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九月醜聞怎麼解

       媒體好像把九月這一場大戲叫做「九月政爭」,這太抬舉這一場戲的水準了。這只不過一場「九月醜聞」:國會議長涉嫌關說,在野黨黨鞭涉嫌背信,行政院長與總統涉嫌踰越行政權與立法權的分際,特偵組涉嫌違法監聽與違法釋出監聽譯文。全部都是醜聞!
       王金平確實涉嫌關說,再加上貪污除罪化的問題,他跟柯建銘都應該要負起「背負選民信託」的政治責任而下臺,或者至少接受適當的處分。現在問題難解的焦點在:如何讓王金平下台,才能不致傷害司法、憲政體制與人權保障。當目標衝突難解時,不得以的解決辦法應該是把事情分出輕重,優先保護最要緊的社會發展目標,犧牲優先序最低的目標。先後輕重分清楚,就會知道該如何解套。

       三權分立是最高優先序,沒有它就沒有民主而進入實質獨裁。司法獨立是不該放棄的,而司法程序卻對王金平有利。人權保障要斟酌,但不可以無限上綱:政治人物的隱私權必須適度為公眾利益犧牲,因而無法享有跟一般民眾一樣的隱私權。此外,「無罪推定」對政治人物的保護要分兩種:(1)政治人物基於公益而有的違法或法律邊緣上的作為必須享有比一般民眾更充分的保護,但是政治人物基於私利而有的違法或法律邊緣上的作為必須享有比一般民眾更次級的保護。以關說而言,一般民眾應該享有「無罪推定」,政治人物卻必須接受較嚴格的要求。
       台灣最怪的事情是:歐美對政治人物的道德要求都遠高於一般人(因為他們享有比一般人更龐大的權力),台灣人對政治人物的道德要求卻遠低於一般人,這才是今天「九月醜聞」無解的關鍵。如果是在歐美,王金平和柯建銘早已被同黨同志逼著辭職,根本不會有「憲政危機」(而民調支持率太低的總統、行政院長也早已被同黨同志逼退了)。
       不過,事已如此,如何在今天的現實下解決問題?我底下的建議只能算是拋磚引玉,希望法政專家進一步修正與發展。
       第一優先是,以輿論逼立法院修法強化自律的機制與處罰內容,以符合社會對政治人物該有的期待(涉及私利時必須採取高於一般人以及司法的行為標準),然後再由立法院紀律委員會自清,適當地處理王金平和柯建銘案。
       其次,以輿論威脅兩黨,兩黨若不逼退王金平與柯建銘或逼他們放棄法律程序而接受家法,選民就在七合一選舉中對該政黨加以處罰性投票。
       最後,如果上面的路都走不通,只好犧牲最小的目標來保護最高的目標。那就是用黨紀處分王金平與柯建銘,而希望司法界必須分辨對政治人物的人權保護不應完全視同一般人(就像司法對於政治人物的「名譽」保護低於一般人);至少應該要專案加速審理,以免拖過2016年。

       其他的想法就看大家(尤其法政專家)集思廣益。這篇文章只不過希望點出一個想法:九月醜聞應該有比現況更好的解套辦法,不要放棄去思索可能的出路,尤其要用國外案例已收他山之石的攻錯之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