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半導體代工的故事(中)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於1980 年12 月15 日成立新竹科學園區,目的在於引進國外技術人才,帶動國內傳統產業轉型,激勵工業技術升級,以創造我國高科技產業發展契機。1980年聯電成立,但直到1995年9月才開始8吋晶圓廠的生產,而台積電則到了1987年才成立。

上篇說到美國在1980年代有一波很大的反半導體廠的運動,以及1985年時美國 Birth Defects Monitoring Program 證實矽谷周邊地區胎兒異常或死胎的比率明顯地偏高。1990年代聯電和台積電相繼開始半導體代工。這個時間上的先後並非偶然。

半導體廠來到台灣之後,是把美國的惡劣文化帶到台灣?還是有收斂下來?國立中正大學勞工關係學系朱柔若教授有一篇論文「科學園區的經濟效益與環境負債:台灣個案探討」,詳細清列她所知道的三大園區污染事件。譬如1997年起竹科陸續被揭露排放有毒廢水,致癌物質濃度高於正常七倍,以致聖經書院神職人員致癌比例偏高,而抽檢鄰近住民255人中,56%血液檢驗異常,數十人肝、腎功能異常。2000年,竹科廢棄物被承包的廠商任意傾倒而污染高屏溪大高雄地區將近36 萬戶民眾無水可喝達6 日之久。

我不去講細節,只點出一個重點:這些事件不是「不小心」,至少絕對有一部份是刻意或明知故犯的。我用自己的經驗見證。以前在清大每當豪雨之後就會看見湖裡魚群大量死亡,連續好久都這樣,大家終於知道有人在上頭排放有毒的東西到雨水裡。但是比清大高的單位那時只有三個:交大、一個軍營,和新竹科學園區。後來傳出消息:園區有廠商利用豪雨時將有毒廢水排進排水溝,其中一部份順雨勢流到清大。

清大距園區那麼遠,湖裡的魚死那麼多,雨又那麼大,你可以想見排出來的毒物有多毒,量有多大。

這些毒物,進了海洋,進入蚵仔和魚的體內,然後回到我們的身體裡,和竹科工程師的身體裡。有一部份則是進入稻田,回到清大和竹科的自助餐廳裡。

在朱柔若教授的論文裡,代工業的英雄幾乎都上榜了。她也提到「IC代工的產值約佔全球73%,是全球第一。」現在你知道為什麼了嗎?是台灣人比較聰明?還是少數園區貴族聰明,其他台灣人傻瓜?

台灣是全世界 TFT-LCD 第二大廠,妳知道為什麼?因為它的ITO鍍層會產出大量有毒廢水,也已經污染了龍潭霄裡溪。其他有機會的污染就不講了,反正很難檢測到。太陽能電池板也是有ITO鍍層,面積遠大於顯示螢幕。

妳知道德國人為何積極發展太陽能電池板嗎?因為它們過去的主要製造重鎮是台灣,現在一部份被大陸搶去了。


憑創意與聰明賺錢,有很多種模式,本文只粗略區分三種:
(1)憑創意與聰明賺錢,不欺壓任何人,也不踐踏土地,甚至還讓所有勞工跟著分到好處。這是第一等人
(2)憑創意與聰明清白賺錢,不欺壓任何人,也不踐踏土地,但只讓少數幹部分到好處,把勞工當工具利用,找到機會就把他們用外勞或派遣人員取代,完全不顧念過去草創時期勞工也有貢獻。我不幫這種人分等,在我的標準裡他們不入流。
(3)憑創意與聰明卡住關鍵位置,然後擠壓上下游的利潤,壓榨勞工,踐踏土地,或者外包去壓榨外國勞工,踐踏外國土地,以便擴大自己的利潤。這種人讓讀者自己去評價。

但是要記得:這些人正是許多台灣青年的偶像!妳有什麼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