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半導體代工的故事(上)

很多年前矽谷有一個環保組織,叫「green valley」,我從她們的網站知道半導體代工如何在美國流浪,最後終於移居台灣。

這是由一個號稱擁有全美最多無業女博士的環保團體,許多人擁有史丹佛與柏克萊等名校的電機、化學或材料博士,而她們的先生則清一色地是名校博士出身的矽谷工程師。她們不需要工作,因為先生都是多金的高科技貴族。

她們組成這個團體,只有一個目的:追殺半導體產業。她們的家庭都是小家庭,原本恩愛美滿,後來卻愈來愈不對勁:先生和太太罹患癌症、不孕或畸形胎兒的比例嚴重地偏高。這是一群有能力追根究底的人,她們因為頻上醫院而彼此認識,因為教會或其他社會網絡而互通聲息,很快地便查出來:矽谷地區癌症、不孕或畸形胎兒的比例遠遠高於國家衛生局對任何地區的統計。

她們有專業能力,很快地從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先生的供詞裡發現半導體製程使用了大量有毒的化學劑和重金屬,而且其廢氣、廢水、廢污泥若未經審慎處理,將會有致癌、不孕或畸形胎兒的風險。

她們追查很久,盤問自己的先生,最後終於發現:許多半導體廠為了節省廢棄物處理成本,把廢水直接打進深水井裡而沒去處理,以致於污染了地下水。不幸地,根據物質不滅定律,這些被污染的水循環進入這些工程師或管理階層的身體裡,以及她們太太的子宮裡。

幸福家庭變成不再可能幸福之後,這些女人發誓以畢生精力窮追猛打半導體廠。半導體廠先是被驅逐出矽谷而搬到旁邊的 San Jose。哪裡大多數人是有色人種,聽不懂任何跟半導體產業有關的術語,甚至聽不懂「污染」跟癌症的關係。這些女人去  San Jose 花很大的力氣教這些有色人種的美國人,最後終於把半導體廠再度趕出  San Jose,遷移到美國與墨西哥邊界。

故事結束的地方,她們說:發誓要把半導體廠追殺到底。1980年代,矽谷周邊許多被半導體污染的小城紛紛揭露半導體污染事件,1985年,美國 Birth Defects Monitoring Program 證實矽谷周邊地區胎兒異常或死胎的比率明顯地偏高。半導體廠只好另覓國外代工基地,並且把它當作「中美友好贈禮」送給台灣,遷居新竹科學園區。

可惜,這網頁已經不存在,我找過好幾次都再也找不到。不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我至少還找到兩個網站在見證這一段半導體廠見不得人的故事。

(1)The Poisoned Neighborhood: The clean industry may be deadly for high-tech workers
(2)High-tech Production Lead to High-tech Pollution & Health Problems

請注意一個事實:半導體廠知道它們會污染環境與水源,但刻意裝作不知道。他們絕非無辜的。矽谷的「創意」,有一部份是建立在不堪告人的手段上。

下半篇再告訴你半導體廠簽到台灣以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