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日 星期三

希臘人是不是豬?

希臘國債危機爆發以來,許多電視評論都出口就罵希臘人是「好吃懶做的豬」,我聽了很刺耳。忍不住上網去查希臘國債的成因,似乎很複雜,不能都怪希臘人民。

有一篇相當專業的分析是出自中國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所長(也是中國前央行貨幣政策委員)余永定之手,標題「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和歐元的前景」。他舉出好幾個因素共同製造出希臘的國債:
(1)高福利制度下,希臘一直維持超出其收入的消費水準;同時希臘稅收徵管又不善,逃稅漏稅現象嚴重,使希臘政府的財政狀況進加惡化。
(2)加入EC和歐元區,使大量廉價的外資流入希臘,這也使希臘財政收支不平衡被掩蓋起來,私人則舉債養債而沒有積極意願去處理入不敷出的狀況。(註:歐洲的資金也等於是在助長希臘國債。今天歐洲銀行必須為希臘扛債,有一部份是冤枉的,但不盡然是冤枉的。)
(3)財政赤字和私人借債嚴重之外,希臘工資與物價同時上揚,使得希臘在歐元區內競爭力弱化。但是統一貨幣政策下希臘無法通過貨幣貶值來增加出口競爭力,使得失業問題無法解決,還必須負擔失業補助。
(4)問題捅大之後,為了避免出現違約,希臘就必須依靠歐元區某種財政同盟(由歐盟以財政手段救助會員國),但歐元區僅有貨幣同盟沒有財政同盟,使得希臘國債拖延而難以解決。
(5)其他原因,如受全球金融、經濟衰退的影響,希臘問題雪上加霜;希臘前政府不誠實、同國際大投行造假賬等等更是希臘信譽嚴重受損。而國際炒家興風作浪、推波助瀾,乘希臘之危,做空希臘國債也是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突然急劇惡化的重要原因。

據一篇題為「希臘出現經濟危機的原因是什麼」的文章說:幫助希臘政府隱藏國債的據說是高盛,而後來趁希臘之危攻擊希臘的也是高盛。

一位希臘的政治學學者 Takis Pappas 把希臘國債危機絕大部分歸咎於希臘政客的不負責任與民粹主義,尤其是曾經擔任兩任首相的 Andreas G. Papandreou(他即使不擔任首相期間也對政壇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這個說法不見得公允,可能有以偏蓋全之嫌。

Andreas Papandreou 在1943年拿到哈佛經濟學博士,並且在哈佛擔任過 associate professor,以及 Berkeley 經濟系的教授與系主任,以及全球許多著名大學的教授。他在 1959 年被當時的希臘首相延攬回國去主持一個經濟發展研究計畫,從此以後介入希臘經濟政策甚深。1963年他父親擔任首相,他成為首席經濟顧問,並在1964年被選為國會議員。無此之後他介入政治愈來愈深,並且在1981年被選為希臘第一個社會主義的首相。在他任內,他大舉擴充希臘的社會福利政策,包括健保、低收入戶旅遊補助、優渥的退休金制度和老年福利。國內的弱勢族群與階層受益良多,因此對他至今永懷感念。他大舉獎助藝術與文化,改善低收入勞工的所得。以上的「善舉」大幅增加了希臘政府的支出。

Andreas Papandreou 掌握實權的1981-1990 這十年,政府的收入跟不上支出,而造成國債上升。但是這個赤字預算的政策卻使大部分人的實質所的增長26%,大大地緩解了希臘1944年內戰以來持續不斷的動亂所造成民間長期的痛苦。支持 Andreas Papandreou 的人認為:至少在1981-1985這一段期間內,這些花費是希臘社會療傷止痛必要的花費。


要具體談責任,就要計量地談。Andreas Papandreou 掌實權的1981-1990希臘國債/GDP 比值確實快速上升,從31.2%漲到80.7%(見下圖)。他剛上任時國債不高,利用公共支出刺激經濟發展應該說得過去。1991時達到80.7%確實偏高,問題是後來的政黨沒有去煞車,才使得這比值飆到100%~110%之間,所以他們也要負一部分責任。

但是希臘的國債本來已經穩住在100%~110%之間達18年之久,後來從2008年開始迅速飆漲到135%,那是2001年加入歐元區以後的事。
所以,你可以譴責希臘政府沒有能力在德、法的強勢經濟體內維護弱小經濟體的健全,也可以倒過來譴責德、法在主導歐元區成立的過程只想從弱小國家得到好處,而沒去防範災難倒打他們自己一耙。我真的不知道哪一邊的責任比較大。

此外,根據英美學者的研究[註一],希臘政府赤字主要原因不是社福支出,而是稅收太低。而稅收太低的原因是:(1)免稅額度偏高,(2)所得稅稅率結構不合理,鼓勵中間薪資者進入低薪工作來爭取免稅,而高薪資者則選擇創業來規避所得稅。至於政府聘僱失業年輕人一事,不能罵人家豬:(1)希臘企業主不願意聘僱沒經驗的年輕人,因而造成大量失業;(2)政府以低於市場價格的工資聘雇這些年輕人做的是苦差事。

在希臘國內,你可以譴責Andreas Papandreou 是國債超過安全上限的始作俑者,但是也不要忘記:他讓國債上升是為了解決鄉村地區經濟的破產與窮苦的人,而不是為了討好財團。至於說今天不合裡的稅制結構是他在1980年代設下來的,但那是為了解決急速上升的失業問題。過去制度有其歷史背景,不合時宜時新政府要去修;新政府不修,怪罪Andreas Papandreou,說不過去。

回到台灣,我們的國債上升到底是為了討好窮人,還是為了討好財團?到底是支出不合理,還是稅制不合理?我們該仔細查一查,不要在馬路上隨便抓個人就亂打。

至於那些罵希臘人豬的人,恐怕真的得要想一想:到底誰是豬?

希臘國債問題源頭包括二大大戰與內戰之後的社會傷痛,以及療方,也牽涉到後繼者的政策,以及國際資金的炒作、攻擊,歐盟制度的僵硬與不完善(有利於德、法,而不利於其他經濟體質較弱的希臘、愛爾蘭等國)。想要公允評論,恐怕不容易。隨便罵希臘人「豬」,恐怕太過份。

---------------------------------------
註一:Michael Mitsopoulos and Theodore Pelagidis, 2011, "The real cause of Greek debt Taxation and labour market distortions in Greece," Intereconomics, Volume 46, Number 2, 11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