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7日 星期六

欲望的美學: 情、慾與靈性的探險(6)

—— 31 ——
      欲望的美學就是一場情感、慾望與靈性的探險,意思是說:欲望的美學就像品酒、品茶,它是一種先親自體驗(感受、覺察、反覆品味)之後再進行評價的活動——它不是先驗的,也不是思辨的;它是基於你的個人體驗而有的個人評價,而不是硬生生地把他人的評價橫向移植來給你自己用,而沒有個人的體驗當基礎,甚至罔顧自己的親身體驗(這叫做意識形態的洗腦)。
      不過,就像品酒與品茶,欲望的美學是植基於個人自我覺察能力的提升,是一種後天涵養出來的敏銳覺察能力,而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任性、粗野不文。

2020年6月6日 星期六

賈樟柯的雪茄和《三峽好人》

      在許知遠主持的《十三邀》第11期「许知远对话贾樟柯完整版之回乡的原因」裡,賈樟柯手上的雪茄讓我感到強烈的嫌惡,因此沒看完就難以忍受地關掉它。然而賈導或許一點都沒有警覺到雪茄跟香煙之間的宏大對比,以及雪茄對他這個「中國的良心導演」的傷害。
      雪茄跟香煙有什麼差別?
      北大教授戴錦華專注於電影評論、文化研究,著作已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她在「北京大学公开课:影片赏析 戴锦华 P3 影片赏析 三峡好人」裡說「酒、煙、茶、糖」是「奢侈品兼潤滑劑」。果其然,則雪茄跟香煙沒什麼差別,更不值得大書特書。
      然而雪茄跟香煙真的不一樣:香煙是賈導最珍惜的真情,雪茄是賈導自我背叛(且不自覺)的鐵證。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欲望的美學: 情、慾與靈性的探險(5)

—— 21 ——
      文化人類學裡有這麼一種說法:人類通過社群而習得的能力與習慣,都可以歸屬於「文化」。不過,從另一種角度看,人類習得這些能力和習慣的結果,是他企圖改造外部環境,以及改造他自己的言行,甚至他的自我認識。
      從後面這個觀點看,人類的「本性」有兩個面向:消極被動)的部分是順從本能衝動(慾望),在本能慾望的驅使下追求飲食男女(生理滿足),以及聲色犬馬與功名利祿(心理性滿足,非必要的奢華,虛榮心的渴求,自我肯定的拙劣管道);積極主動)的部分是創造與改變——改變外部世界,改變我們的行為模式,甚至改變我們的內心,以便這個世界變得更讓我們「滿意」(美好幸福)。
      問題就出在什麼叫做「更美好」?而最嚴重的問題則是:當我們一再企圖改變自己的言行之後,我們終於不認識什麼叫做「人類的本性」(human nature)!

2020年5月10日 星期日

讓我驚艷的兩部紀錄片+高達電影

      好萊塢的電影越來越無聊,而我又看過一些很棒的紀錄片,因此有一段時間很認真地在找紀錄片來看——尤其是本土紀錄片。接著,看了太多讓我失望(甚至看不下)的本土「紀錄片」後,不禁一再自問:我喜歡的紀錄片到底有什麼特質,而令我厭惡的紀錄片又有什麼特質?

—— 1 ——
      有人說,他喜歡看紀錄片,因為「真實」,有人說:「真實,所以感人」,也有人說:「最真實的故事,最真摯的情感」。然而真實而感人的紀錄片就是好的紀錄片嗎?

2020年4月20日 星期一

欲望的美學: 情、慾與靈性的探險(4)

—— 16 ——
      讀完傅柯《性意識史》第一冊的序言後,很佩服他的議題選得好:只要回答人類為何要(以及如何能夠)控制人們的情慾和性行為,就會找到一切社會控制與意識形態洗腦的關鍵秘密。
      食慾和情慾是人類兩個最難以控制的本能慾望,故有「食色性也」之說。誰能控制它們,幾乎就可以控制人類的其他言行,乃至於思想。

2020年4月10日 星期五

川普還有人性嗎?

      專欄作家 Frank Bruni 在《紐約時報》寫了一篇評論〈特朗普还有人性吗?〉他看不到任何肯定的線索,因而說:「在特朗普身上我什麼都感覺不到,這讓我充滿悲傷,也充滿了一種坦白講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暴怒。」——中國史家稱沒有人性的國家領袖叫「暴君」。
      《紐約時報》編輯群裡的 Michelle Cottle 則是這麼說的:「自從川普上任以來,媒體就不知道要如何報導一個脫離事實的成年孩童,並且為此暴怒。但是當致命的流行疾病在悄然散播時,總統還堅持地緊抓著中央舞台並且欺騙公眾,這不只是危害共和黨象徵意義的健康。它實際上是置數百萬人的健康與性命與危險之中。」接下來的篇幅被用來刻畫川普每日記者會的荒唐、噁心景象——中國史家會說這樣的國家領袖叫「昏君」,這樣的群臣叫「佞臣」。
      然而根據 FOX NEWS 的最新民調川普的支持率卻上升,同時反對率還下降!此外,共和黨人對他的支持率還是高達 89%;此外,他在婦女、民主黨人和白人之間的支持率也幾乎是維持在頂點!《華盛頓郵報》在三月底的民調也顯示相同趨勢。
      這是否表明:選民的判斷能力不必然隨著經濟與教育的發達而提升,媒體的自由化有可能使劣質的資訊傳播得遠比優質的資訊更快、更普及?

2020年3月20日 星期五

先進國決策迂緩、錯誤,Why?

      根據 WorldOmeter 在台灣時間 3/20 上午 8:10AM 所顯示的數據,歐美先進國累計病例(新增病例)數依序為:義大利 41,035(+5,322),西班牙 18,077(+3,308),德國 15,320(+2,993),美國 13,816(+4,557),英國 3,269(+643)。其中義大利的死亡人數3,405人,超越中國的 3,245人。
      恰成對比的是武漢在1/23封城之後,3/11~3/19的每日新增確診人數分別是 8,5,4,4,4,1,1,0,0
     歐美今日疫情飆升的關鍵原因,是遲遲不肯以積極手段對抗疫情,誤導民眾低估疫情,且把帶口罩說成有害無益。而且,英、美、日還鼓勵輕症患者在家休養而不必就醫,這很可能還會害患者錯過新冠肺炎唯一有效藥物 Avigan(全名 Favipiravir,中譯法匹拉韋)的最佳治療時機,甚至因而害人枉死。
      不過,這些都是表象,真正的問題根植在民主政治的深層結構裡——幾乎還沒有人去揭露的深層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