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4日 星期四

如果住台北,我會選柯P

       如果來得及遷戶口,我搞不好哪天去把戶口遷到台北。
       沒事跳進來管台北市的選舉,不是因為一時衝動,而是不肯放棄對台灣的一點點希望──總還希望有個台灣人可以向我們證明:「權力的旁邊會聚攏各種腐敗的人,但是權力沒辦法讓有價值信仰的人腐敗。」我希望,柯 P 挑戰完葉克膜與醫院的生死之後,有機會用更高的智慧挑戰黑暗的台灣政治。

       這是一場賭局,我猜自己有八成會贏,兩成會輸在柯 P 的識人之能,以及他的領導能力。但是我敢賭他不會是貪污、腐敗、沒擔當、不敢作為、像馬英九那麼無能的人。
       我沒看過柯P的正式政見,我對柯P的信心,主要來自於他在2012年以前的言論。一個人,只有在他還沒開始考慮要不要參政時,說的才是真心話。我們要檢驗的是他說過的話裡有沒有始終如一、堅持到底的核心價值,以及他是否曾經為這堅持犧牲過自己的重大利益,並且從來都不後悔。我所找到的證據讓我相信:柯 P 是一個人格上可以信任的人。
       這篇文章另一個用意,提供讀者評價候選人時的考慮因素。希望這一次選舉裡會有一些好的候選人出線,讓我們對台灣的政治恢復一點點信心。

       候選人的政見往往代表他的顧問團,而不是他本人;代表他討好選民的技巧,而不代表他的施政理念。簡單一句話,政見是用來騙選票的,所以連李遠哲都替陳水扁辯護說:「你不能把人家選前說過的政見都做選後的政策」。
       不是說不需要看候選人的政見。要看,這是第一道的篩選:如果一個候選人的政見爛,就表示他無能,直接把他廢掉;如果候選人的政見棒,就表示他身邊有能人,但不表示他有能力用能人,也不表示他選後會願意用能人。

        讓我認真地去搜尋柯 P 過去的言論,不是因為選舉,而是因為他在 2004年(45歲)時寫的〈回家的路太遠〉,和 2010年(51歲)時寫的〈生死之間〉。前面一篇寫他對自己一生所做所為的價值徹底懷疑,後一篇寫他再度對自己在台大醫院行醫一事充滿肯定。兩篇文章一暗一明,背後有一個一貫的價值:他想做對病人有意義的事,只是 45歲時視野小,以為最重要的是延續病人生理性的生命;51歲的時候視野更開闊,懂得盡心照顧病人最要緊,成敗根本不要緊。尤其是〈生死之間〉這篇文章描述他跟一個癌末病人「無言的信任與友情」,你看了一定會感動。這兩篇文章讓我看到一個很關心病人的醫師:他會因為要救病人而荒廢了自己的家,卻因為很多病人救起來以後形同廢人而懷疑起自己做的有沒有意義,認真思考後確知自己跟病人的關係是感情。這樣的人,絕不同於本來只想賺錢的陳水扁,以及一路上都在圖謀個人出路的馬英九。
        P 關心的是他可以為別人,為這個社會做什麼,陳水扁和馬英九關心的是他們可以為自己做什麼。兩種完全不同的價值觀,將會決定他們的施政風格和理念。
       不過,我好奇地想要了解柯 P 這個人,壓根兒只想認識這個醫生,整個搜尋與閱讀過程中,我沒想到過選舉這碼子事。我不想看他最近說的話,只想看他以前說過的話。我找到他在 2011年的網誌,裡頭有〈【堅持、勇敢的做自己】那些年竹中教我的事〉、〈悲觀進取 a 大於一:柯文哲專訪〉和〈「熱情」是成為好醫師的秘訣〉。這幾篇文章讓我進一步相信這是一個關心別人,敢於堅持原則,甚至為了堅持原則而犧牲個人利益的人(譬如,自稱流氓,批評台大,以致被卡在助理教授好幾年而升不上去)。
       然後,我看到一篇 2010年一篇網誌上一篇太沉悶,介紹柯 P 這個人和柯語錄。我 100% 相信:這是一個可以感動學生的老師,一個醫學院最需要的老師。然後,我不禁想:幾十年來第一次對政治人物的人品這麼有信心,我應該要跟讀者分享。

        很多讀者問過我:我們要怎樣才能讓這社會更好?搜尋候選人從政或參政前的言論與事蹟,讓大家了解候選人的人格特質與人品。有值得推薦的人選,用各種方式積極推薦。好人被認識,壞人才有可能會被擠下去。


       最後,如果柯 P 的競選團隊有在看這部落格,請轉告柯P兩件事:(1)別太相信民進黨的選舉老手,尤其別相信那些不擇手段的骯髒伎倆;(2)柯 P 的顧問裡頭有一個人品爛到出名,而且傳聞他貪瀆收賄的人。柯 P 要用人,一定要到那個人長期工作的地方去打聽,尤其打聽一下那個人財富累積的過程。靠選舉和服公職而能賺大錢的,沒一個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