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2日 星期四

我們還能信任誰?

       最近很多人都懷疑農陣、時代力量、社民黨與綠黨一起被民進黨收編了。我沒有能力替他們辯護,也不確知他們未來會不會對權力妥協,只能在很早以前就悄悄地從部落格上移除「農陣自由學者」的稱號。
       不過,農陣裡的意見和立場很多元,沒有所謂的「官方意見」。要說農陣從此就「全部」被收編了,應該不至於。只不過或許農陣的力量和聲音會耗弱,甚至弱到媒體也沒興趣報導了。至於農陣會不會在綠營執政後持續分裂,我不知道。
       此外,我可以很篤定地說,台灣具有 100% 自主性的 NGO 不會消失,有些人永遠會站在權力的對面,有些人即使進入政府之後也不會改變初衷。只不過未來八年裡台灣的 NGO 也許會力量耗弱到沒有媒體會去報導罷了。
       先說「好」消息吧。前幾天去殷琪的浩然基金會審查「另立全球化計劃」,每個申請補助的 NGO 團體可以提一百萬台幣左右的計畫,主要是補助他們到國外取法,並結合國內的組織運作,以便提升國內 NGO 的層次和力量。我審查了兩個計畫,是國際勞工協會要去印尼拍攝外勞紀錄片,和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要去三個國家取經。這兩個組織都讓我相當感動,國際勞工協會很像是「弱者在扶助比自己更弱小的人」,而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的報告人在理念、組織能力和行動能力都不亞於農陣,甚至有所過之。
       我相信不會被權力腐化的人是鍾永豐,我跟他認識很多年了。他從反水庫運動開始,建立了好幾個美濃的在地組織,之後進入政治部門而把組織中的位置讓給比他年輕的人。從此以後他歷任民進黨數個縣市的政務官,對社會改革的熱情與堅持從沒變過。
       我還有兩位好朋友,舒詩偉和程曜,他們絕對永遠站在權力的對立面。我呢,當然也是永遠站在權力的對立面。
       一個人會不會被權力腐化,主要是看他的心靈深度與理念的深刻度。只要你的心靈與理念夠深刻,就會看見遠比權力更值得追求的價值,因而不會被權力腐化。會被權力腐化的人,其實就是心靈與理念都欠缺深度的人──他們沒有能力看不到比權力更高的價值
        再說說壞消息。
       我最擔心柯 P 的,是他的心靈與理念都欠缺深度他想出家是因為懷疑葉克膜的意義和價值,他從政是因為不想出家也不想繼續從醫,我常擔心他的熱情與理想隨時會被他的虛無感所淹沒,使得他的價值觀像是建在浮沙上的塔,隨時可能會動搖、下沉。
        我對黃國昌和范雲了解太淺,對蔡培慧了解不足,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我最擔心的是,他們一直沒搞清楚:未來八年內,台灣首要的敵人是美國式的惡質資本主義和經濟學裡的新自由主義,而不是中共或共軍。我也很擔心他們根本從沒問過自己:(1)蔡英文肚裡裝的到底是惡質資本主義、經濟學的新自由主義,還是德國(萊茵)模式的 ordor-liberalism (social market economy);(2)蔡英文、朱立倫和馬英九三個人之中,到底誰跟財閥的利益結合最密切。
       不過,我也還不願意完全排除一種可能性:也許他們是模仿日本人李登輝「潛入國民黨」的舉動,這一屆先利用民進黨跨過當選的門檻,當選後就開始跟民進黨區隔,並且利用四年任期強化自己的網路或實體組織,以便在2020年重新拾回政黨的獨立性並擴大在立法院的席次。如果是這種務實的打算,我是可以接受的。

       國民黨正在泡沫化或「逐漸凋零」,民進黨不但已經國民黨化,而且應該可以無縫接軌地承接國民黨背後的所有政商關係(或者局部更替部分政商關係,而王金平與柯建銘也將重回立法院。在這樣的局勢下,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比民進黨更優質的有力在野黨。時代力量與綠社聯盟有沒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去承擔這個歷史任務,目前或許言之過早,讓我們耐心(或滿腹懷疑)地觀察一年看看吧。
       如果一年後證明他們只不過是「自以為清廉的民進黨」,也還不到絕望的時候。范雲與黃國昌這個世代也許還活在「統獨藍綠之前,不談是非黑白;統獨藍綠之外,才有是非黑白」的意識型態裡,但是越年輕的世代越沒有這個意識形態的包袱。如果范雲與黃國昌沒有能力超越「統獨藍綠之前,不談是非黑白」的意識型態,年輕的世代將會超越他們,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社運組織和新的政治力量。

        至於綠黨的周江杰,我必須很遺憾地說:在他反對的三個案子(台灣知識旗艦園區計畫、園區三期開發案,以及關西礦場開發案)上,以下恆等式是成立的:
「蔡英文+鄭永金」=國民黨=惡質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
       周江杰可能需要有人提醒他:國光石化是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送給台灣人的禮物,而馬英九才是廢止國光石化的人。蔡培慧可能需要有人提醒她:WTO 是陸委會主委蔡英文送給台灣人的禮物,而 ECFA、服貿和貨貿只不過是在執行 WTO 中早已承諾過的;此外,我等著看蔡培慧立委在未來的台灣知識旗艦園區計畫案裡如何用蔡英文授予的權力去質詢蔡英文指派的行政院長。如果要說 ECFA、服貿和貨貿是賣台,第一個賣台的其實是負責 WTO 談判的陸委會主委蔡英文。而支持蔡培慧進民進黨的農陣成員,可能要去查一查為何 WTO 裡的農業條款會被我稱為「自鴉片戰爭以來最大的屈辱」。
       看著最近 NGO 的各種荒唐演出,我最想說的是:如果蔡英文、朱立倫和馬英九的肚子裡都只有美國式的惡質資本主義和經濟學裡的新自由主義,其實他們三個根本就是同一個,別期待他們會做出不一樣的決策!


後記
       其實,因為顧念舊情,我這幾週一直忍抑著心裡的痛而不去批判 NGO 的亂象。直到後來向一位年輕朋友爆發情緒後,他再三寄來各種對 NGO 的批判,我才決定寫這一篇文章。
       我沒有興趣批判自己過去的朋友,比較在意的是自己不該在這個讓人沮喪的時代裡閉起嘴來。過去兩週以來我獨自關在書房裡抱憾痛心,現在只想藉這篇文章跟那些「不知道該相信誰」的朋友說:台灣還是有很多值得相信的人。
       未來八年將會是台灣 NGO 的冬眠期,很多 NGO 將會默不作聲,還有一些 NGO 甚至會無恥地變成民進黨的外圍打手,以 NGO 的名義去鬥爭質疑民進黨的 NGO。
       不過,在媒體看不到(或不願意報導)的角落裡,永遠會有能不忘初衷,堅持到底的人。相信我,台灣人的基因絕不比德國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