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半導體代工的故事(下)

你吃過鎘米嗎?台灣有很多人吃過吃過的人會有痛痛病,終身不癒。靠著節省污染處理費用來賺錢,是不是賺黑心錢?當然是。這樣的企業主是不是該負起社會責任,並且接受社會的共同譴責?當然應該!有沒有必要把這種人當偶像?看你夠不夠笨!

所以,誰該為台灣的鎘米負責?第一個當然是電鍍業。電鍍業的上游呢?難道沒有任何責任?你知道鍍鎘業為什麼會遷移到台灣嗎?因為航空電子業想要「壓低成本」,他們故意把電鍍業轉包到當時不懂什麼叫「鎘中毒」的台灣――蓄意欺負落後的台灣人。管理學界以及企業界把這種行為中性化地稱呼為「cost down」、「out sourcing」。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當外包價低到遠低於污染處理成本時,航空電子業的業主當然知道會有人鎘中毒。

航空電子業的業主需要為台灣的鎘米事件受害者負起什麼責任?很多:道義責任、民事賠償、刑事責任。只可恨我們沒有直接證據可以抓到他們,千萬別拿他們當偶像崇拜。

那麼,台灣三大科學園區已爆料和未爆料的各種污染事件誰該負責?廠商總是推給園區,說大家已經付給園區管理局廢棄物處理費,不該再回頭找他們。所以,園區管理局是該負責任,尤其他們是公僕,應該代表所有選民監督廠商,或者自己把廢棄物處理給做好。

那麼園區管理局為何不把廢棄物給處理好?要看半導體廠有沒有付給足夠妥善處理廢棄物所需要的成本。以三大園區廢棄物量之多,只要半導體廠給的錢公允,絕對足以發揮「規模經濟」的效益,把事做好。問題是:半導體廠給的處理費到底夠不夠用來改善(擴張)園區管理局的廢棄物處理設備?假如給的處理費太低,半導體廠老闆不可能不懂。

其次,誰從廢棄物的生產過程獲得的利益較大,就該負起較大的責任;誰促成改變的能力大,誰就該負起較大責任。半導體廠「喊水會結凍」,只要半導體廠認真監督園區管理局,他們敢不把事情給做好?最後,誰生產的,誰就該負責回收。所以,還是半導體的責任大於園區管理局。

但是,結果誰在負責處理這些半導體的廢棄物?你、我、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後代子孫,還有台大醫院腫瘤科的醫師、護士,以及(最後終於輪到)靈骨塔(土葬不好,因為會進入地下水系統,害更多人)。

這樣的企業是不是黑心企業?

等一下,問題還沒結束。太平洋彼岸的PC業賺的不是比半導體廠還更多?他們有沒有責任?答案恐怕要看你是台灣人、美國人或歐洲人!歐洲人說:PC業有最首要的責任,因為需求的源頭是他們,他們也賺最多;(註一) 連美國人也說:PC業有責任。台灣人怎麼說?「...........................。」(填充題,自己想清楚再填)

Wikipedia 在「Steve Jobs」的「3.4 Return to Apple」一共有五段,仔細讀最後兩段,會讀到美國環保團體對他的批評(呼籲):"Steve, don't be a mini-player—recycle all e-waste"。他最後終於從善如流,負責回收所有在美國舊產品,並以「友善大地」的方式處理。他沒有回收美國以外的產品,他沒有回收委託台灣生產的所有有毒廢氣物。

他們負責賺錢,我們用生命和腫瘤替他們回收!      

我談人文議題或對年輕人講話時通常都很溫柔,但是談社會議題下筆都很肅殺。你現在知道為什麼了嗎?

故事還沒完....................有空再寫下一篇「IT產業封神榜」


註一:在「科學園區的經濟效益與環境負債:台灣個案探討」一文中,朱柔若教授寫得很好:「要求電子產業對其諸如電腦及相關用品、墨水匣、電器等的最終處置負起責任的產品回收乃生產者責任的概念倡導與實踐,是從歐盟發起向全世界落實的普遍趨勢。同樣地,不少國家也開始強制規定企業必須負起廠房與設備的清理善後責任,這使得企業開始意識到進行成本決策分析時,如果未將這些社會與環境風險考慮進去,必導致低估產品的總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