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轉貼:中美貿易戰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其實這是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在2018年畢業典禮上的講話,從中美貿易戰談三個問題:(1)中美貿易戰對中國意味著什麼?(2)中國(知青)應當從中吸取什麼樣的教訓?(3)借此機會談幾點對同學們未來工作、生活的囑託和希望。
      從這一篇演講不僅可以看到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多角度的深遠影響(是我讀過最週延、深刻的文章),也可以看到中國經濟崛起過程中的許多弱點和不足處(真正行家的內部觀點,很難有機會讀到)。此外,他對大陸學生的建議其實也都適合台灣學生。
      我們更可以藉這一篇演講窺見大陸頂尖學者看問題的深刻度、寬廣度、完整度與長遠性,實非台灣網路上任何文章所能及。
      這篇演講稿很長,不過已經有人畫出重點。沒時間的話,至少看看粗體字的重點,還是會有很大的收穫。

2019年6月17日 星期一

公民活動與政黨活動,如何拿捏分際

      這兩年來退居屋角的書房,鎮日相伴的僅有陽光、清風、朗月、蛙鳴和花草,以及日夜彼此糾葛、干戈、對話的先哲。有很多心得,心情常保愉快,只是寫作過程迂迴而緩慢。
      然而香港反送中一役還是把我從屋角鎮醒,持續關注了幾天,密集地搜尋了過去的相關線索,也想了幾天。我有兩個問題不解:(1)中南海有沒有機會了解港人的心?(2)台灣人在這一次抗爭中的表現意味著什麼——尤其是週日在立法院前的集結,是在展現公民意識,還是在替民進黨助選?——公民活動與政黨活動有沒有分界線?該不該有分界線?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兩套台灣史的起源與代價

      今天的聯合報轉載了黃年寫的文章「大屋頂下/被台灣媒體辜負的1988」,回顧開放報禁以來的30年內台灣的媒體是如何毀敗的。根據黃年的觀察,新聞媒體的敗壞,就是從李登輝向聯合報開槍的那一刻開始的。
      這篇文章值得仔細看看,可惜的是,身為頗受同業敬重的資深媒體人,黃年還有很多該說的話沒有說出口。譬如,過去30年來得利的媒體是誰,他們如何發展出跟政治人物勾結的機制,一起欺騙選民,以便一方套取個人的政治利益,而另一方藉機套取大規模炒作土地的利益。而台灣社會所付出的沈重代價,包括好幾個世代將看不見未來,也可能會讓台灣的民主淪為舉世不恥的鬧劇,萬劫不復。
      更可悲且可恨的是,這些事實和債務,至今沒有人敢一一公開揭露,只因為大部分的當事人(或其子女)至今還活著。

2019年5月8日 星期三

大氣點,別雞腸鳥肚╱夜郎自大

      大學裡頭中文系和台文系的分家,意味著過去被稱為「國學」的文化內涵被某些人堅持稱為「漢學」,而不認為它是「國學」。不過,既然在同一所大學裡還有中文系,大概就還有人會把過去的「國學」至今仍稱為「國學」。
      我們這個世代的大學生,很多人延承著清末、民初與五四論戰的餘緒,喜歡奢談「中西文化之比較」(我是其中之一,在此自首認罪)。那時候我們習慣的稱謂是「中學」與「西學」之比較,而我長年困惑與思索是:「生也有涯,知也無涯」,在浩瀚的中西文化之間,我們該如何取捨?
      面對今天大陸興起的「國學派」,過去五四時的「西化派」,以及南部時興已久的「台派」,和晚近時興的「去中派」,我有些話想說。

2019年4月18日 星期四

給年輕粉絲的一封信

      底下這封信原本是給一位大陸的年輕粉絲,訴說近況。也許有些讀者也會有興趣,所以順手貼上。

2019年4月17日 星期三

台灣價值的流失

      長期以來,政治大學選研中心關於統獨趨勢的調查裡,總是「維持現狀」者居最大多數,偏向獨立者略多於偏向統一者,只不過2016年起後兩者的差距迅速縮小。
      如果把「維持現狀」解讀成「目前不想被統一」,那麼「目前不想被統一」的人數一直都明顯地超過「偏向統一」,前者約莫是後者的五倍。這意味著台灣的現況有些值得珍惜的價值,因此我們不希望在目前被統一。
      然而這些價值是什麼?它們是不是正在流失?看著社會的變化趨勢,我不得不擔心:確實如此。其中最關鍵的因素,我以為是長年以來誤把手段當目標,以至於忘記(或模糊掉)真正該捍衛的核心價值。

2019年3月30日 星期六

統獨如何被炒作成假議題

      統獨原本是個攸關台灣未來的重大問題,值得整個社會慎思明辨,了解全貌之後再作決定。不過它確實也已經被選舉炒作成假議題,以至於許多年輕世代的腦袋裡裝滿了虛構的統獨議題,而原本的真實問題反而越來越少人在思索,甚至根本不知道它們的存在。
      譬如「台灣作為一個獨立的民主國家,是否正在面對中國的併吞(統一)威脅?」這就是一個假議題。「我要不要吃冰淇淋,不需要別人同意。所以,我要跟XXX建交,幹嘛要北京同意?」這也是一個以偏概全的假議題。
      統獨是個複雜的申論題,一旦被過度簡化而成為是非題,就會變成脫離現實的假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