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2日 星期二

搞懂中國經濟,穩拿諾貝爾獎

       按照學術界的慣例,要想拿諾貝爾獎,你的發現必須是:(1)前所未有的創見,(2)足以對世界產生重大衝擊或貢獻,(3)且為學術界開啟了一系列影響深遠的研究方向和領域。能搞懂中國經濟的人,他的「學說」應該會同時兼具以上三種特性。
      就算拿不到諾貝爾獎,如果我是經濟學家,一定會研究中國經濟,而且一定會定期去大陸作長期的田野,甚至乾脆住在那裡。因為,這個研究主題實在太迷人!
      就算不是經濟學者,我也還是很想了解中國經濟。因為,如果不懂中國經濟,你就別說自己懂這個世界。

2019年2月3日 星期日

羚羊掛角,無跡可尋——難覓門徑的心靈世界

     強調人文素養的文章很多,幾乎眾口一致地說貴在精神內涵,而不在知識的堆砌。所謂的「精神內涵」,無非是涵養智慧與情操,變化氣質,甚至洞察生命的真諦。問題是文學、史學、哲學的典籍浩瀚,其中有幾本能涵養智慧與情操,透漏出「生命的消息」?而人文領域每年的畢業生數以萬計,其中又有幾人曾經讀出過「生命的消息」?退而求其次,能夠變化氣質的又有幾人?至於其他領域的人,面對書海已是茫茫然不知該如何舉箸,能夠利用業餘時間讀出「生命的消息」或變化氣質的人,可就更是鳳毛麟角了。
        在英文裡人文與藝術並稱「humanities and the arts」,因為它們的核心內涵都是人性——人的愛慾、傷悲、憧憬、嚮往、軟弱、自卑等等。然而人性就在我們心裡,為什麼朝夕相處卻「日用而不知」,甚至想從書畫裡讀出一點消息都那麼地困難?
        我們可以從明代大儒王陽明一生曲曲折折的問學過程看出一些端倪和教訓。

2019年2月1日 星期五

比王陽明更幸福,可能嗎?

      這要看所謂的「幸福」指的是什麼。假如用較通俗的涵義去理解,活在2019年的許多人都有機會比王陽明更幸福。
      毫無疑問地,我們的物質生活條件遠遠超過王陽明的年代。剩下來的問題是,我們有沒有機會在精神生活上也比王陽明(或者,至少比他的學生)更豐盈、幸福?
      我相信「是的!」關鍵在於:我們懂不懂得將今日的龐大網路資源轉化成我們的精神養分。

2019年1月27日 星期日

攝影如何成為感動人心的藝術

      中學時看過郎靜山的攝影作品,當時以為美。後來真懂油畫和現代畫之後,再回頭人真看過幾次國內攝影展,始終感受不到深刻的情感,因而幾十年來總以為攝影不可能成為深刻的藝術。
      昨天晚上看了中華電信 MOD 的免費電影《薩爾加多的凝視》(The Salt of the Earth),徹底改觀。

2019年1月25日 星期五

這種學術倫理會誤導台大師生,貶抑台大醫學院

      昨天不經意地讀到台大特別委員會針對郭明良教授論文造假事件所撰的第二份報告(針對共同作者楊泮池的學術倫理行為調查)。
      我認為這一份報告揭櫫的審查標準嚴重違背國際學術界的共識,很可能會誤導台大師生,讓他們用錯誤的學術倫理觀念從事學術工作,且讓這些台大校友在國外被恥笑為無知或落伍。
      而且我認為這一份報告貶抑台大醫學院與台大醫院的學術人格,台大醫學院師生和校友不應該隱忍、默認。

2018年12月30日 星期日

近況,以及一些讀書會和訪談的影片

      除了偶而外出演講之外,我現在每天過著日復一日的幸福生活:全天候地寫書(除了照顧身體所必須花的時間之外,其他時間全部在寫書,或者為了寫書而閱讀、思索,包括半夜睡不著的時候)。
      寫書為何幸福,後面再說。先交代篇名裡說的影片。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不知我是誰」的促轉會

      促轉會要求新台幣與軍營去蔣,並且將中正紀念堂儀隊撤出,顯然是因為搞不清楚「轉型正義」的涵義,連帶地搞不清楚什麼事該管,什麼事不該管。
      我希望台灣的鈔票、錢幣反應台灣人的核心價值與驕傲,用值得紀念的人權鬥士、藝術家、思想家取代政治人物的肖像;我希望軍隊向憲法與人民效忠,而不是向特定政治人物效忠。然而該管這些事情的是主管機關和立法院等民意機構,而不是促轉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