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你無法操縱 FB,但是別人可以——網路民主的假象

       MOD 第 252台「BBC Earth」剛播完一部紀錄片《BBC:矽谷的秘密 Secrets Of Silicon Valley》,接露大數據技術和臉書等社群媒體如何被結合起來,協助川普打贏選舉。
      你沒有能力操縱社群媒體,別以為其他人也做不到。就像,你沒有能力操縱股市,別因此推論其他人也做不到。
      科學家總是推託說:技術是中性的。主流經濟學者總是說:沒有人能操縱市場,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影響的能力。事實是:擁有最多資源的那些少數人總有能力在他們關注的議題上操縱科技、媒體與輿論的走向,而最後科技與媒體總是為他們服務——如果你讀過傅科(Michel Focault)的任何一本代表作,都有機會注意到:醫學(以及各種科學)總是在協助社會排除異己(other)。

2018年7月8日 星期日

專才與通才

      在「21世紀的弔詭:經濟發達,人性沈淪」這篇文章裡,我提到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刘东教授的演講稿「诸神之争与通识教育」,其中提到錢穆主張:「中国学问主通不主专,故中国学术界贵通人,不贵专家。苟其专在一门上,则其地位即若次一等。」我對此感慨良久。清末民初有中學與西學之爭,今天已經21世紀了,還要繼續這樣子地爭論下去嗎?
      錢穆甚至曾在《現代中國學術論衡·序》中說:「文化異,斯學術亦異。中國重和合,西方重分别。」真是如此嗎?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官司結束,心得分享

      張景森告我毀謗和損害人格權(損害名譽)一案,昨日二審終結定讞。刑事部分,張景森自知無法勝訴,在準備庭結束後立即撤回;民事部分,一審張景森敗訴後立即上訴,二審昨日宣判,張景森的上訴被駁回(只看到判決主文,106年上字第1235號)。
      由於台灣的法官裁量權過大,官司的勝敗總有一部分要靠運氣(別碰上深藍或深綠的法官),因此要在台灣扮演公共知識分子確實要很小心。底下分享心得,給那些忍不住想批評政治人物的讀者參考——如何評論時事但全身而退。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世界不會等待我們

      台灣的護照比大陸的值錢,不是因為我們邦交國多,而是因為我們的消費能力強,社會宜居程度高,其他國家不需要擔心我們跳機、滯留。所以,經濟實力的強弱與社會宜居程度的提高,還是比邦交國的多少要緊一些,甚至要緊很多。
      然而蔡英文只想擴權、鬥爭藍營與公教,而不積極處理產業、水電、勞資關係等實質社會問題。再這樣下去,台灣將會在世界經濟地圖上消失。
      蔡英文上台以來,最醒目的政策就是以「轉型正義」為名誅殺國民黨與軍公教,勞資一起詛咒的一例一休,以及通過「司法改革」為名為總統擴權,使蔡英文同時掌控黨、軍隊、行政、監察、立法與最高司法權,踐踏三權分立的原則,成為實質上的獨裁者。我們可以預期,她只剩一步可以走:修憲改為終身執政。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肆無忌憚的留言污辱,長遠的社會效應不堪設想

      媒體電子化後,讀者獲得史前無例的龐大自由:任意污辱他人的自由。當媒體在其電子版下任由讀者肆無忌憚地污辱作者和其他留言者時,難道他們不覺得自己有助長惡風的責任?
      鄉民縱容不得,兩岸鄉民尤甚。而且,要節制這樣的惡風,並非不可能。連 PTT 都有版主維護「尊重他人」的基本機制,為何連聯合報和天下雜誌這樣自認為有報格的媒體都沒有最基本的節制機制?難道他們已經不在乎自己的報格?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深綠的朋友加油!

      民進黨的完全執政,要感謝深綠的各界朋友長期對學生、親友、鄰人教誨和洗腦。台灣如果要更好,就必須靠深綠的各界朋友認真學習並傳播新知識,認真監督民進黨,而不要自己怠惰又被民進黨繼續愚弄、洗腦。
      中國大陸已經變成全世界最積極發展太陽能發電的國家(投資總額佔全球54%,新增發電量也佔全球54%),並且因而帶動全球太陽能發電成本直線下降,追平傳統燃煤發電,遠低於有碳捕捉的燃煤發電。
      此時,民進黨卻推出深澳燃煤電廠與核二延長服役。空心菜在2011年允諾的「非核家園」已經跳票,誰該向台灣 2,300萬人口道歉?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帶著墨鏡的腦袋們

      從卡管到拔管,我一直默不作聲,主要原因是對藍綠政治人物都厭惡、噁心到懶得評論。
      綠營的噁心程度已經到了毫不遮掩,所以也不需要評論了——明眼人一見就知道是非;腦袋上帶著墨綠眼鏡的人,看到什麼都是深綠,不可能分辨黑白,所以也無須對他們多費唇舌。
      另一方面,從「清華宣言」到「新五四運動」,發起人中不乏藍營閣員,以及一向唯上命是從而不顧是非、反對社運的藍營人物。藍營執政期間,這些人何曾關心過是非?有那一個不是在腦袋上帶著深藍的墨鏡?
      唯一讓我遺憾的是,在這一場風波裡,有些形象良好的人竟然說出不可思議的評論——黃武雄就是其中的指標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