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 星期三

無恥不犯法,沒有紅線

    猜猜看,這一句話說的是那個時代?「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狼心狗行之輩,滾滾當朝;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蒼生塗炭。」是不是很像今天的台灣?
    江宜樺堅持他沒有說過:行政院已做好沒有王金平的準備。他是沒說過這一句話,但他確實是有這個意思,而且也明白地說王金平已不適任院長。但是他卻可以抵賴到底,讓立院總質詢空轉。柯建銘自己就是關說案的第一男主角,卻毫不避嫌地質詢黃世銘,並且疾言厲色地說:「你死了!」而民進黨根本不把柯建銘的關說案當一回子事,蘇貞昌甚至乾脆說柯建銘無罪,何來關說。這一群人的臉皮之厚,堪稱驚世駭俗。

    偵組集合全台精英,卻監聽小孩子的手機和立法院的總機而不自知,而檢察總長只當做是一時不慎,道歉了事,完全無視於過程中的浮濫監聽有多嚴重。計程車司機死諫,經建會主委竟然回答記者:「這什麼問題!我都要自殺了!」不只對別人的死無感,他根本就不以為自己要對經濟秩序的錯亂負責。
    沒完。大埔案在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審,拆遷戶的律師拿出科學園區的聲明,指出該案與園區無關,不具開發的正當性,內政部的代表竟然說:確實如此,「是苗栗縣政府認知上產生誤解,才作了這樣的開發案。」律師又調出劉正鴻在議會發言時的錄影,證明大埔案是為了炒地皮來替縣政府還債,內政部的代表又答說:「這只是劉政鴻在現場講錯了,徵收土地並不是用來還債。」看來內政部根本認為劉正鴻腦筋有問題,為何以前卻又任憑他在苗栗橫徵暴斂,害死兩條人命?而台中高等法院第一次審查大埔案時,法官竟然以「房子拆掉並非不可恢復」為由而裁定居民敗訴,現在死了兩條冤魂,不知道以後要如何「回復」他們的生命?
    這麼多匪夷所思的言行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接踵上演,真的會認人想起太史公說的:「國之將亡,必有妖孽,賢人隱,亂臣貴。」封神榜說蘇妲己是狐狸精,一切都該怪她。那麼,上文盧列的權貴,哪些是佞臣,哪些是妖虐?

    面對立法院的空轉,有人說:立法院如果真的認為江宜樺不適任,就該通過不信任案;江院長如果堅信自己沒錯,就解散國會,重新選舉,由選民定是非。有人順著說:馬英九如果堅持要讓王金平下台,最快的辦法是動員國民黨立委發起不信任案,再由江宜樺解散國會,王金平和柯建銘的任期立即結束。還有人說:應該交由大法官釋憲來斷是非,以符合三權分立的民主精神。三個辦法都可行,偏偏沒有一個會被執行──因為檯面上的政治人物都臉皮厚到沒人能治。

■ 本文原載「蘋果日報論壇」,以後每週日會刊出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