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中國的糧食與農業問題

      Lester R. Brown 可能是全球最頂尖、影響最深遠的環境議題思想家與倡議者,他創辦了 Worldwatch Institute 及 Earth Policy Institute。他在 1995年寫了 Who Will Feed China 一書,讓全世界開始滿懷憂慮地開始關注中國的糧食問題。
      近來網路上有一些關於中國農地流失與劣質化的傳聞,為了確知實際問題有多嚴重,我找到兩篇看來較可靠的文獻,彙整如下。

一、生產條件與發展趨勢
      Lancet 期刊上面有一篇 2013年發表的論文 "Food Supply and Food Safety Issues in China" [1],作者是一位美國人、三位香港中文大學的學者和一位大陸學者。除另有註明外,這一節的內容都取自該論文。
       大陸的人口 13.6億,約佔全球的 20%;但耕地總面積僅約1.3億公頃,佔全球約 7%~9%。可見得要靠大陸的土地養活中國人是一件非常高難度的挑戰。
      大陸的耕地約莫40%為最高等則的土地(最適合生產糧食),其他土地面臨嚴重的旱化或鹽化的問題。然而前述最高等則的土地都面臨嚴重的都市化問題。
      然而過去五十年大陸的土地持續地流失(轉為都市與工業用地,或者因土壤流失),而且部分土地改為生產高價經濟作物(譬如棉花),因而可以用來生產糧食的土地越來越少。
圖一、大陸人均耕地與人均淨水下降趨勢
      大陸的農業非常仰賴灌溉,但是人均可用的乾淨水資源卻遠低於全球水準,而且面臨各種污染的威脅。
      此外,氣候極端化的影響下,2008年的旱災影響了將近 10%的耕地,導致81.2萬公頃的土地完全沒有收穫。
      在這種極端不利的生產條件下,全球人均糧食產量萎靡不振,大陸的糧食產量卻能逐年提升而略有增長,並已追上全球人均糧食產量。
大陸與全球人均糧食產量變化趨勢
      「以全球 8%的土地,養活全球 20%的人口,且人均糧食供給量追平全球水準」,這意味著大陸每單位耕地的平均產量高達全球平均值的2.5倍
      這個成就當然非常地可觀,但卻也是一個危險的訊號:大陸每單位耕地的平均生產負荷高達全球平均值的2.5倍,因此土壤中的微量元素耗損速度也是全球平均的2.5倍。這也將導致表面上從糧食取得的熱量雖足,微量元素的攝取卻嚴重不足的現象。
      根據一項 2002年的調查,大陸有兩億人口因鐵的攝取不足而有貧血現象(大部分在農村),有8,600萬人口因鋅的攝取不足而有發育遲緩現象。

二、土地劣質化與環境污染
      大陸改革開放以後的糧食增產大幅仰賴機械動力、灌溉和化肥,為了補充流失的可用耕地,已經啟動「南水北運」的艱難工程(也可能是生態浩劫)。
      但是過度仰賴灌溉與化肥的結果,卻造成土地貧瘠化。根據中國農業部發佈的《全國耕地品質等級情況公報》,中國現有耕地中,一至三等的耕地面積為4.98億畝,佔耕地總面積的27.3%;四至六等的耕地面積為8.18億畝,佔耕地總面積的44.8%;評價為七至十等的耕地面積為5.10億畝,佔耕地總面積的27.9%;中低產田佔耕地總面積的70%。其中耕地退化面積佔耕地總面積的40%以上;南方土壤酸化,華北平原耕層變淺,西北地方耕地鹽漬化、沙化問題也很突出。此外,全國耕地土壤點位污染超標率達到19.4%,南方地表水富營養化和北方地下水硝酸鹽污染,西北等地農膜殘留較多。(轉引自香港網站報導[2])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蔣高明指出,國際公認的化肥施用安全上限是每公頃225千克,但目前中國農用化肥的用量是該安全上限的1.93倍。(轉引自香港網站報導[2])
      此外,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張曉山指出,中國化肥利用率僅為33%,農藥利用率為35%左右;年產生畜禽糞汙約38億噸,有效處理率僅為42%;農業灌溉用水有效利用係數僅為0.52,低於發達國家約20個百分點。(轉引自香港網站報導[2])

三、改善問題的機會
      理論上大陸急需在廣大農村推廣精準施肥、精準施藥、精準用水,以及想辦法補充土壤中快速耗損的微量元素。但是城鄉發展嚴重失衡的結果,人才持續往城市移動,鄉村人口品質提升困難,要實際執行上述三項「精準農業」恐怕有很大的困難。
      如果讓現況持續惡化下去,大陸對進口糧食的仰賴將會日益嚴重,對台、日、韓等高度倚賴進口糧食的國家將會產生「進口糧食競爭」而導致全球進口糧食價格的上漲趨勢。
      在台灣出口產業相對競爭力在逐漸衰退以及新興國家崛起的趨勢下,全球進口糧食價格上漲的壓力將會是台灣人必須面對的未來陰影。

參考文獻
[1] Hon-Ming Lam 等五人,"Food supply and food safety issues in China",The Lancet,Volume 381, No. 9882, p2044–2053, 8 June 2013。
[2] 青岩,"中國耕地退化",香港「十月評論」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