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0日 星期日

近況,以及一些讀書會和訪談的影片

      除了偶而外出演講之外,我現在每天過著日復一日的幸福生活:全天候地寫書(除了照顧身體所必須花的時間之外,其他時間全部在寫書,或者為了寫書而閱讀、思索,包括半夜睡不著的時候)。
      寫書為何幸福,後面再說。先交代篇名裡說的影片。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不知我是誰」的促轉會

      促轉會要求新台幣與軍營去蔣,並且將中正紀念堂儀隊撤出,顯然是因為搞不清楚「轉型正義」的涵義,連帶地搞不清楚什麼事該管,什麼事不該管。
      我希望台灣的鈔票、錢幣反應台灣人的核心價值與驕傲,用值得紀念的人權鬥士、藝術家、思想家取代政治人物的肖像;我希望軍隊向憲法與人民效忠,而不是向特定政治人物效忠。然而該管這些事情的是主管機關和立法院等民意機構,而不是促轉會。

2018年11月29日 星期四

「萬年核電廠」與燃煤是「無能之惡」

      許多政論認定朝小野大不利於推動施政與改革,結果,馬英九與蔡英文的完全執政通通變成霸凌民意的暴政。許多名嘴認定核電與燃煤是經濟發展的「必要之惡」,其實他們只不過是執政無能的具體罪證
      由於中央獨大,一個爛總統就可以拖垮一整個台灣。我提議:中央權限部分下放,至少讓六都「首長+議會」有足夠的政策工具和資源,可以發展自己的產業策略和環境(德國模式)。
      在六都的競爭下,只要有一、兩都成功,我們就會看見產業、經濟與政治的未來,且總統大選也可以「基於過去的政績」,而不是「基於空洞的承諾」。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台中電廠真的有問題

      昨天寫「空污之迷」時,台中電廠除了一兩台「歲修」之外,幾乎都是只使用 80%的運轉容量。剛剛查了即時報告,卻顯示#1、#3、#4、#5、#7、#10 都使用了運轉容量的95%。因為台中電廠十個機組都是燃煤,所以對空污的影響以及對人體的傷害遠遠超過燃氣電廠。
      如果哪天十個機組全開到 95%,總發電量將會是 5,225MW,比「核一+核二+核三」火力全開的總容量還大(5,144MW),差不多是全台總發電量的 12%。而對人體所造成的傷害,更是遠遠超過「核一+核二+核三」。
      另一方面,擁核團體一直不肯面對一個事實:台灣沒有財力在蓋新的核電廠;擁核的結果並非抱著先進的核電廠,而是擁著不知何時要出問題的破頭爛鐵。

面對不確定的有限歲月,該怎麼活?

      人是必死的,只是無法預知自己還有多久。即便確診有癌症,也還是無法確知療程的發展與預後——年輕人尤然。在這種高度不確定下,該怎麼掌握活著的每一天?
      年輕的時候,我確實思索過這個問題,也曾經認真地去面對過它。

2018年11月27日 星期二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公投結果,擁護婚姻平權且反核的人想必很傷心,期待「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人也很傷心,期待「民進黨也跟著倒,台灣會更好」的人,或許還是會很傷心。
      我總記得在英國BBC廣播上學到的一句英語:「revolution through a night」意味著(政治上)不可能的妄想——就像「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
      台灣人要想大幅度改變社會上既有的意識形態和慣習,絕對是要有數代的漫長努力和等待。

空污之迷

      去了一趟東海大學,住了一夜,鼻腔跟喉嚨都很不舒服。這不是我所認識的東海。台中空污的元兇是誰?不搞清楚,問題永遠解決不了,永遠任隨政客和那些為特定政黨╱哄騙、擺佈。
      我找不到台中市的資料,但是從台電所提供的全台電力相關資料看來,台灣空污的惡化確實跟火力發電有密切關係;而更深層的原因則在於核一、核二無法正常運作(貢獻度67%),以及工商業用電成本有關(貢獻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