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文化與文明(二版)

      很多讀者把史賓格勒《西方的沒落》簡化成「歷史命定論」,並且把湯恩比的著作理解成「證明了史賓格勒的歷史命定論是錯誤的」。於是,這本書變成不值得一讀——實際上博客來也只找得到簡體字版了。
      這本書會在我心裡留下這麼深的印象和長遠的影響,其一是他提出了「文化(culture)」與「文明(civilization)」的差異;其二是他硬把希臘數學與近現代歐洲的數學看成兩個截然不同的精神產物,而讓我了解到「數學背後的人文精神與文化脈絡」。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徵求讀者回饋

      收到兩封讀者來信,對我的寫作意願和計畫頗有鼓舞作用。希望有更多讀者(尤其是粉絲級讀者)來信,讓我知道自己的著作對讀者發生那些較深遠的影響,以及這些讀者對於我未來的寫作方向有何期待。
      也希望能從大陸讀者的來信了解大陸各年齡層文青的精神樣貌和需求,以及對於我的寫作的期待——我長期關心「中西文化之比較,中西文化之取捨與融合」,以及「科技與人文的異同與會通」等大課題,曾經覺得它們在台灣乏人問津而不想寫,但若在大陸讀者群裡可以得到足夠的迴響,這些反而是我心得最深,也最想下筆的主題。
      我希望通過讀者的回饋,重新評估自己的寫作計畫,而不是僅僅只靠自己的猜測與想像去評估一個主題是否能有足夠的讀者來支持我的寫作動力和意願。

2018年11月12日 星期一

罕有人聞問的內心世界

      2017年一月底寫完《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迄今已經過了一年又九個多月。在這二十多個月裡,一直在嘗試著要寫一本人文類的書,談慾望、心靈、人性、藝術、詩、大自然與道德的關係,想為「道德」、「美學」與「人文」翻案,談一談吻合人性事實的「道德」與「美學」,想談一談不同於千古以來「一廂情願」的膚淺「道德」和「美學」,談一談「風花雪月」以外真正值得「為之生,為之死」的人文。
      結果,一再失敗,一再重寫。歷經多次自以為「這一次應該可以寫得成了」,卻又在寫完七、八章(四、五萬字)以後再度擱筆;然後重新讀書,重新構思,重新寫綱要,重新下筆,..... 一再重蹈覆轍。
      這是不是一種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