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根據政大2014年六月的民調,近年來贊成急統的大約是1.4%~1.9%,贊成急獨的大約是4.5%~4.9%,偏向統一的大約7.9%~9.2%,偏向獨立的大約15.8%~18.0%,永遠維持現狀的大約25.2%~27.7%,先維持現狀未來再作決定約有32.6%~34.3%。急統跟急獨是極少數,保持應變彈性以觀未來發展的是絕大多數。
       台灣人的搖擺,源自於一個很難預測其實際答案的問題:關於兩岸關係最終要怎麼定位,在實際可行且雙方最終都可以接受的選項裡,對台灣最有利的項目是什麼?獨立可能是現實上最難達成的。

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米糆條、創新米食&演講

       5/21(四)晚上 7:00~8:30 我要在台北市觀心生活學(南京東路五段993樓,需要報名)演講,講題「我們的食物出了什麼問題」。
       演講時我會試圖從多個角度去談「從農地到餐桌的悲劇」,「糙米糆條」的試吃則是提供一個緩解這個悲劇的機會與出口。
        什麼是「從農地到餐桌的悲劇」?我們努力賺錢,促成台灣的 GDP 成長與家庭所得、財富的提升,結果卻是餐桌上充滿農藥、賀爾蒙、福馬林、飼料、工業原料等不該吃的東西,而農村卻同時凋零,河川變色,故鄉消失,福摩沙不再美麗,海邊堆滿醫療廢棄物與有毒的工業廢棄物。更悲哀的是,用心愛護土地、良心耕作的農民在進口貨和大陸貨的競爭下難以生存,竟然必須要作賤土地才能生存下去,而消費者卻對此不知不覺,繼續仰賴進口貨與陸貨而任令悲劇深化。

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關於版權聲明

       今天一早我為這部落格的文章寫了〈版權聲明〉,三個重點:「自即日起謝絕所有商業網站之轉載。其他形式之轉載,必須徵得本人同意。」以及「凡對本人文章進行斷章取義、穿鑿附會、郢書燕說之曲解或惡意之攻擊,本人一律保留法律追訴權。」「凡善意之引用,或客觀公允之評論,本人在此表示歡迎。」
       這個聲明,目的是要「維護網路優質文化,對抗鄉民、酸民、賤民(嘴賤的鄉民)之惡質網路文化,以及年輕作者以攻擊成名作者搏版面、創知名度等惡質行為。」

2015年5月10日 星期日

關於資優教育的想像與現實

       我寫了一篇文章〈勝利者一無所獲〉,主旨在批評「贏在起跑點」與愛比輸贏的心理,重點是建議:「不要培養出孩子的虛榮心與爭輸贏的心理」。該文用幾個個案點出台灣資優教育在實踐上常有的弊端,但該段落的重點仍是落在「該如何培養資賦優異學生?是讓他們可以有更寬廣的自由發展空間(即,往『全人教育』發展)?還是引導他們把時間與精力集中在『特殊稟賦』的方向,而失去更寬廣的自由發展空間?」
       但是任恩儀的〈彭明輝教授你錯了!〉卻劃錯重點又文不對題,用「理論上資優教育跟績優教育不同」來反駁,而漠視我在談的是「實務上的扭曲與可能的流弊」,更漠視全文的主題。用張飛(理論問題)打岳飛(實務問題)的,其實是任恩儀。

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關鍵數據小組 5/17 聚會

       台灣關鍵議題五月工作坊,與醫勞盟共同合辦,將帶大家一起認識台灣的醫療勞動概況,及其可能的後果。
時間:5/17(日)14:00 ~ 17:00
地點:卡市達創業加油站 

       雖然媒體的關注已經不再,但是醫療崩壞、內、外、婦、兒、急五大皆空的現象不可能瞬間改善;如果沒有國人的持續關注,它甚至有可能持續惡化。

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轉貼文革回憶文(3):我文革中臥軌自殺的兩位同學

    作者:李世華
   
       死亡是可怕的,但有時候生不如死。有的人不怕死亡,卻害怕活著。在瘋狂的文化大革命裏,我的兩位同學卻在他們即將展現青春才華的時候,慘死於鐵軌之下。

轉貼文革回憶文(2):彭德懷文革被批鬥時的哀求

彭德懷文革被批鬥時哀求讓我休息一下,我想喝一口水
景希珍

  北航的批鬥會後,為掀起「揪軍內一小撮」的高潮,七月二十六日又在北航南操場舉行了號稱十萬人的批鬥彭德懷、張聞天的大會。
   在各單位「代表」聲嘶力竭地輪番發言時,長久地弓腰九十度的彭總要求上廁所小解。從廁所走出時,人們見他滿面青紅交錯的傷痕,衣褲幾處都被撕破了,腳上的鞋一棉一單,另兩隻鞋顯然是在某處批鬥時被拖掉了。他大病在身,重傷未愈,每走一步都使他十分吃力。正當他抱著一根柱頭喘息不止時,一個穿綠衣的“首長”從遠處沖刺而來,大喝道:“彭德懷,你也有今天呀!”他甩開大臂,向彭總那傷痕累累的臉打去,彭總立刻摔倒在地。他可能感到手痛了,抓著那隻手甩動著,然後用一隻腳踏住彭總的胸口:“你,還認識我嗎?”

轉貼文革回憶文(1):我們一家在文革中的真實經歷

[彭明輝按語]我發現很多人對文化大革命所知甚少,但是這一段歷史卻是理解今日中國不可或缺的一段,所以在網路上找到一些回憶的文章,給讀者參考。

 我們一家在文革中的真實經歷

      幾年前來美國定居。雖然時過境遷,但夜深人靜時,種種往事仍不時在腦海中湧現,尤其是四十年前大陸文化大革命期間親身經歷的一幕幕血淚凝成的片斷、那一串串抹不掉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