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

網路霸凌何以能致人於死?

        社會針對網路霸凌一片熱議,但是主管機構的閣員卻似乎沒掌握到網路霸凌跟傳統霸凌間的懸殊差異,而嚴重低估網路霸凌對個人與社會的傷害。
        以楊又穎事件為例,實際的後果形同「過失致人於死」,應該要視同刑法的公訴罪來加以規範;但是從傳統法學觀點看,卻頂多只涉及侮辱罪和毀謗罪,屬於告訴乃論;加上彭家的「不追究」,這一起「過失致人於死」的事件變成法律上不加規範而輕輕放過的事件。我相信這樣的結果有很多人無法接受,卻又矛盾地覺得:「靠北部落客」只不過是嘴賤,有必要拿「過失致人於死」這種大罪名來比附嗎?
        這個矛盾就是典型地把實體世界的裁判原則跟網路世界的行為後果揪混一氣,沒理清其間差異的結果。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蘇東坡詩〈飲湖上初晴後雨〉形容西湖:「水光瀲灩睛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可是,一個去過的台灣人告訴我:「不就是一湖水,和看不盡的觀光客嗎?」在杭州開出租汽車天天載觀光客遊西湖的小黃說:「如果不是引入錢塘水,根本就是個臭水池;而湖邊的那些景,都是後來造的,人工得很。我還寧可去西溪濕地,看的是天然美景。」(見文末的注解 [A])
       西湖風采依舊嗎?是的,只要你堅持得比觀光客更久,比觀光客更有意志力。
       第一次到達西湖邊,是在靠近杭州市區的東側湖岸。遊客如織,人聲鼎沸,間夾著用麥克風和喇叭唱戲、表演、跳舞的,和瀰漫在空氣中讓人幾乎要窒息的二手菸。至於蘇東坡的那個西湖,根本看不到。

2015年4月28日 星期二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中國大陸的政府統計資料是否確實?公佈時是否如實?這都是問題。不過,中國的經濟成長表現在許多無法造假的地方,所以,不需要過度質疑中國大陸從1980年代以來驚人的經濟成長率。(參見文末「後記」)
       不過,10%上下的GDP成長率畢竟只是表象之一。當你讚嘆中國經濟的繁榮時,別忘了其他同樣重要的表象:根據IMF2014年資料,中國的人均名目GDP仍只有 7,589美元(台灣22,597美元,是大陸的2.98倍),而Gini係數卻是47%左右(美國是45%左右,台灣是36%左右)。
       讓台灣人驚豔的是大陸頂層1%(乃至0.01%~0.1%)的巨富,其他90%人的生活不值得台灣人羨慕,而且至少還有 20%以上的人活在台灣人難以想像的窘境裡(以購買力計算的每日所得在二美元以下)

西湖戀(2/4):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住杭州,訪南潯古鎮和紹興,想要尋找千年的文化遺產。遺產不是沒有,卻被淹沒在「文化造假,遍地橫財」的滔滔洪流裡。更精準地說,應該是「文化只是生財的工具,不是政府和民眾關切的課題。」
        我是彙整旅遊經驗和網路上的許多資訊後才有此感慨,但是本文只能勾勒線索,無法一一闡述。

2015年4月26日 星期日

西湖戀(1/4):人情與錢財

       週一去大陸,週六回到台灣,住在杭州,造訪了南潯古鎮和紹興,路過了湖州,很沒效率地花了不少冤枉錢和時間,回來時在飛機上開始拉肚子,卻不曾後悔。我有太多的衝擊和感觸,有太多的疑問,有太多需要進一步釐清與證實的揣測。我跟家人說:「不去大陸一趟,我無法真切地體會過去讀過的傷痕文學和大陸報導,也無法真切地體會我曾經熟悉的古書,更無法體會台灣跟大陸有多大的差別。」
       很多人把大陸的經濟起飛看成台灣的機會與威脅,很多人把大陸建設的大手筆與迅速看成效率的象徵,也有很多人把大陸哄抬物價等亂象看成台灣的過去與發展過程的必然:「就把它看成20年前的台灣,這些亂象總是要過去的。」
       我不確知事實是什麼,但確實很認真地懷疑:兩岸已經變成是「不同文,不同種」,或者正在往這方向發展過去。我為大陸的發展感到憂心,對台灣的現況感到難能可貴和不捨。

2015年4月18日 星期六

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A map of the world that does not include Utopia is not worth even glancing at, for it leaves out the one country at which Humanity is always landing. And when Humanity lands there, it looks out, and, seeing a better country, sets sail. Progress is the realization of Utopias.” ── Oscar Wilde, The Soul of Man under Socialism
    「一張沒有烏托邦的世界地圖根本不值得一顧。因為它遺漏了一個人性必然登臨的國土。當人性登陸時,它極目遠望,看到一個更好的樂土,立即毫不留戀地重新啟帆遠航。烏托邦的實現就叫做進步。」王爾德,《社會主義下人的靈魂》
       人活著,不能完全不顧食衣住行,不能不跟現實妥協;但是,人活著,也不能連最後的一點點理想都放棄。我們到底該花多少心力去照顧現實?我們到底該保留多少心力去追求理想?這才是人一生中最關鍵的拿捏與抉擇。

人生絕不該漏掉的選項

The fear of death follows from the fear of life. A man who lives fully is prepared to die at any time.── Mark Twain
「人對死亡的恐懼,源自他對『活』的畏懼。一個人如果活得非常地充實、飽滿,他就可以隨時無畏地面對死亡而無所憾。」──馬克吐溫
       面對人生各種抉擇,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人活著,最重要的是什麼?或者說,有什麼選項是人生絕不該錯過的,否則臨終時一定會悔恨?如果你沒有好好地回答過這問題,就有可能會在潛意識裡把人生最重要的選項給刪除,以致於一輩子都在追求次要的,甚至是無關宏旨的東西。

2015年4月12日 星期日

合樸:一個值得大家認識的社群

       這些年的演講裡,我常碰到一些值得回答,卻沒能具體地回答的問題。中壯年人在問:「退休後可以做什麼?」年輕人在問:「如果厭倦朝九晚五只為了一口飯的職場生活,我還能有什麼樣的選擇?」很多人在問:「我能為台灣的土地、台灣的農業做什麼?」
       想要用個人的心力和自力救濟的手段去回答這些問題,難免悲觀。如果可以聚合一群人的力量,或許可以突破個人心力的侷促性,找到較能看到希望的答案。
        合樸就是一個這樣的社群,他們的具體實踐可以給我們關於上述問題的啟發,乃至於答案。這個社群裡有成功的企業家、建築師、工程師、金融專才、咖啡達人、豆腐達人和農業達人,他們不滿足於個人事業的成就和「吃喝玩樂、遊山玩水」的下半生,而集結大家的專長,想要打造一個夢想中的「小社會」,甚至用這個小社會的示範來改變病入膏肓的大社會。

2015年4月10日 星期五

退休生活三條路

照片原出處:Indulgy.com/
      資源回收以後有三條路:塑膠袋洗乾淨再利用,它的使用價值沒變,叫做「re-cycle」;紙盒子切成碎紙、磨成紙漿,當做再生紙的原料,它的使用價值下降了,叫做「down-cycle」;懷掉的輪胎,使用價值接近零,把它變成種花的器皿,使用價值上升了,叫做「up-cycle」。
       最新的環保觀念不叫「re-cycle」,不是「down-cycle」,而是如何利用巧思、創意與巧手進行「up-cycle」。
       退休的生活也有三種:回到職場上,再創職場第二春,個人的利用價值變化不大,屬於「re-cycle」;無所是事、遊手好閒,甚至沒病沒痛地等死,屬於「down-cycle」;離開職場,沒有現實的憂慮與羈絆,從事更有價值、更有意義的活動,屬於「up-cycle」。

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

戒掉智慧型手機吧

       我跟女兒一家人一起出去吃飯,孫女兒正值「半懂不懂」的年紀,很認真地咬字,想要說得像大人,卻滿口幼兒的含糊腔調;她能說的語詞越來越多,卻半懂不懂地鬧笑話。ㄧ家之樂其實很容易,但很多人卻不懂得享受。
       隔壁桌看起來是一個科學園區的工程師和全家聚餐,難得的三代同堂。每一個人都利用上菜的空檔在滑手機:祖父、祖母、爸爸(園區工程師)、媽媽、叔叔、嬸嬸,一共六支手機,只剩不會玩手機的幼童(大概還不到三歲),無聊地敲打著塑膠碗筷,大聲嚷嚷。誰也沒跟同桌的人講話,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聚餐………

2015年4月5日 星期日

給憂心未來的年輕爸媽

我女兒今晨剛生下第二胎,一個男孩。
她的孩子們將會在台灣長大。
而我兒子則帶著我的兩個孫女兒在愛爾蘭,短期內回不來,
長期看,回來的機會也不大。

看著台灣和全球的各種亂象,
我完全說不出四個孩子誰的未來會比較好。
我甚至不覺得這個世界的未來真的會比較好。

2015年4月3日 星期五

成績的假象

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國中、小一向成績出眾的人,高中不一定念得好;而國中、小成績平庸的人,高中也不一定念不好。但是,大部分的家長還是壓迫孩子犧牲童年的歡樂去拼沒有意義的成績排名。此外,仔細看看身週的人就會知道:許多創業成功的人中、小學時成績都不好,反而升學過程一路順利的人往往創業失敗。因此,升學過程的順利或失敗並無法決定一個人職場上的表現。
但是,許多父母怕孩子被比下去而使自己臉上無光,或者怕孩子會一路輸到底,因此一旦小孩輸在起跑點上就馬上要設法扳回劣勢,盡快證明自己的孩子不會輸人。因此,小孩子在濛濛懂懂的年紀就開始被劃分等級:資優班、升學班、放牛班。盡管人的能力有很多種,有些從小就可以看得到,大部分要到30歲以後才比較看得出來,但是許多人卻在20歲以前就被師長、父母放棄,甚至被自己放棄。

勝利者一無所獲

資優班是父母「贏在起跑點」的第一站,許多父母、學生都趨之若鶩。但台灣的資優教育在實踐上被嚴重地扭曲,甚至於往往帶著病態:不在乎學生真實的思考與創新能力,只一味讓學生提前念高年級的教科書,讓他們一路跳級,代價卻是這些孩子往往欠缺忍受挫折的能力,甚至連人格成長空間都出了問題。
有一個清大直升碩士班的學生,國中與高中都是資優班,國二跳級升高中,高中又跳級進入清大熱門科系。我認識他時,他已經碩士班二年級,卻因為論文寫不出來而無法畢業。我一眼就看出他有嚴重的精神官能症,甚至懷疑他已嚴重到人格異常。仔細瞭解他的過去,才知道這是台灣資優教育典型的受害者。這個學生高中期間有個死對頭,每次班上月考成績都贏他;但高二結束時他的死對頭卻沒能跳級進大學,因此他非常得意。第二年,這個死對頭順利推甄上了台大醫學系。他知道後不甘心又輸人,就開始亂唸書,想要發明出革命性的理論,證明自己才是真正的天才。結果,他的大學成績雖然還是很不錯,卻慢慢地發展出幻想症,最後終於念了三年碩士班而沒有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