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2日 星期四

這是我們最需要法政學者的時刻

       媒體以看連續劇的心情,集中資源在報導國民黨的內鬥消息時,我最期待的是法政學者可以積極地前瞻「立法院新院長該如何產生」的問題。
       假如王金平鬥贏了,這個問題或許白問了;假如王金平最終還是鬥輸,國人會有兩種下場:(1)馬英九的實質專制集權時代開始,而且一意蠻幹地加速推動各種違背人民意志的政策;或者(2)立法院密室協商時代結束,民主憲政獲得進一步的改善。我們需要法政學者以前瞻的觀點引領媒體去思索更攸關國家前途的問題,以便把結局往2)的方向扳過去
       考紀會開會之前,江宜樺竟然說:「短期內立法院的動盪在所難免,但他有信心在這次事件後,會有更透明、更公平的議事程序,不再讓行政部門為了預算解凍或法案通過,必須付出額外代價。」馬江完全沒有行政權與立法權分立且制衡的基本觀念,任意踐踏憲政分際,一旦去除了王金平,兩人一定會把手伸進立法院,使得「行政指揮立法」成為事實,這是「後王金平時代」最可怕的憲政危機。

       假如馬英九或江宜樺有任何一個人的民調支持率超過70%,危機還不太深重。偏偏兩人的民調支持率都是不到20%
       我希望法政學者可以集思廣益去思考「後王金平時代」立法權與行政權的各種制衡機制,就從「立法院新院長該循何程序產生」談起。
       譬如,總統是不是不該再兼任立法院最大黨的黨主席?立法院新院長是否應該要重新投票產生,並且在馬英九辭去黨主席之後三個月才可以投票?各種牽制馬英九遂行實質獨裁的制度性設計,都可能有助於挽救憲政危機。
       這些輿論或許沒有強制性的拘束力,但是至少要發揮輿論的壓力,讓一向不知節制的馬英九和江宜樺有最後一道制衡的力量。

       否則,讓兩個民調支持率不到20%的總統和行政院長蠻幹到底,先核四再服貿,繼而廢環評,擴大ECFA,擴大兩岸經貿自由區,擴大美牛案,廢掉農業與農村,不知到要伊於胡底,而台灣人要為此付出的代價,恐怕將遠遠超過過去立法院密室作業對台灣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