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人口基數的例外:台灣

      1949年底的大陸人口6.12億,就算當年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才跑到台灣來,對應的人口基數也有兩億,整整是今天的十倍。
      於是,日月潭發電廠有個了不起的總工程師孫運璿:他21歲時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俄國人主辦的哈爾濱中俄工業大學,論文還拿到「滿分+」的成績。這個成績應該夠在許多台大人面前昂頭挺胸吧?1946年他擔任台灣電力公司的機電處長,帶領三、四百名台南高等工業學校、台北高等工業學校的在校學生,在五個月內復原了台灣80%的供電系統。這項「治績」在今天的政壇應該也足以傲人了吧?
      從這角度看,人口基數論看起來是似乎站得住腳。然而換個角度,卻又讓人沮喪到極點。

2018年8月4日 星期六

文化的深度

      偶然看到「寻味顺德」這個節目,驚艷於它的文化深度與紀錄片的功力。想一想NGC的美食節目,想不起來有那一個會兼具文化深度與紀錄片的功力;想一想以紀錄片聞名全球的BBC,她的美食節目也很難有那一個會兼具文化深度與紀錄片的功力。
      再想想台灣,別說美食節目幾乎都嗆俗到難以忍受,各種收費的影音平台上更是充斥各種嗆俗到斃的風格。
      看著對岸的文化深度在提升,而台灣的文化深度在下降,心裡很不是滋味,卻又看不出任何改變的契機。
      台灣真的只能走一條「日趨下流」的道路嗎?

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再給台灣一次機會—— 2018選舉的民主意涵

      民進黨完全執政以來的表現,有目共睹,我也懶得再評論了。兩大政黨都可以沒救,台灣不能沒有未來。時代力量的表現也讓人徹底失望,不肯放棄的人只好從長計議:從 2018年的選舉培養優質的政治新人攻佔地方議會,期待其中有些人會變成未來比兩黨更佳的政治人物。
      這些年雲林縣一直有一股兩黨之外的草根力量在推動「參與式民主」,這一次地方選舉他們以「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的名義發起「從318到2018──2018雲林縣青年民主行動團」,值得其他縣市參考。後面是轉貼他們的文宣與理念,以及他們的臉書官網

2018年7月24日 星期二

文人的怨懟——從「愛在巴黎破曉時」談起

      《愛在巴黎破曉時》(Le Week-end)是一部 2013 年的英國片,表面上在談一對花甲夫婦在婚姻中的愛怨交雜,骨子裡在談文人精英對自己際遇的怨懟——我頗訝異地發現,絕大多數中英文網頁都只看到表面故事,而沒看到深層的故事。
      對於看膩了好萊塢電影的人,或者動不動就「英美」並稱的人,這部片子很值得看,因為他會讓腦筋清楚的觀眾清楚看到英國電影和美國電影的性格、內涵有多大的差異。
      這一篇文章會談談這一部電影,不過我更想談談當代文人的怨懟。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你無法操縱 FB,但是別人可以——網路民主的假象

       MOD 第 252台「BBC Earth」剛播完一部紀錄片《BBC:矽谷的秘密 Secrets Of Silicon Valley》,接露大數據技術和臉書等社群媒體如何被結合起來,協助川普打贏選舉。
      你沒有能力操縱社群媒體,別以為其他人也做不到。就像,你沒有能力操縱股市,別因此推論其他人也做不到。
      科學家總是推託說:技術是中性的。主流經濟學者總是說:沒有人能操縱市場,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影響的能力。事實是:擁有最多資源的那些少數人總有能力在他們關注的議題上操縱科技、媒體與輿論的走向,而最後科技與媒體總是為他們服務——如果你讀過傅科(Michel Focault)的任何一本代表作,都有機會注意到:醫學(以及各種科學)總是在協助社會排除異己(other)。

2018年7月8日 星期日

專才與通才

      在「21世紀的弔詭:經濟發達,人性沈淪」這篇文章裡,我提到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刘东教授的演講稿「诸神之争与通识教育」,其中提到錢穆主張:「中国学问主通不主专,故中国学术界贵通人,不贵专家。苟其专在一门上,则其地位即若次一等。」我對此感慨良久。清末民初有中學與西學之爭,今天已經21世紀了,還要繼續這樣子地爭論下去嗎?
      錢穆甚至曾在《現代中國學術論衡·序》中說:「文化異,斯學術亦異。中國重和合,西方重分别。」真是如此嗎?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官司結束,心得分享

      張景森告我毀謗和損害人格權(損害名譽)一案,昨日二審終結定讞。刑事部分,張景森自知無法勝訴,在準備庭結束後立即撤回;民事部分,一審張景森敗訴後立即上訴,二審昨日宣判,張景森的上訴被駁回(只看到判決主文,106年上字第1235號)。
      由於台灣的法官裁量權過大,官司的勝敗總有一部分要靠運氣(別碰上深藍或深綠的法官),因此要在台灣扮演公共知識分子確實要很小心。底下分享心得,給那些忍不住想批評政治人物的讀者參考——如何評論時事但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