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人口基數的例外:台灣

      1949年底的大陸人口6.12億,就算當年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才跑到台灣來,對應的人口基數也有兩億,整整是今天的十倍。
      於是,日月潭發電廠有個了不起的總工程師孫運璿:他21歲時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俄國人主辦的哈爾濱中俄工業大學,論文還拿到「滿分+」的成績。這個成績應該夠在許多台大人面前昂頭挺胸吧?1946年他擔任台灣電力公司的機電處長,帶領三、四百名台南高等工業學校、台北高等工業學校的在校學生,在五個月內復原了台灣80%的供電系統。這項「治績」在今天的政壇應該也足以傲人了吧?
      從這角度看,人口基數論看起來是似乎站得住腳。然而換個角度,卻又讓人沮喪到極點。

永遠的世界第一:新加坡樟宜機場
      「航空界的奧斯卡獎」Skytrax 在2016年宣布時,新加坡樟宜機場排名全球第一,香港機場也排在前五名。2018年的名單裡,新加坡樟宜機場又是全球第一,而香港機場場則排在第四名。香港人口735萬,新加坡人口560萬,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樟宜機場的第四航廈號稱全世界最先進的機場,企圖重現新加坡唐人街「牛車水」的風貌那個區段設計更是可圈可點。別以為這一切都是歐美白人替他們捉刀設計、建造的,昨夜國家地理頻道(250台)的深度報導裡出現的高中階主管,全部都是新加坡華人!
      想一想我在劍橋的經驗,華人的聰明、幹練、鑽營,本來就是絕不輸白人!
      但是回頭看看我們的桃園機場,你還記得出國前後赤腳走過淹水的大廳那種窘狀嗎?我們又是那來的本事,竟然可以把她搞成這樣?光是談起從桃園高鐵站到機場的那一段捷運,就讓人寒心:月台上冬寒夏熱,不管是那個季節,從高鐵到月台,再從月台上捷運,猶如穿著衣服洗三溫暖,身體稍弱一點就會著涼。這又是那一個天才的設計?
      台灣人口還有 2,357 萬,卻已經選出馬英九、蔡英文這種「肉腳」總統;以柯P的四年治績,竟然已是台灣名氣最高的政治明星。認真想想,到底是柯P太強,還是這一代的政治人物太爛?

語言貧乏?感受貧乏?
      台灣的演藝人員一個個去大陸,一個個不是被對岸罵台獨,就是被島內罵賣台,兩邊輪流罵來罵去的應該不計其數。問起來,都是說台灣製作成本低,戲路窄,不得不另覓發展。
      看過「寻味顺德」這個節目後,忍不住好奇,認真看了幾個台灣的美食和旅遊節目。格調「聳」(嗆俗)就算了,數一數他們使用的形容詞,貧乏到可憐!
      台灣的藝人,到底是語言貧乏?還是感受貧乏?
      這樣的節目也有人看,照樣能收支平衡,到底是怎樣的觀眾在看?他們的語言和感受能力是不是一樣地貧乏?
      媒體總是被罵腦殘,究竟是媒體先腦殘?還是觀眾先腦殘?這樣到處都是腦殘的台灣,又是怎麼造就的?
      是學校教育有問題?家庭教育有問題?還是媒體跟社會教育有問題?
      是拔管要緊?還是診斷、解決解決這些實質的問題要緊?

本土與老土
      只要民進黨執政,「加強本土意識」就變成教育政策的核心,甚至是唯一的話題——好像只要本土意識夠強,就可以世界無敵,什麼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有沒有聽說過「夜郎國」?我敢打賭他們是古今中外本土意識最強的!
      香港電影可以賣到兩岸三地,從沒聽他們抱怨華人電影市場太小。台灣的電影什麼時候才能走得出台灣,感動得了兩岸三地的人?必須等她走出本土的自戀和悲情,掌握到華人世界共通的語言——本土不是不好,只是過度自戀或悲情就會變老土!
     陳其南要把故宮台灣化,不知道他是否想過:本土過頭會變老土(除了夜郎國之外,再也不知道地球上還有什麼值得我們關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