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8日 星期五

兩岸戰力與媒體平衡報導

      台灣的媒體立場鮮明,平衡報導的原則幾乎鮮少有媒體還在乎,而平衡報導的理由恐怕已經被遺忘殆盡。
      在媒體的偏頗報導,政客的意識形態操弄,兩岸鄉民無知的激情渲染,以及傳播管道社群化的因素作用下,兩岸鄉民很可能會嚴重地誤判形勢,甚至驅使兩岸走向沒必要的戰爭——猶如當年助長納粹與日本軍政府氣焰的無知支持群眾。

兩岸戰力的「平衡報導」與「不平衡報導」
      以前的記者常自豪地說:「今天的新聞,明日的歷史。」那是因為媒體還力求「真相,完整的真相,絕不摻假的真相」(美國法庭的證人誓詞: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nothing but truth)。今天的記者可能應該自責地說:「今天的新聞,明日的謠言。」
      選戰期間平衡報導的原則被刻板地演繹成「主要候選人的報導版面相同,位置相鄰,字數一樣,標題大小一樣。」這是最低限,最膚淺的理解。
      平衡報導背後的核心精神應該是「媒體是社會公器,民主政治的第四根支柱,必須極力避免誤導閱聽大眾;因此立場必須中立,事實必須兩面並呈,以免以偏概全或不自覺的成見。」而它的最高理想應該是:在有限的字數裡,力求吻合美國法庭證人誓詞所要求的「真相,完整的真相,絕不摻假的真相」。
      以這個原則施之於兩岸戰力報導,就必須在同一篇報導裡同時呈現出對兩岸戰力最樂觀以及最悲觀的專業觀點,並且力求消息來源的可靠性,以免兩岸讀者對於兩岸戰力嚴重錯估,而支持會讓他們累世悔恨的戰爭。
      然而我只看到兩則顯著的「不平衡報導」,而沒找到典型的「平衡報導」。

戰力報導的基本專業警覺
      在報導任何有關兩岸戰力的消息時,首先就該先評估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而進行這一項評估時,不該忘記 Andrew W. Marshall 在 1966年寫的 "Problems of Estimating Military Power"—— 歷久彌新而至今仍備受讚譽的經典文獻。
      先看看 Andrew W. Marshall 是什麼人,再看看他說了什麼。美國國防部在 1973年設立了一個內部智庫 Office of Net Assessment,扮演部長與副部長的顧問幕僚,其職責是分析與預測 20~30年內美國及相關國家的軍事力量發展。而 Andrew W. Marshall 是這個單位從 1973-2015 的負責人。其專業能力的備受肯定由此可見。
      Andrew W. Marshall 的專長顯然在於軍力分析,但是他在 "Problems of Estimating Military Power" 這一份 23 頁的文件裡卻劈頭就說:「關於軍力的衡量,似乎僅有極少數廣受接受的適切評估方法。要定義軍力的適切測量指標會遭遇到一些概念建構上的困難,而且要實際測量那些看似適切的(局部)測量指標也有困難。事實上,問題與困難太多了,本文只能指出其中一小部分。」
      關於戰力評估,最容易取得的是國防預算、兵力、武器數量、訓練次數等客觀數據,但是這些有形的戰力並不正比於總體戰力。因為無形的戰力往往影響更大。
      武器的性能往往是最高機密,不到開戰很難有效掌握;裝備的維護水準與人員的訓練,外界更難評估,往往連統帥或主官都不必然能精確掌握(甲午戰爭就是著名案例);至於各級統帥與指揮官的判斷和戰略,以及戰鬥人員的士氣,更是隨著戰情而不斷演變,想要事前評估是極其困難的事。
      Andrew W. Marshall 還提出當時對蘇聯戰力評估的一項不合理假設:蘇聯的指揮與決策是從上至下貫徹到底的理性判斷,不存在軍隊內部的傾軋、鬥爭、矛盾。他嚴肅地指出事實證明這個假設是嚴重地錯誤——《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的資深編輯 Franz-Stefan Gady 在 2015年的文章裡特別欣賞這一點獨到的洞見,因為正是這一個錯誤的假設使得冷戰時期的英美情報體系嚴重地高估蘇聯的戰力。
      然而解放軍到底是不是鐵板一塊?所有軍委對台海戰爭的立場是否一致?會不會有人在台海戰爭期間扯後腿,甚至趁機坐大或搞內亂?這些事情真的有人能「他說了算」?
      同樣地,美國鷹派的「兩岸軍情專家」都口徑一致地說台灣的軍隊有死守的決心與高昂的士氣,而國內許多退伍的將領卻轉述現在部隊裡的新兵是草莓族,不堪一戰。我們究竟應該相信誰?真的有人能給出可信的答案嗎?

兩岸戰力的「不平衡報導」
      《風傳媒》在2017年底刊出一篇專欄文章〈在兩棲登陸、海上封鎖、戰略轟炸──解放軍攻台3方案,台灣 A2/AD 見招拆招〉,全文報導當年剛出版的一篇學術期刊論文 "The Emerging Military Balance in East Asia"。
      這一篇報導應該會讓許多台灣的好戰份子勃起,甚至以為可以無所謂地隨時宣布台灣獨立,反正不管是「兩棲登陸、海上封鎖、戰略轟炸」,台灣都可以「見招拆招」(就像標題說的)。
     大概只有極少數細心的讀者會發現,這些「結論」是有一些具體的「假設」當前提的(台灣人有誓死捍衛主權的決心,且會增列軍事預算以持續維繫兩岸軍力平衡,而且美國會即時給予必要的情報和火力支援,等等)。
      盡管這一篇被報導的論文是發表在 MIT press 出版的 《國際安全》(International Security)期刊,而作者 Michael Beckley 是在美國大學排行 40左右的 Tufts University 擔任助理教授,但是仔細閱讀該論文就會發現作者的假設與立論相當大膽。
      首先,他似乎從來沒讀過 Andrew W. Marshall 的 "Problems of Estimating Military Power",或者認為該文完全沒有參考價值,因此全文並沒有把評估無形戰力的困難放在眼裡。更誇張的是,該文一開始時宣告「只評估有形戰力而不評估無形戰力」,後來論證時卻又經常不明白宣告地假定了台灣的無形戰力遠高於人民解放軍(譬如,人民解放軍必須擔心戰爭的代價而不敢輕易犯台,但是台灣人民有誓死保衛主權的決心)。
      其次,他認定中國的經濟成長率正在衰退,債務持續累積,因此在可見的來提升戰力的能力受到嚴重限制;因此台灣只要願意傾力以赴(並且支付必要的龐大軍費),就有能力在美國協助下維繫足夠的嚇阻力量。
      此外,他認定人民解放軍「只有數百顆落點不準的導向飛彈,和數十架先進的飛機」。這個論斷的基礎是一篇發表於 2000年的舊期刊論文(O’Hanlon, “Why China Cannot Conquer Taiwan"),而且顯然無視於許多專家熱議中的「人民解放軍正積極提升精準作戰能力」——譬如美國國防部 2018年的國會報告 "2018 China Military Power Report" 就提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進行史上大規模的基礎結構重整,包括提升研發能量與水準,輸入技術與武器系統等,使得兩岸武器的精良度落差正在逐漸縮小精簡摘要報導在此,較完整內容在該報告的第四章,從 PDF 檔的 93/145 頁開始);他也忽略許多美國軍事專家擔心的事:中國可以通過烏克蘭等舊蘇聯盟國購得舊蘇聯最先進的武器,甚至還包括法國與蘇聯等。(類似問題還很多,不另贅述)
      因此,這一篇文章的假設不曾完整地清楚明列,而其結論的可信度有待質疑。面對這樣的論文,一個嚴謹的記者應該會去問一問不同意見的人,找找看有沒有值得採信的相反意見。或者更廣泛的採訪、搜尋更多意見以確定 Michael Beckley 這一篇論文是否反應了學術界多數人(或絕大多數人)的共識。最省力的事情是起碼可以比對美國國防部的國會報告(許多學者公認最具參考價值的文件),評估一下兩者間的差距,並摘要報導。
      一個對台灣人如此重要而結論又如此具震撼性的報導,不該只是以一篇期刊論文為憑。
      但是《風傳媒》這篇報導的作者閻紀宇卻沒有這樣做——盡管閻紀宇的專業操守讓人敬佩,他曾任中國時報國際新聞中心主任,2012年時因不滿中國時報公器私用(以大篇幅報導圍剿反旺中的學者黃國昌)而辭職。

兩岸戰力的另一個「不平衡報導」
      無獨有偶地,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曾在前幾天(9/25)以聳動的標題刊出一篇文章 "Taiwan Can Win a War With China",連副標題都很聳動 "Beijing boasts it can seize the island easily. The PLA knows better."
      老實講,這種聳動的標題幾乎是有專業自尊心的新聞媒體不會採用的,一看就讓我覺得是嘩眾取寵,只想促銷賺錢。
      這個報導的基礎是前述 Michael Beckley 的論文,以及一本 2017年出版的書 The Chinese Invasion Threat: Taiwan’s Defense and American Strategy in Asia(Eastbridge Books 出版),作者 Ian Easton(這本書的中譯本由遠流出版,譯名《中共攻台大解密》)。
      同樣地,恐怕很少人注意過這本書的作者 Ian Easton 曾2018年八月的一篇文章 "Estimating Taiwanese Military Power" 裡說過:「關於戰力的評估無可避免地仰賴猜測」「台灣的戰力從未被實際測試過,因此無法知道」。("Any estimate of military power will necessarily rely on guesswork. Even the most cursory review of history shows that war is far too complex to predict with any certainty. Surprise and chance are the most enduring features of human conflict. Moreover, in this case, the fighting qualities of the Taiwanese armed forces are unknown because they have never been put to the test.")人民解放軍的軍力評估亦然(The same is true of their adversary,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也就是說,作者 Ian Easton 雖然確實花了很多時間去蒐集、彙整資料,但是該書的寫作仍舊無法免除「大膽想像與推斷」的成分。
      更重要的是,我用 Google scholar 找到 18篇論文有引述 Michael Beckley 的論文,然而沒有一篇真的在討論這篇論文的論點。也就是說,這篇文章雖然在媒體上有人注意,但是在學術界卻沒也引起討論。此外,Ian Easton 的書雖然被媒體炒作成「人民解放軍打算要在 2020 攻台」,但是在 Google scholar 上面卻找不到引述該書的文獻——該書完全沒有引起學術界的討論。
      這樣的論文和專書值不值得媒體報導,其實就已經是個該好好評估一下的問題了!

兩岸戰力的實情
      我在網路上搜尋過去一年來發表的相關 PDF 檔文件,較嚴謹的文件都只是指出可能的影響因素,而沒有具體、明確的結論。
      許多學者都認為美國國防部對國會的年度報告是最具參考價值的(譬如 Richard C. Bush),而美國國防部的 2018年份報告仍舊指出「只要中國還相信遠程的統一仍有可能而戰爭的損失超過其利益,中國看起來是準備要避免使用武力。」(China appears prepared to defer the use of force as long as it believes that unification over the long-term remains possible and that the costs of conflict outweigh the benefits.)言下之意,如果統一變成不可能,美國國防部不排除解放軍採取武力的可能性。
      在該報告中,「海空封鎖」仍被列為解放軍有可能會採取的手段之一,但是並沒有進一步評論其可能的後果跟代價。
      該報告也指出「目前沒有跡象顯示人民解放軍在大幅度擴張登陸艦艇的軍力——顯示出比較不像是有直接進行海灘攻擊的計畫」。
      雖然 Michael Beckley 認定海空封鎖不可能讓任何國家放棄主權,但是他並沒有認真去考慮台灣必須為此付出的代價,以及是否值得(反正別人的孩子死不完)。而解放軍沒有足夠的運輸體系進行台灣本島搶灘登陸作戰,理由有可能是避免採取最極端的作為(「沒有意願」),但是卻被 Michael Beckley 直接粗率地解讀成「沒有能力」。
      相較之下,美國國防部的措詞更審慎而中立(不邀戰,不避戰),而 Michael Beckley 更像是不顧台灣人死活的鷹派,巴不得有台海戰爭或兩岸的軍備競賽。
      美國學者和媒體可以不顧台灣人的死活,但是台灣的媒體不該如此不負責任;台灣的任何個人與政治團體也不該只顧自己的意識形態而不管其他人的死活。
      海峽戰爭對兩岸都有可能是無法承受的重擊,不管戰爭的結果如何,美國都很可能是最大的獲利者,而兩岸的經濟、生活水準,社會發展,乃至於民主化進程都應該會大倒退。
      由於兩岸戰力的評估都帶著高度的不確定性,所有的報導也都應該要更審慎,避免嘩眾取寵來追逐私人的經濟利益,而把兩岸人民的福祉當作無所謂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