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5日 星期三

寧為理想踽踽獨行,不為功名出賣人品

       人的首要差異,在視野、胸懷與格調,而不是成敗。視野淺狹、胸懷卑劣而格調鄙俗的人,做事不擇手段,遠比有格調的人更容易在現實世界裡成功,並以此沾沾自喜,也讓粗俗不文的鄉民羨慕不已。這樣的人,或許堪稱現實世界的 winner,但所贏得的盡是人生的麟爪;而他們失去的,不只是人生的驪珠,還甚至賠上自己的人品、人格與良心,是理想世界的 looser
       年輕時一位師長說過:「我在現實世界裡注定是要失敗的,還不如為理想而活,說不定還有成功的機會。」他是個多才多藝的人,如果願意不擇手段,當然會是現實世界裡的 winner。之所以會認定自己「在現實世界裡注定是要失敗的」,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絕不可能降低格調,去追求自己認定沒有意義、沒有價值的現實目標。

賣台的模式有三種

       第一種是在兩岸關係上犧牲台灣的政治自主性,第二種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而出賣台灣人,第三種是為了頂尖1%富人及其附庸(財閥和高階管理人)的利益而出賣其他90%台灣人(中小企業與所有受薪階級)──最後一者才是我們過去三十年來最主要的痛苦根源。
       過去二十年來,藍綠政府刻意壓低能源與農產品價格,以利於資方壓低工資,將經濟發展的果實向上集中到1%富人及其附庸手裡。接著又縱容股市與房市的各種不當與不法炒作,使得財富進一步向上集中,甚至讓居住權變成世襲。最後,將富人稅負降到遠低國際標準,讓1%富人靠市場瑕疵(資訊不對稱、不完全競爭、不公平貿易、官商勾結等)而積聚的財富得以世襲。結果,全民苦心所創造的經濟成長幾乎盡歸1%富人及其附庸之手,而經濟發展所帶來的負面效應(外部性)卻由全民吸收──全台山林、河川、沿海的環境破壞,越來越嚴重的PM2.5 與各種黑心食品,以及凋零殘破的農村(我們原來的故鄉)。

蔡培慧、黃國昌、范雲不該逃避的問題

       蔡英文已經宣佈加入 TPP 勢在必行,而賴中強律師則在今夜的《有話好說》裡表態: TPP 談判必須跟貨貿、服貿適用同一規格來審查,且必須從全民利益出發,不可以犧牲弱勢來成全財團的利益。
       如果有良好的配套,TPP 可以用來發展利益均霑的全民經濟;如果沒有完整配套,TPP將是台灣史上最大宗的「劫貧濟富」案:高科技產業將會獲得最大利益(且繼續享受租稅減免和富人減稅),而底層工農將流離失所。
       因此,蔡++范如果以為今天仍然對得起過去的自己,就該向全民交代:你們對 TPP到底是什麼態度?你們堅持什麼樣的配套條件與審查程序?你們想藉此捍衛誰的生存權和什麼樣的價值?

2015年11月23日 星期一

馬克思晚年的夢想

       在即將發表於《獨立評論@天下》的一篇文章Maker精神與大學的僵屍制度〉裡,我指出:如果適切地整合 Maker、工具圖書館、dumper diving、Upcycling 等社會運動,我們很可以在市場經濟的基礎上嫁接出馬克思晚年(1875年,57歲,死前八年)的理想。這裡所謂的「馬克思晚年的理想」,出自《哥達綱領批判》裡的一段話,底下是它的中英文對照。
       為了讓中譯本流暢而易解,我加了 2+3+31+4字,將它們放進括號()裡,並用色字標示。

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winner 與 loser

        一百年前,當旅行是貴族的特權,和低薪銷售員可憐的日常工作時,旅行箱不需要輪子──貴族有僕役伺候,銷售員不會有人為他們的需要著想。
        五十年前,旅行是中產階級偶有的享受,路面很粗糙,有輪子跟沒輪子的費力程度差別不是很大,那時候旅行箱也不需要輪子。

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旅行箱與輪子

       今夜在 YouTube 看了幾部關於 Design Thinking 的影片。其中一部是 Darden ProfessorJeanne Liedtka Presentation on Design Thinking at the Hargraves Institute。她用很有趣而啟人深省的方式談到笨重的旅行箱與輪子。
       我年輕時,我們的旅行箱都很重,而且沒有輪子。因此,旅行箱是出外旅遊最大的惡夢。問題是,我們都早就知道輪子的存在,旅館的服務生也會用有輪子的推車來讓搬運行旅很輕鬆。為什麼我們必須耗費數十年的時間去抗沉重的行李,而不曾想到要在箱子下裝輪子?

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11/22 (日) 財政議題工作坊

       政府的財政收支原本有其積極意義,它從社會生產成果中分得一定份額,用以創造公共福祉,也同時創造龐大的就業機會。但是,當稅負制度不合理時,它卻會變成劫貧濟富的工具,貪污腐敗的根源,炒高房地產的元兇,以及國債高築的危險。
       此外,歐美國家的政府支出都佔GDP 50%,南韓也有30%,意味著政府服務是全世界最大的服務業;而台灣的政府支出只佔GDP 16~22%,意味著政府在賴掉該盡的責任,以及壓低位政府服務者的工資)。
        11/22(日)下午邀請大家一起來關心自己的政府與自己的社會。
時間:14:00 ~ 17:00
地點:卡市達創業加油站 (台北市萬華區武昌街二段122-1號
更多資訊:點擊這裡

2015年11月12日 星期四

我們還能信任誰?

       最近很多人都懷疑農陣、時代力量、社民黨與綠黨一起被民進黨收編了。我沒有能力替他們辯護,也不確知他們未來會不會對權力妥協,只能在很早以前就悄悄地從部落格上移除「農陣自由學者」的稱號。
       不過,農陣裡的意見和立場很多元,沒有所謂的「官方意見」。要說農陣從此就「全部」被收編了,應該不至於。只不過或許農陣的力量和聲音會耗弱,甚至弱到媒體也沒興趣報導了。至於農陣會不會在綠營執政後持續分裂,我不知道。
       此外,我可以很篤定地說,台灣具有 100% 自主性的 NGO 不會消失,有些人永遠會站在權力的對面,有些人即使進入政府之後也不會改變初衷。只不過未來八年裡台灣的 NGO 也許會力量耗弱到沒有媒體會去報導罷了。

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請大家猛力幫幫忙

       我在沃草的「總統給問嗎」提了一個問題,必須要有1,000人按讚才會提交給總統候選人回答。結果,很少人給面子,五天來只有13個讚(點擊「」符號就會+1
       我的問題有點長,下文在細說。重點是呼籲大家支持沃草的「總統給問嗎」,花點時間看一下既有的提問清單,願意支持就按讚,希望至少可以有十個問題達陣(1,000人按讚),以便促進網路的直接民主,來制衡台灣代議政治與惡質媒體的各種缺點。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不救就別怪自己的國家日復一日地向下沉淪。
       我的問題是「過去20年來,GDP成長的果實全部被10%的人吃掉, 其他90%的人所得不成長,除以工時後的平均薪水大倒退。請問,妳(你)會不會為了美國與大企業的利益,而出賣台灣?妳(你)過去有哪些言行,足以證明妳(你)不會背叛90%的台灣人?」

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

馬先生跟習先生能談什麼?

       馬總統和習總書記能談的事很多,每一件都有機會拿諾貝爾和平獎,也有機會賣台或促進和平統一。至於,馬先生和習先生,當然也是什麼都能談,但是沒有一件能在歷史上留下痕跡──一個晚餐都要自付的餐宴,連主客關係都刻意排除了,還能「象徵什麼」?唯一能留下痕跡的,恐怕就只有「馬習會」本身,以及彼此表示善意,然後雙方媒體彼此互相吃豆腐,台灣的綠色媒體再加上一大堆的陰謀論,如此而已。

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平議獨立評論撤稿事件

       黃丞儀在114上午發出〈立法院應即彈劾馬總統〉一文,被《獨立評論@天下》先刊出後撤稿,此事所激起的社會反應不下於馬習會本身。
       不過,如果你看過中央通訊社在113半夜對這次會面的報導「將針對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交換意見不會簽署任何協議也不會發表聯合聲明。」並且仔細核對黃丞儀的立論基礎,應該會同意我的判斷:黃丞儀的批評已經是介於過當、陰謀論或背離事實了──如果馬習會只有交換意見,而沒有協議與聯合聲明,何來賣台與違憲之虞?對比下,林濁水的馬習會的歷史意義和民進黨的態度〉就堪稱公允。
        不過,這樣不見得就足以構成撤稿的充分理由──雖然要不要撤稿(天下的說法是「擱置到有另類聲音出現」)確實不是容易下的決定。

2015年11月4日 星期三

這是哪一個朝代的官員?

       根據聯合報的報導,甫於七月份上任的國庫署署長阮清華表示學生優惠票於法無據,所以「請文化部回歸法治,取消學生優惠票。」至於各地方的學生優惠票,據說他的意見是「如果地方財政很困難,就不應『裝大方』」。
       明明是「法令規範未周而當修」的狀況,卻跑出個「惡法亦法」的官員。而且還是台大法律系校友、97年行政院模範公務人員!看了這種新聞,真的會有「今夕何夕,今朝(ㄔㄠˊ)何朝(ㄔㄠˊ)」的感嘆。難不成這位台大校友還活在閉關自守的清朝,不知道學生優惠票是全球共享的制度?還是說這位台大校友根本不知道學生優惠票的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