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朕即王法,著毋庸議

      看了今天的新聞,驚嘆吳茂昆果然是飽讀詩書的人,我敢賭他一定看過清道光皇帝的一道諭令「所奏毋庸議,仍照舊例辦理。」 
      我完全無法理解台大校務會議為何要以「77比30」的票數通過決議「教育部應儘速發聘給管中閔」。這些校務會議代表們顯然都史學與文學素養嚴重不足,讀不懂總統府和行政院的心意:「朕即王法,著毋庸議」——管案跟大學法無關,跟大學自治無關,只跟一件事有關:今天誰代表法?
      至於我這個早就看清民進黨底細的評論者,至今未解的只有一事:這個「朕」到底是誰?以我對吳茂昆的了解,料定他沒這包天大膽,頂多只能演個趙高的跑龍套角色(指鹿為馬)。
      那麼,「朕」是誰?賴神?還是空心菜(小英)?

二、武后新詞
      休說女流之輩難有雄心(與野心),我在清大看過幾個女性主管,為了貪戀權位可以無恥至極地混淆黑白、顛倒是非以捍衛皇權。
      武則天更是經典案例,當皇后不過癮,掌實權也不過隱,硬是要登基;這還不過隱,硬要造新字、改舊字,因而有了目空一切的「曌」字(根據辭彙與辭海,同「瞾」字),還留下了「武后新字」這個歷史名詞。
      坊間有傳聞,說蔡英文是被民進黨各派系架空的虛位元首。我無從查證這個傳聞的虛實,但是出身富家的掌上明珠絕對不是好惹得。光是一場司法改革會議,她就盡逞「朕即王法」的任性
      所以,目無大學法的人,有可能是台大法律系校友蔡英文——雖然事實如何仍待查證。

三、挾天子以令諸侯
      曹操敢挾天子以令諸侯,因為他早已有篡位之心;賴神敢嗎?你別低估他。他敢以行政院長的身分對媒體公開承認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就等於是為這一任的兩岸關係定調,這已經不是「挾天子以令諸侯」,而是直接剽竊(霸佔、霸凌)總統職權了。這種事都敢,還有什麼事不敢?
      所以,台大校長事件有可能只不過是「務實的台獨工作」之一。若果如此,所有藍綠評論其實都「誤讀朕意」:台大校長誰都可以當,唯獨「資匪、通匪」的藍營、統派不能當(綠營人士去大陸,是另有「政治任務」,無資匪、通匪之嫌——這不是雙重標準,而是表裡不同)。

三、民進黨戒嚴?
      有論者說民進黨把今日之台灣變成蔣家的戒嚴時期,這實在是污衊了民進黨。
      許信良1977年在蔣家王朝時期違背上意而脫黨競選,當時蔣經國名義上是行政院院長而嚴家淦只不過是過渡期的虛位元首,可蔣經國還是乖乖讓他當選,事後再找機會和藉口(違法參加1979年的橋頭示威遊行)把他罷免。
      施性忠在 1982年選上新竹市長,「當局」也是乖乖讓他上任,之後才設計坑害他,並於1983年8月以瀆職名義起訴,再經由省府不按法律程序予以停職。
      陳定南在 1981 和 1985兩次當選縣長,當時的總統蔣經國,不但拿他沒辦法,還讓他當完兩任,沒找到藉口除掉他。
      有陳定南這個前車之鑑,民進黨充分記取教訓,絕對不會遵照蔣家家法與形式上的民主程序(先讓管中閔上任,再啟動「不適任」的調查與裁判,然後撤除他職務)。他們深謀遠慮地盤算過:如果先讓管上任,事後恐怕找不到足夠的證據拔掉他;如果要在事後設計陷害,再依法除權,那又未免太費事了。
      如果你也誤以為民進黨就是蔣介石,那也真的太低估、污衊民進黨了!

四、傅柯錯了
      傅柯一直誤以為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壓迫與控制從來都不曾消失,只是手段越來越精巧而隱匿於無形
      這種矯揉主義的法國情調不吻合民進黨政治人物的嗆俗胃口。他們崇尚的是「腳踏藍白拖,口吐檳榔汁,手持西瓜刀,幹當語助詞」那種「俗(ㄙㄨㄥˇ)又有力」的「台」文化,而不是「修文講學」那種文鄒鄒的「娘們樣」(註:天橋下說書人營生的把式,絕無意冒犯女性)。
      管爺自以為是「爺們」,好像很屌是不是?這下子他該知道「民進黨的俗(ㄙㄨㄥˇ)更有力」了吧?
      毛澤東說:「槍桿子裡出政權」,這也太費勁了。民進黨的格言是:「蠻橫霸道不講理,這才是王道」——既是王,何需講理;一旦講理,如何稱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