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受精卵、胚胎、胎兒、嬰兒——關於美國人工流產法案的爭議

      聯合報在十月二日刊出「墮胎爭議不斷  美法院暫緩6周規定」這一則新聞時提到:「美國聯邦法院近日宣布暫緩實施喬治亞州的墮胎法案,由於該法案規定墮胎需要在嬰兒有心跳前(大約是6週)才可墮胎」。
      這個報導中所謂的「嬰兒」和「心跳」(heartbeat),都會被美國婦產科醫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指責為誤導視聽,違背醫學專業知識。
      這不是無謂的名詞之爭,而是如何避免傷害孕婦與胚胎(注意:不是「胎兒」)的重大問題。

2019年9月30日 星期一

「人不風流枉少年」出處、意思

      「人不風流枉少年」一語出自清代詩人袁枚的《隨園詩話補遺》,跟男女感情一點關係都沒有。
      原出處的前後文(見《隨園詩話補遺》第六十四則)是「余詠宋子京有句云:『人不風流空富貴,兩行紅燭狀元家。』家香亭襲之,贈張船山云:『天因著作生才子,人不風流枉少年。』似青出於藍。」文中所說的「香亭」就是袁枚的弟弟袁樹。
      袁枚詠宋子京的那一句「人不風流空富貴」確實涉及男女感情,但不是指性好魚色或青樓嫖妓;至於他弟弟袁樹的「人不風流枉少年」意思是風雅灑脫(不著俗氣),才華橫溢的「風流蘊藉」,根本無關乎男女之情。

2019年9月16日 星期一

台灣的坎坷路

      台灣的政黨輪替已經三回,許多「愛台」的學者都高聲地在論文裡誇耀「台灣已是不可能回頭的民主國家」。
      然而回顧解嚴以來三十年的台灣民主化歷程,卻不勝唏噓——只緣已近心死,加上深知一個群體的命運遠遠超乎個人的努力或悲歡,只能接受,所以冷然沒有悲從中來。
      林毅夫從經濟的角度說,台灣曾經有過很多機會,都被自己錯過。現在的問題是,台灣不需要走絕路,卻有可能會被政客們帶上不歸路。
      政治上,曾經給過台灣希望的人都很快地被唾棄,有時候真的會讓我懷疑,台灣的政壇到底有多毒、有多黑,為什麼可以這麼快地讓人變質?

2019年8月30日 星期五

如果民主成為永恆的,濱於絕望的等待

      Cambridge Analytic 操縱川普選舉與脫歐公投的事件爆發後,政治學界一個早已被嚴肅探討的問題變得益加真切:選舉勝利所需要的因素,跟成功治理所需要的因素不同,這樣的民主選舉制度,真的能發揮它理論上的預期效益嗎?
      這個問題引出一個更加嚴肅的問題:民主政治的核心機制(價值),是用選舉產出治理者,使他的治理吻合被統治者的期待;然而如果每一屆的總統候選人都讓你徹底失望,甚至恨之入骨,這樣的民主跟假投票的集權有何差異?
      假如民主變成永遠在等待一組你勉強能接受的候選人,而他們卻不會在你入土之前出現,或者即便出現也不可能勝選,以至於你的期待近乎絕望的等待。那麼,民主還有什麼值得誇耀的價值?

2019年8月15日 星期四

篩。選。資訊——了解香港

      台灣人關心香港示威事件的發展,但是台灣的媒體不見得能夠(意願+能力)給出持平而週延的報導。首先,台灣媒體早已習慣於不負責任地傳播未經查證的傳聞(而非新聞),以及用誇大的渲染來吸引讀者,更別說是大選在即,各方人馬都想把香港新聞加工成對己方有利的「槍、械、彈藥、原子彈」。
      香港的媒體當然值得關注,且必須關注。但是,港媒自己就是當事人,有「主場優勢」,也有「關心則亂」的不利點。
      外國媒體也十分關心香港的局勢,畢竟香港的資產不只是香港人的,香港的政經局勢更牽動許多外商(國際財團)在東亞的佈局。
      彙整這些資訊,在了解、評估、預測香港的未來時會較週延、持平——當然,也會在這過程加深對中南海思考模式與大陸內部權力鬥爭模式的了解。
      底下提供六個(3個香港,3個外國)我自己在追蹤相關新聞的媒體網址。

2019年8月5日 星期一

三本好書,認識當代社會:(2/2)

      在這個系列的三本書裡,我想推薦的另外兩本是 Neil Postman 的《娛樂至死:追求表象、歡笑和激情的媒體時代》,以及 Robert B. Reich 寫的《拯救資本主義》。
     我過去曾在部落格裡為文推薦過 Robert B. Reich 的《拯救資本主義》,當時是從「認識今天的市場經濟與工作貧窮」這個角度推薦它,以及這本書跟其他兩本重要的經濟學書籍的比較(Thomas Piketty 的《21世紀資本論》和 Joseph Stiglitz 的《不公平的代價》)。
      本文裡我會談談「為什麼每一個大學生都應該試著讀一本批判總體經濟學的好書」,以及為什麼《拯救資本主義》這本書是吻合這個目標的好書。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Roma——沈悶、悲傷,但是會回甘的電影

      因為它得到過太多的好評和太多的大獎,我不禁好奇地在 Netflix 上面挑了 Roma 這一部被當作「2018年最佳紀錄片」的電影來看。
      看著平舖直敘的故事,除了覺得鏡頭的運用和畫面頗有特色之外,有很長的時間我不知道導演要說什麼。耐著性子看完以後,我很納悶:(1)這明明不是「紀錄片」,為什麼會被訛傳成「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和「金獅獎最佳紀錄片」;(2)這部電影到底好在哪裡?為什麼可以得到好幾個大獎?是不是因為有些重要的歷史背景我不知道,而影評都知道,因而造成感受上的巨大差異?(3)片中女樸 Cleo 為什麼不希望她的孩子出生?(4)這部電影為什麼叫「Roma」?
      我的壞習慣是:只要心裡有事,晚上就會半睡半醒地繼續思索。終於在接近凌晨時感受到這一部片子的獨特處,卻不禁懷疑:不了解墨西哥歷史的台灣人能看到這一部電影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