家計而到全省巡迴兼課,一週環遊台灣兩次,足跡遍及各公私立的大學。
        其實,自始至終,老林都在實踐佛教徒的信仰,也在實踐社會主義者的信仰。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凍結「關鍵數據網」:預告

        我即將凍結「關鍵數據網」,具體作法會跟相關人士商量,目前傾向於轉型為「共筆部落格」,不開放公共書寫。
        主要的理由是因為我的觀察顯示台灣的 web 2.0 網路文化不成熟,參與者的政治立場在多元中有向特定族群嚴重傾斜的現象,這個趨勢若持續惡化,未來 web 2.0 網路的平台有機會變成政治迫害與網路霸凌的最有利工具(藉由「偽裝」的公共性欺騙警覺性較差的閱讀者,再經由慎密規劃的傳播管道影響視聽,製造出「網路上的主流意見」)。
        詳細理由陳述於下文。

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天然獨的來信與回覆:(3)兩代的異同

        大陸人在各種場合打壓台灣,甚至用飛彈和「反分裂國家法」恐嚇台灣,這些都激起台灣跨世代的同仇敵愾。這個部分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都能理解,沒有世代隔閡,沒有省籍差異。(連大陸人也理解,見註一)
        其次,我們的課本屬性相近(我們沒台灣史,你們很少台灣史;大家的課本都有造假的部分),我們都是長大後才發現被騙。但是我們這個世代的氣憤與傷心程度跟你們無法並比,這個巨大的反差讓我(們)驚訝,我希望我們各自自我釐清後,彼此分享來促進了解。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天然獨的來信與回覆:(2)導讀「失去真相的台灣史」

        要回應前一封信之前,必須先釐清被曲解、誤讀得亂七八糟的「失去真相的台灣史」,否得根本無法在「誤讀、曲解」的紛亂頭緒下開啟有意義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