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

唐吉科德在大陸

       程曜在這一篇文章裡的批判,有很多方面其實也適用來批判台灣的高教,因此轉貼給大家看看。而他的唐˙吉科德精神和對學術精神的堅持,也值得台灣的大學生們認識,並供台灣的大學教授們自省之助。

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教授研討會發言摘要
 程曜

         大約就在去年這個時間,系裡也開了一次教師研討會,討論如何創建世界一流大學。今天又重開這個教授研討會,探討5-10年的重點發展方向及更長遠的發展重點。我認為,今年和去年大家的認知明顯的不同了,全球金融海嘯之後,大家都認識到危機,三十年改革開放後,必須要有新的作為。準備了發言稿,簡述我們高教現存的基本問題。

       去年我說,勞動合同法的通過,長遠來看,必定要轉變中國現在的經濟模態,由勞動密集、污染密集,逐漸加強知識密集的經濟模態。高校要把握這個機會和責任,改變教育的模式,挑戰未來,以利發展創新科技。很多人認為,勞動合同法會扼殺了民營中小企業,是否有利於就業,社會的穩定,還不好說。今天,我們有機會再回到這個議題,必須清楚的說明白。不論是惡法或良法,我們都得遵守法制,人民得遵守,執政黨也得遵守。我們常說,治大國如烹小鮮,任何法令不可朝令夕改,讓人民無所適從。如果法律真的不好,也必須透過代表人民意志的完整機制,去修改這些法令,才代表了足夠的合理性、正義性。如果只是少數人的決定,要大家集體遵守上面的命令,出了問題又掩蓋事實,少數人把持了大眾,永遠不用負責任。搞學術研究的為政治服務,罔顧自己的良知良能,簡單的遵守命令,也就犯了集體共同的惡。正確地面對歷史,正確地面對自己的惡,才能避免再犯相同的惡。現在的中國,不需要再為自己的不自信尋找理由,應該平心靜氣地,為全體人類好好的想想。七年前,我就說中國要做好超英趕美的準備。有很多人認為我把大躍進時代的話語翻出來,十分不恰當。反觀現在,中國現在已經超英趕美,雖然只是生產總值,還不能代表國家整體實力。而我們今天要討論的議題,不正是要加強國家的整體實力,培養出新一代的人才,負起責任來渡過全球暖化、資源耗盡的時代嗎?
       很高興韋傑教授今天也在場,他是學校千人引進的人才之一。聽說,顧秉林校長願意拿出七億人民幣,支持韋傑教授。而韋傑教授很客氣,上次系內演講時表示,只要一億人民幣,就足夠來發展一個小型中子源。我本人參加過台灣的同步輻射建造,深知此類大型科研計劃的重要性,建造了一個公開公平的平台,可以在方方面面促進整體科學的進步。更何況,我私人的一點願望,還想利用廢棄中子來做實驗,所以全力贊成。但是,我們不要把千人引進,反變成千夫所指引進。大部分有價值的研究,不簡單是錢的問題。有了錢,不一定可以做出最好的研究。只要足夠的錢,減少支配大量科研經費的壓力,卻一定要有良好的學術氛圍,才可以做出最好的研究。我和校內的一些教授私下聊天,不少人表示,大家辛辛苦苦地在這個惡劣的學術氛圍裡工作,成果也很豐碩,得到了國際認可,但得不到校方的大力支持。我很理解這樣的論點,卻有一點不同的看法。我一向認為,這個國家是我們的,這個學校是我們的,現在正是契機,我們應該一起來改變這個學校,改變這個國家。而不能再抱怨,等到千人計劃失敗,又出一個萬人計劃。我今天也希望,韋傑教授能充分理解,我以你說事的用意,不在反對,而是真誠務實的分析高教「惡之平庸」的問題。我們要一個良好的學術氛圍,在座的教授裡,起碼有四位以上,都參加了四年前對本人文革式的學生批鬥老師會議,到現在還沒有公佈。請問清華大學,我還要等多久,才能真相大白。
       工程物理系,曾經培養出無數傑出的人才,為什麼今天會變成如此這般,想要學習、想要得到知識的學生迫不及待的要轉出去。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惡劣學術氛圍。會考試,對所學不感興趣,不會動手,一試定終生,不能實踐所學。這個現況,不是千人計劃可以改變的。從很多教育的經驗,告訴我們,易進難出,挑選出對所學真正感興趣的人、願意實踐的人,才能訓練人才。反之,難進易出,放縱說謊、造假、混文憑,必定浪費國家資源、糟蹋人才。
       什麼是惡劣學術氛圍?簡單的來說,就是不誠實。如果學校不誠實,老師不誠實,怎麼教導學生誠實,怎麼杜絕造假的行為。美其名追求學術真實、美其名為愛國的同時,不斷的執行上面的命令,為政治服務,製造一些似是而非的假象,不就直接的教導了學生,造假不是惡?如果我們清華的師生,不是臭老九、無恥、無德之徒,就應該好好地反省自己集體平庸的惡。怎麼可以看到這麼多事實,還能夠無動於衷,歸結於社會風氣不良,大談無力感。
       在集中營裡屠殺猶太人的同時,德國的納粹還能集體作樂放鬆心情。這些自命不凡的精英,為什麼會簡單地執行上級命令,放棄人類基本的良知良能。他們不知道,如此平庸的惡,會對後世的德國人,造成數百年不能磨滅的心靈創傷。文化大革命,是人類文明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運動。我常問自己,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我能不能不犯下惡。內地所有的人都告訴我,我絕對活不下去,也不會想活下去。我寧可想,清華學生在損毀校內王國維紀念碑的時候,不知道導致王老師自殺的直接原因,就是執政黨當年在長沙的暴動,殺害了不同意見的知識分子。不能誠實地面對自己歷史,假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簡單的執行上級命令,就是罪惡、罪惡、還是罪惡。要建立一個受世人尊重的一流的大學,首先就要徹底反省自己的歷史,杜絕平庸的惡,改變不自由的思想集中營。
       對於教育改革的方向,我有下列幾個不成熟的想法,具體實踐的方法,還要大家共同集思廣議。
       提高師生的人文素質,培養良好世界觀,以全體人類的福祉為本;
       減輕不必要的非學術負擔,多元化考核,活躍師生的綜合思維、批判思維;
       增進判斷力、鑑賞力,讓師生對自己的行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加強師生動手實踐、團隊合作的能力。

       世界一流大學,絕對是以文、理掛帥,以人文思想素質為本,專業訓練為輔。比如說,這次金融海嘯裡,美國名校商學院畢業的精英,做了多少讓世人不恥的不負責行為,讓人覺得美國名校的人文素養教育必定出了問題。我在清華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去問每一個學生,你的強項與志向在那裡。幾乎沒有一個人知道自己的興趣,對自己將來也沒有願景。考到哪裡算哪裡,混個文憑再說,更不用談頑強的意志力,去追求自己認為美好的事物。以一試定終身,培養出一個對所學不感興趣的人,應該是對有限教育資源最大的浪費。未來的世界變化快速,我們永遠要有準備,把學生釋放到嶄新的領域,不能以現有的標準衡量。我們對於本科生,不期望他們在入學的時候,就有良好的世界觀,所以必須在文理基礎方面,打下良好的萬用工夫,以利於他們自由的選擇自己的未來。為了讓學生開拓視野,減少他們到網上尋找垃圾食品,我們必須提供給他們各式各樣的講座。減輕學生的負擔,把意識形態的課程轉為現代人類文化學,讓他們有更多的機會吸收各種不同良好的知識。
       本人無所畏懼,繼2005年,首度批判內地高教之後,再度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