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如何將中國與亞洲帶進21世紀?

        假如中國真的可以徹底民主化(平權化)、資本主義化(均富化),她將會以驚人的紀錄打破人類的歷史:史上最大的民主國家(美國)只有3.23億人口,而中國將會是她的 4.23倍;史上最大的中央集權制民主國家(法國)只有0.65億人口,中國則是她的 21.15倍!
        這樣大規模的突破,簡直已經是劇烈的「突變」,而不只是「進化」了!中國真的有能力在中央集權制下維持人與人之間實質權力的平等嗎?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單一國家市場,結果是貧富差距惡化到跟第三世界一樣糟。如果中國完成100%的市場化,她的貧富差距會有多大?

        如果因為中國太大,而建議她放棄民主制度和市場機制,她真的能夠走出「有中國特色的21世紀化」嗎?那會是多麼超乎今日人類想像能力之外的政治與經濟制度呢?
        要把其他人口龐大而人均耕地有限的亞洲國家給帶進21世紀,同樣地是極其艱難的任務。

亞洲的人口壓力與人權問題
        左圖臚列一些亞洲國家與歐美先進國家的人口總數和人均耕地(鮮紅色代表耕地不足而難以養活自己,暗紅色代表耕地嚴重不足,很難不仰賴大量糧食進口;綠色代表有能力輸出糧食)。
        印度有一大堆社會問題無法解決,譬如種姓、歧視婦女、貧富差距等。你看看她的人口總數高達美國的四倍,再想想:把美國最偉大的總統(領袖)派去治理印度,真的會有能力解決多少問題?
        我沒有認真研究過中國跟印度的社會發展程度與社會問題,但光是想到他們人口數之龐大,以及美國國內貧富差距與實質人權差距,就頭皮發麻!
        如果我可以選擇出生地,絕對不願意出生在中國和印度(看著政治與經濟的極端不公平而無能為力)——那些樂意剝削別人的人,心情應該剛好跟我相反(中國和印度應該是聰明人剝削別人最方便的國家)。

如何養活亞洲人?
        再來看看人均耕地,英國大致上可以養活自己,而她的人均耕地約莫每人0.10英畝。粗略地說,一個國家要養活自己,人均耕地可能大約需要每人0.10英畝。
        德國人均耕地大約每人0.15英畝,所以她不但可以養活自己,近年來還鼓勵粗放的耕作,降低糧食產量而不再出口,以便讓土壤的地利可以永續利用——這是台、日、韓無法望其項背的先天條件:台、日、韓的人均耕地只有德國的五分之一,注定要靠進口糧食來補貼國產的不足!
        我們是不是該有跟歐陸、美澳截然不同的農業與農村發展政策和目標,以吻合我們的現實條件?

亞洲的挑戰
        從這些角度看,中國和印度或許有機會產出足夠的糧食來養活自己;問題是他們如果無法徹底改善政治上的平權和經濟上的貧富差距,恐怕很難脫離「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千年困境。
        印尼或許勉強有機會產出足夠的糧食來養活自己,但是要把跟美國人口數相近的一大群人帶進21世紀,好像不會比中國和印度容易,甚至似乎還看不到那個機會。
        孟加拉最可憐,人均耕地低(0.05英畝),偏偏人口高達1.6億,而政治與經濟的發展程度又低,以致不易靠進口糧食來補貼國產的不足,也很難解決糧食分配的不均勻。

中國真的難搞!
        讀《萬曆十五年》,看著今日顯得荒誕的各種現象,黃仁宇筆下不絕的譏諷(靠道德治國,沒有法律與制度,無法從數字上管理)似乎很有道理。
        但是攤開上述的統計數字,我真的很懷疑誰有能力把中國帶離黃仁宇筆下的荒誕——靠引進西方政治與法律制度和資本主義,就可以嗎?
        黃仁宇夢想著要在中國進行「數字化的管理」。21世紀的資訊科技無疑地可以讓中國更有效率地管理自己,問題是,這個改善到底能到什麼程度?
        看著這個先天條件極端難搞的龐大帝國,無怪乎許多當代的歐美學者對中南海的領導同志肅然起敬——中國竟然可以在改革開放以來領導數億人口脫離貧窮線,這不僅是我們這些島國小民所能想像,恐怕連尼克森想起來都敬畏有加呢!

延伸閱讀
不值得為愚蠢與無知而血流兩岸
明清為何沒有爆發工業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