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9日 星期日

台灣,一個無以為繼的社會

    九月份的《天下雜誌》說,過去十年台灣每年平均新增債務1,853億,照這個速度推估下去,2016的預算就會編不出來。而高雄市已經因為明年度預算編列不出來,以致市議會會期延後一週開始;最後提出的預算雖經議會刪減,還是要舉債120億。這個政府的財務已經瀕於「崩」塌邊緣了。
    入不敷出的第一個原因是政府該收的稅不去收。根據Heritage Foundation2012年和2013年發佈的統計,台灣的政府稅負所佔GDP百分比遠低於其他亞洲三小龍,以及帶頭推動減稅與民營化的英美兩國:
單位%
台灣
香港
新加坡
韓國
英國
美國
2012
8.4
13.9
13.4
25.6
34.3
24.0
2013
7.9
14.5
14.1
25.1
35.0
24.8
資料來源:Heritage Foundation

2013年9月25日 星期三

要改變台灣,先改變媒體文化

       上次為了洪仲丘案,我們大家穿白衣服上街頭;更早幾年,為了阿扁,大家穿紅衣服上街頭;最近又有人在號召,穿黑衣服上街頭。公民運動,除了淪為服裝秀之外,是不是再也沒能拿這些無恥的政客怎麼樣了?
       我相信改變媒體文化是改變台灣的第一步,而改變媒體的力量來自於我們對媒體的選擇(拒絕爛的電視台和爛的報紙,勸朋友跟進;自己認真接觸好的媒體,利用好媒體給的資訊把朋友駁倒,逼他認真選好的媒體)。政治人物每四年才在乎你一次,媒體每天都在乎你的選擇(收視率)──要改變媒體文化遠比改變政治文化更容易。
       視聽大眾的選擇決定媒體文化,媒體文化決定輿論對政治人物的壓力有大。改變媒體文化,就有機會改變政治文化。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九月醜聞怎麼解

       媒體好像把九月這一場大戲叫做「九月政爭」,這太抬舉這一場戲的水準了。這只不過一場「九月醜聞」:國會議長涉嫌關說,在野黨黨鞭涉嫌背信,行政院長與總統涉嫌踰越行政權與立法權的分際,特偵組涉嫌違法監聽與違法釋出監聽譯文。全部都是醜聞!
       王金平確實涉嫌關說,再加上貪污除罪化的問題,他跟柯建銘都應該要負起「背負選民信託」的政治責任而下臺,或者至少接受適當的處分。現在問題難解的焦點在:如何讓王金平下台,才能不致傷害司法、憲政體制與人權保障。當目標衝突難解時,不得以的解決辦法應該是把事情分出輕重,優先保護最要緊的社會發展目標,犧牲優先序最低的目標。先後輕重分清楚,就會知道該如何解套。

失靈的國家機器

       台北地院作出有利於王金平的假處分裁決,理由應該是比照刑事訴訟法的「無罪推定原則」:「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學法的大概都不願意毀棄這個根本原則。
       但是,王金平「黨員身分保衛戰」的訴訟要走完全程,可能已經過了2016年,那時候才開除王金平的黨籍已經毫無任何意義。於是,現實面上看起來王金平似乎會毫髮無傷。柯建銘呢?完全沒事,民進黨忙著追殺馬英九,故意忘了柯建銘才是整個事件的男主角和問題的源頭呢!從這角度看,真的是沒天理!
       讓馬英九凌駕立法權與司法權而直接以「道德訴求」砍了王金平和柯建銘,這會讓民調合理來不到30%的總統和行政院長遂行實質獨裁;要是讓王金平和柯建銘優哉游哉地繼續進行密室協商和各種見不得人的政治買賣,絕大多數人恐怕也不會甘心。
       於是,這個社會又被分裂成兩個義正詞嚴的對立陣營:一派擁馬,一派反馬,目前最大贏家是王柯和民進黨,而人民永遠都是輸家!怎麼會這樣?

2013年9月12日 星期四

這是我們最需要法政學者的時刻

       媒體以看連續劇的心情,集中資源在報導國民黨的內鬥消息時,我最期待的是法政學者可以積極地前瞻「立法院新院長該如何產生」的問題。
       假如王金平鬥贏了,這個問題或許白問了;假如王金平最終還是鬥輸,國人會有兩種下場:(1)馬英九的實質專制集權時代開始,而且一意蠻幹地加速推動各種違背人民意志的政策;或者(2)立法院密室協商時代結束,民主憲政獲得進一步的改善。我們需要法政學者以前瞻的觀點引領媒體去思索更攸關國家前途的問題,以便把結局往2)的方向扳過去
       考紀會開會之前,江宜樺竟然說:「短期內立法院的動盪在所難免,但他有信心在這次事件後,會有更透明、更公平的議事程序,不再讓行政部門為了預算解凍或法案通過,必須付出額外代價。」馬江完全沒有行政權與立法權分立且制衡的基本觀念,任意踐踏憲政分際,一旦去除了王金平,兩人一定會把手伸進立法院,使得「行政指揮立法」成為事實,這是「後王金平時代」最可怕的憲政危機。

評羅智強的一檔噁心爛戲

       王金平下台尚未成定局,馬英九早已準備好自己的立法院院長,台灣人開始面對艱苦的憲政保衛戰。馬英九將可以用11%的民調支持率去推動一切違背民意的事,遂行實質的獨裁,而再也無人能制衡。在這關鍵時刻,羅智強卻公開一份讓我感到極端噁心、看不下去的辭職信
       馬英九身邊最重要的幕僚,做出最嚴重地破壞憲政體制的惡行,卻仍不承認自己做錯,還想要再當照明彈,燃燒一次國民黨內黑暗的夜空。
       更讓我噁心與憤怒的,是隨便演一齣苦旦戲,就想要來遮掩馬英九遂行實質獨裁的罪行。這不止是荒謬、噁心,而是斯可忍,孰不可忍!

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台塑告教授求償4000萬,結果敗訴

       根據聯合報 9/5 的報導,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莊秉潔公開發表台塑六輕排放物恐增罹癌風險的報告,曾遭台塑提告妨害名譽並求償四千萬元;但是台北地院審理認為莊秉潔本於學術研究,就可受公評的事情表達意見,於 9/4 判台塑敗訴。刑事妨害名譽部分,檢方也處分不起訴。
       司法重挫台塑寒蟬策略,恭喜莊秉潔教授。

914公民不服從,傳喚劉政鴻

914公民不服從,傳喚劉政鴻
──特偵組不辦,人民來傳喚!」


【行動資訊】

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如何看「九月大戲」

       這齣劇的戲碼不能叫「馬王鬥」,應該叫做「大亂鬥」──馬王鬥是藥引子,底下百家爭權,沒本事的人才把它拿到檯面上演演得轟轟烈烈,有本事的人鴨子滑水,全在私底下作業。王金平的機場記者會只是大家看得到的部份,誰知道他上飛機前打過多少電話,接到過多少電話?誰知道國民黨考紀會裡有多少人已經收到兩陣營發動的關切電話和施壓電話?誰知道國民黨內「本土派」跟民進黨高層有過多少電話?決定時勢發展的不是我們在電視、報紙上看到的部份,而是我們看不到、聽不到的部份。
       先說是非,再說政治效應。

2013年9月9日 星期一

我仇富?絕對沒有!

       精準地講,只要這個社會上沒有人不勞而獲,每一個人的所得都剛好等於他對社會的貢獻(亞當˙史密的理想),我就不再抱怨(左圖黑線
       但是我會持續地進一步宣導:能力多的人可不可以為能力少的人多服務一點,讓他們生活無虞(左圖藍線
       我不是共產黨,我不要均貧,也不要均富。我要的是一個亞當˙史密和 Stiglitz 都追求的「經濟學意義上的公平正義」+ 對弱勢的基本人道關懷(上圖藍線

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

回應「彭明輝教授,您還是少談點經濟吧」(2)

     繼續回應〈彭明輝教授,您還是少談點經濟吧〉,是因為想離清「壟斷」的問題,也藉此突顯單純從經濟學教科書的理論看問題會如何誤解真實的社會問題。
     我在〈台灣人比韓國人更像奴隸〉這一篇文章談到「壟斷」,「壟斷」的概念當然要隨著時代的不同而靈活地理解。在馬克思的時代,資本家的壟斷主要是控制生產工具(工業生產機器和土地),今天資本家可以有的壟斷手法更靈活,不限於「土地、資本、勞工與創業家精神」這四樣。
  「特許憑證」就是一種典型的壟斷,但在21世界這種手段已經太粗糙。Microsoft把瀏覽器軟體與視窗操作系統軟體捆綁在一起銷售,以達到不公平競爭,就是另一種較高明的壟斷(這個案子最後是微軟敗訴)。「壟斷」有很多種面貌,最好是取相對意義來理解:任何蓄意製造不公平競爭以獲取額外利潤的手段都應該叫不同程度的「壟斷」。從這角度看,科學園區就是不公平競爭,以及資源的壟斷(以前園區內產業可以申請國防役名額,碩士畢業後到園區公司上班兩年抵服兵役,遠離軍隊的黑暗文化,兩年內可以領公司正常薪,還可以股票分紅,而且股票不需扣稅,光靠這一招就把優秀畢業生搶光,園區外產業根本無法跟園區內產業競爭)。我在〈奴隸如何學會心甘情願地服從〉舉出了更多的手段,不在此贅述。

回應「彭明輝教授,您還是少談點經濟吧」

       這一次算是破例,回應網路上的一篇批評〈彭明輝教授,您還是少談點經濟吧〉。這一篇文章從經濟學的角度看起推論過程很嚴謹,但是推論的起點卻是嚴重違背社會現實的「錯誤認知」。
       台灣許多不合理的現象都被學經濟學的人合理化了,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許多學經濟學的人不願意腳踏實地的去了解台灣產業的現實與許多政府的實質作為。所以我在《台灣人比韓國人更像奴隸》這一篇文章裡舉出兩組乍看矛盾的數據(產值>17%而工資只有52%),然後問:經濟學要如何去解釋這個現象韓國三星經濟研究所所長鄭求鉉的解釋跟我相近:(1)韓國有堅強的勞工組織可以捍衛勞工應得之權益,(2)台灣企業家可以用產業外移威脅政府和勞工。
       但是彭明輝教授,您還是少談點經濟吧〉沒有看到這種結構性問題,它用「一家企業不論再怎樣擁有高獲利以及高成長性,只要找不到所需的人才,就無法持續獲利。」來當作一部分關鍵因素來回答。這個陳述的後半句是違背事實的!我們 IEEE fellows 人數比韓國多(如果不懂這一句話的涵義,去問電機系的),表示我們的頂尖人才比韓國多。台灣有人才,問題是大老闆不想要。(我有太多學生在高科技產業,相信我。)韓國到台灣來挖電機人才,這是 IT 業界共知的事實,而不是新聞。施振榮說的才是事實:台灣不缺人才,但是沒有舞台給人才!台灣是中高級人才的輸出國,這已經是亞洲共識。所以事實是:台灣的老闆不想要中高級人才,而不是沒有人才。那麼該問的問題是:為何韓國和新加坡老闆拼命向全世界挖中高階人才,而台灣老闆不願意要人才?

2013年9月7日 星期六

當大陸的技術水準超過台灣時

       台灣的產業技術水準整整20年都罕有進步,如果現況持續下去,十年內大陸的教育與技術水準普遍地超過台灣,那會是怎樣的光景?一個企業老闆告訴我:那只好把工資調到比中國低。我問他:這真的可能嗎?四川山溝裡難以維生的人多到數百萬,把中國大西部的人全算進去好幾億,我的們薪資想要比他們低,那是多低?要等到哪一年?他突然傻在那裡。
       有一天,當大陸的技術水準超過台灣時,台灣就滅頂了!哪還會有剩下的工作留給台灣人?

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國庫空,2016恐成乞丐總統

       九月四日的《天下雜誌》有一篇文章國庫空,2016恐成乞丐總統〉,報導不合理的超低稅負將使台灣在 2016年編不出政府預算。有興趣知道進一步細節的人可以先在網路上試讀最前面的兩頁,再決定要不要去書報攤翻閱。
       每次風災水災政府都需要編列額外的預算去處理善後問題,如今政府舉債額度愈來愈逼近上限,也愈來愈難有額外舉債空間來編列預算(去處理重大意外的善後問題),一位財稅學者警告:「台灣再(也)經不起任何一點風災、水災或全球經濟不景氣。」
       管中閔對此提出的解決辦法是:公股釋股活化、資產活化、資產證券化或有效運用特種基金等四方案,但是「在財政學者眼中,並沒有解決真正問題,只會使情況更糟。」
       根本問題在稅負不合理地低,且不公平地低(富人減稅而窮人卻沒有機會減稅)。假如政府不願意去面對這個根本的問題,政府該負的責任將因沒有財務預算而廢弛,只剩下不需要花錢的官商勾結可以繼續進行下去。對於這樣近在眼前的危機,富人和政客不會在意(他們的下一代根本不住台灣,甚至根本不會講國語也不會講台語或客語)。

       問題只剩:選民在意嗎?

一樣的事件,兩樣的情懷

       朋友寄來楊渡的一篇文章〈另一種凝視-讓底層的生命,站起來說話〉,讚譽英國《衛報》的台籍記者白曉紅,看起來是為了推介白曉紅將要出版的中文新書《隱形生產線》。
       白曉紅畢業於輔大西班牙語文學系畢業,在學期間曾加入學生運動。後來在英國新聞學系進修,然後進入《衛報》擔任記者。她為了採訪英國社會底層華人的生活而臥底,去了解與報導非法移民的華人勞工生活。白曉紅已在英國結婚、定居,因此對於她的作為我基本上是很肯定的,我不理解的是居住在台灣的楊渡。

所以,我也是執政黨要對付的對象?

       最近連續兩天收到 email 帳號為「Jerry Chang <cjchangnt@gmail.com>」的人來信,言短意長,每次都用恐嚇的口吻寫一句話:「老師的肩膀可以承擔的不多,該退就退,諸法實相。」「沒坐過牢吧?老師也是人......」。看來若非跟大埔事件或憲法133聯盟有關,就是跟我在提倡非暴力抗爭有關。
       我能想到的只有四種可能性:(1)跟大埔事件有關的苗栗黑道(但黑道不是這種手法),(2)藍營極端份子的個人行為,(3)藍營黨部指使,(4)國安局或警政署的另類「熱線接觸」。後面兩者實質意義沒什麼差別。
       如果是藍營極端份子的個人行為,不會有耐心地持續寫過來。如果是藍營的黨政指使,我們等著瞧。我會把寄來的信送給駭客朋友,請他們幫我反監查。
       等我有確實的訊息再跟各位報告這是怎麼回事。
       這不只是一個具有形式民主(而實質殘缺)的社會,這更是公民擁有龐大網絡與資源的時代。政府有能力封鎖消息,監控私人通訊,公民也有能力盜竊政府資訊,反監控政府作為。

       當代議政治失靈的時候,只能靠公民行動去矯正,設法使政府機器回到憲政的原初精神與民主的實質內涵。

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抵制濫用公權力,募集士林法庭觀察團

        因抗議大埔事件遭違法逮捕的徐世榮教授和洪崇晏同學,在8月提起刑事自訴,控告國安局局長蔡得勝、大同分局偵查隊長賴俊堯、大同分局重慶北路派出所所長歐陽俊,假借職務上之權力傷害、私行拘禁、強制及誹謗等罪。
       據以往經驗,有法庭觀察者參與開庭旁聽,能促使法院以更嚴謹的態度來面對審理案件。因此,為了保護我們已經擁有、且得來不易的言論自由權利,我們必須非常重視警察及國安局違法濫權事件。
       非常歡迎學生及可參與旁聽者加入,盡量參與每次開庭旁聽,持續追蹤案件審理情況,為此案留下重要的歷史紀錄。
       最大目標,當然是,把旁聽席坐滿!

● 案件資訊

2013年9月2日 星期一

奴隸如何學會心甘情願地服從

    【註】請先看前一篇文章〈臺灣人比韓國人更像奴隸〉,再看這一篇。

       前一篇舉出具體證據來證明:台灣居於統治地位的少數財團是靠剝削員工的薪水和賺取政府租稅補貼來增加財富,他們賺的是國人的錢,而韓國財團賺的是外國人的錢。因此,臺灣人遠比韓國人更像奴隸。但是,在21世紀怎麼還有可能維持這麼鮮明的剝削與奴隸?

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

台灣人比韓國人更像奴隸

       標題很聳動,但是我會很嚴謹地分析給你看:22K 的背後代表台灣人遠比韓國人更像奴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