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從倫敦「暴動」說起

《台灣立報》〈怒火城中燒:個人責任 vs. 社會不公〉一文報導英國左、右翼對於「倫敦暴動」的看法與評論,其中引述英國記者 Richard Hall 的觀點:「這次發生搶劫及暴動的地點,正好是英格蘭排名前50窮困的地區」。此外,《立報》作者也引述英國 ICM 的民調:「有45%的民眾認為是『個人犯罪』、28%認為犯罪者『在家庭及社區裡未獲重視』、8%認為 是失業所致,僅有2%認為與經濟環境有關。」《立報》的作者接著評論說:「也就是說,大多數英國民眾並不認為社會虧待犯罪者。網路上甚至有人發起連署,要求取消提供福利給這些民眾,認為不該提供福利制度給這些閒散懶惰者,短短幾天就有10幾萬人連署。」

《立報》作者的這個解讀╱評論讓我嚇一跳。認為這些人的行為是「在家庭及社區裡未獲重視」、「失業所致」,或「與經濟環境有關」的意見,都是表達某種程度的同情(雖不必然同意或支持暴動),以及在某種程度上承認「社會虧待犯罪者」,不是嗎?

《立報》所引民調數據出自《衛報》原始報導的最後三段:45%的民眾認為暴動是「犯罪行為(criminality)」,老一輩和有錢人較容易持這個看法;28%認為暴動者「在家庭及社區裡未獲重視」,8%認為 是失業所致,2%認為與經濟環境有關。值得注意的是,剩下的13%受訪者中有11%認為政府與警察應該為暴動負起責任:5%的人認為暴動是因為警察開槍射擊引起,4%指責政府,2%指責警察。

轉貼《立報》〈怒火城中燒:個人責任 vs. 社會不公〉

策劃、編譯/李威撰、謝雯伃(台灣立報)

   
        英國發生暴動至今已滿2週,相關議題的討論仍處於方興未艾的階段。民眾在部分議題上具有一定共識,如警政疏失漏洞應加以改善、相信科技能助長犯罪等;但在某些議題上卻爭論不休,如暴動的發生原因及責任歸屬問題。
        英國知名評論家歐爾(Deborah Orr),在《衛報》上將這場爭議描述為右派與自由派、新自由主義與自由主義、個人責任及制度缺失的交鋒。右派批評者強調治安的重要性,批評暴動者的個人犯罪行為及缺乏教養;但左傾的支持者認為,窮人應享有更多機會自由,犯罪不能單純簡化無個人道德瑕疵,而是與整體社會相關聯。

閱讀全文http://www.pots.com.tw/node/9255

2011年8月28日 星期日

無所有者的尊嚴與價值――追念鍾鐵民

鍾鐵民先生走了,結束了他和雙親困苦而動人的生命故事,也留給美濃後生和所有台灣人值得深思的典範――他們一起向我們訴說:生命的價值不在於才華與成就,只要深情而盡心地對待自己、家人和鄉親,每一個人都可以迸放出令人動容的光輝與尊嚴。感動我們的不是他們三人的不凡,而是每一個台灣人都可以企及的平凡,和那不凡的用心與深情。我們尤其從鍾理和身上看見貧病交加的人如何善待自己的感情、理想和理念;從鍾平妹身上看見贏弱的女子如何枯槁自己以成全家人;從鍾鐵民身上我們看見佝僂的身軀如何能捍衛故鄉,抵抗國家暴力。

原本想為鐵民先生寫一篇追思文,但想起他總是會連帶地想起他父母的身影。鍾理和、鍾平妹和鍾鐵民像是命運與共的三位一體,每一個生命裡都清楚地映射著另外兩個生命的身影,每一個生命都加深另外兩個生命的苦難,也讓他們的生命更加地可貴而動人。


盡心盡己,生死有命

上次見到鐵民先生是六月底,他剛開過生平第二次脊椎手術,正揚在載我往鍾家的路上說:鐵民老師剛開過刀,用鈦合金支架把胸腔支開,但是還很難適應手術後的新生活,所以恐怕很難久坐。等我見到他,卻一如既往地開朗而有談興,一點都看不出有任何不適或不便。不到兩個月,傳出他不幸過世的消息,我才知道第二次的手術真的像正揚所傳述的那麼艱險和辛苦。

我不禁自問:鐵民先生面對生死的坦然,以及承受身體痛苦的能耐,究竟從何而來?那到底是怎樣的生命智慧?後來才從他的文章看見一點端倪。

2011年8月26日 星期五

看見看不見的廢墟:《海市蜃樓:台灣閒置公共設施抽樣踏查》序言

「看見」從來都不是一件單純、容易的事。我們以為「看見」一個「物體」,事實上只看見我們想要看見的外表。

看得見的,看不見的
每張千元大鈔上都有獨一無二的央行編號,如果問妳:「它是由幾個英文字和幾個阿拉伯數字共同組成的?」妳會傻在那裡――它的影像一再映入妳的視網膜,但是大腦卻對它沒有任何印象,這叫做「視而不察」。人類只看到他想看的,所有的「看」都是主動、主觀的「發現」,沒有被動、客觀的「看見」。
        有一個喜歡街頭素描的小孩,看一眼街景後就可以在家裡「鉅細靡遺」地把它重新描繪出來。令人困惑的是:他實際上又有嚴重的自閉症,不但無法自理日常生活,連架起畫架都需要姊姊代勞。專家研究很久之後才解開迷團:人的腦部會對視覺的資訊自動進行過濾與篩選,但他的大腦因局部受損而欠缺該功能,所以才「鉅細靡遺」且「過目不忘」。
        除非生病,否則「看見」就是一種選擇、挖掘、發現的過程,而被看見的則是在特定角度與條件下浮現出來的事物外表。「看見」不僅涉及一個對象,也涉及我們「看」的方式。戴著有色眼鏡的人,很難覺察眼鏡的存在;要讓一個人覺察到他「看」事物時的意識型態,更是難上加難。

2011年8月23日 星期二

台灣――這個悲情的族群

        台灣人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那麼地悲情,那麼地期待出頭天,以致於有些人為了出頭而不則手段,有些人為了讓別人帶著出頭而飢不擇食?
        我小時候有些天真,也許現在把小時候的台灣給過度美化。但是,那時候我們看得起的人都得要有點人品,不是有錢、聰明或手臂粗就可以贏得街坊鄰居的尊敬。新竹最有名的李克承博士,不僅是新竹地區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的醫生,而且對病人親切,寒冷季節一定發糧濟貧。長輩提起李克承博士,口氣一定加著親切和敬意。反之,仗勢欺人的,大家見面笑臉盈盈,背後卻指指點點;再怎麼有錢有勢,地位再高,只要是歷代賣台而繁榮的,長輩提起來都是滿臉的鄙夷。窮苦人家對別人的善意與敵意其實心裡很清楚。
        以前鄰家有個貌美女子,回家必是華服打扮;但是在這一群巴望孩子發財的窮苦人家裡,卻個個引以為戒,唯恐子女走入不正經的行業。那個時代,連流氓都有規矩:黑道對砍叫英雄,黑道欺負善良百姓叫「垃圾流氓」,是要被黑白兩道看不起的。
---------------------------------------------------------------------------------

        從小到大,台灣人活在貧苦、不如人的屈辱裡,渴望著有一天自己的下一代會脫離這種苦難與卑屈。中華少棒帶著我們的期待,讓我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成為這個地球上的公民;李遠哲的諾貝爾獎遠比以往所有華人的諾貝爾獎更讓台灣人激動――台灣人終於出頭天!

2011年8月19日 星期五

轉貼「您的可口可樂!馬承九教授」:消失中的儒者風範

您的可口可樂!馬承九教授
2011/08/17

馬承九談及最令他感動的事,是民國六十年代,台南鹽水一位種植苧麻的老農民,送給他一罐可口可樂的往事。三十幾年前的可口可樂,飄洋過海而來,相當昂貴,但是這位老農民,為了感念馬承九成功研發推廣麻類採纖機,並且提議由農會無償提供農民使用,使得農忙採收的季節,農民得以使用麻類採纖機,節省十倍人力。受惠的老農民,即使在溽暑時節,仍舊堅持帶著孫兒孫女,在太陽下等著向遠道而來視察的先生親自道謝。
大太陽下,八十幾歲的老農民,拄著柺杖,牽著孫兒孫女,蹣跚走到馬承九教授面前,恭敬地鞠躬,奉上一罐可口可樂:「您的可口可樂!教授!真多謝!」

那罐在太陽底下曬得溫熱的可口可樂,讓馬承九教授當場落下淚來。

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

我們需要怎樣的人才?

我最近常在演講中問聽眾一個問題:「如果請台灣最有錢的5%人口明天就帶著所有的財產離開台灣,十年後台灣會不會更好?」每次都聽到很大的聲音回答:「會!」這5%人口中有我們所喜歡而且需要的人,但也有太多惹人反感的人。中研院翁院長和連署《人才宣言》的人,也許該先聽一聽這宏亮的聲音,想一想兩個問題:「為何會有這樣的聲音?」「台灣需要的是怎樣的人才?」

台灣需要的,是想要跟95%人站在一起,為他們創造就業機會,改善他們的生活的那種人才?還是想要站在他們頭上,予取予求,甚至剝削他們、壓榨他們的人才?

根據媒體 NOWnews 篇名「281萬元VS .9.9萬元 貧富差距達到28倍」的報導,98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統計資料顯示:全台所得最高的 5%平均年所得為382.2萬元,而最低的 5%則只有 5.1萬元,貧富差距76.8倍。這是不是說:台灣最聰明的5%人比最不聰明的5%人多了75.8倍的生產效率?還是說這裡頭有一部份人是靠合法的剝削與壓榨取得龐大的財富?

什麼叫「知識份子」――從中研院的《人才宣言》說起

中央研究院由院長翁啟惠邀集國內各界十八位重要人物一起發表了《人才宣言》,大意是說台灣對「高階」人力所定相關法令與規章過苛,不利於留住「高階」人才,希望政府放寬相關規定,以便強化國家競爭力。

誰是翁院長心裡的「高階」人才?《宣言》中說是:「合法居留外僑有49萬人左右,其中外籍勞工約40萬人,白領階級及技術人員僅約2萬人左右。」這裡頭有沒有清清楚楚的階級歧視?有沒有清清楚楚地對人權的踐踏?49萬外僑中僅有2萬是翁院長關心的?

那麼,在2,317萬台灣人之中,翁院長關心幾個?「頂尖學術人才」?各界最頂尖的4%?還是只關心領有美國綠卡的那些人?

這是一份充滿外交手腕的宣言:措辭含糊籠統,足以讓各種不同立場的人看不見自己反對的論點。問題是:宣言要的是什麼?就在宣言的最後一句:「我們若干政策建議方向,列於 http://www.sinica.edu.tw/forgov_advice.htm」。

接上這個連結,是對政府洋洋灑灑的六大政策建言:
""因應地球暖化之能源政策(摘要)(完整版)
""中央研究院學術競爭力分析暨台灣學術里程與科技前瞻計畫(簡要版)(完整版)
""醫療保健政策建議書(簡要版)(完整版)
""人口政策建議書(簡要版)(完整版)
""因應新興感染性疾病政策建議書(簡要版)(完整版)
""研教與公務分軌體制改革建議書(簡要版)(完整版)

2011年8月11日 星期四

意義是活的,它會隨著年齡而改變

        年輕的時候我以為人生的意義是耐久財,找到一個就可以用一輩子;年紀大了才知道人生的意義是消耗財,每一個人生階段和社會情境下都需要不一樣的人生意義。
        以托爾斯泰為例,他年輕時是法國思想家盧騷(Jean-Jacques Rousseau)的信徒,相信一切自然的都是善的。他研究各種學問以力求心智的「自我完」,鍛鍊身體以力求體魄的完美。他對人生充滿著嚮往與信心,絲毫沒有任何懷疑。
34歲結婚以後,他享受著屬於人世的幸福:家庭的財富與溫馨、文學的成就,以及各種的愉悅。但是在44歲到47歲的三年之間,他連續失去三個孩子和兩個姑媽,因而徹底懷疑起一切俗世的價值,覺得這一切都在死亡的必然性之前顯得徒勞。因為找不到人生的意義,他在50歲時被虛無感徹底吞噬,只想自殺。但是,為了怕孩子失去父親,他收起一切可以用來自殺的工具:獵槍、刀、繩索。
52歲以後他才覺悟到:「『生命是否有意義』並非一個理論上的問題,而是一個實踐的問題──如果你一直在做有意義的事,那麼你的生命就有意義;如果你一直在過罪惡且無意義的生活,你的生命就沒有意義。」

人生的意義誰知道?

        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也。」這句話經常被理解為:「如果可以知道人生的意義,那就可以死而無憾了。」因此,很多人在佛法、老莊、中國哲學裡想要尋找「人生的意義」。美國哲學界近年來也興起關於人生意義(meaning of life)的論證,想要用分析哲學的方法找出可以經得起客觀檢證的人生意義。[1] 這些活動的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假設:人生的意義有客觀的判斷標準,如果我們自己不知道活著為的是什麼,只要問到那個已經知道答案的人,就可以從此有所皈依。   
        分析哲學的研究結果是生產出來的問題遠比可以被「客觀接受」的答案多,卻還是沒看到有人提出一個更根本的問題:真的有適用於每一個人的「客觀的」「人生的意義」嗎?
        對我而言,人生的意義雖然有其客觀上需要滿足的某些條件,但是我寧可說人生意義是個人基於主體經驗而有的「創作」,而非僅僅只是「客觀」的存在――它等待人去發現它的價值,等待人去確認自己對它的認同與情感上的聯繫。
        我們從別人的生命經驗裡只能得到「人生意義」的眾多候選項目,而無法直接拿來用。要使它成為我們「自己的」「人生意義」,還需要一段更長遠的加工過程 。 

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台灣能從非洲學到什麼

2011世界現況:滋養地球的創新方法》是一本集體創作的書,描述25個非洲國家多樣的農業創新方法。這樣的一本書,如何能跟台灣的處境連結與對話?認真想想,十年後的台灣確實有許多需要向非洲學習的地方。不過,讓我們先重溫一段值得記憶的往事。
台灣在1960年派遣了第一個農耕隊前往非洲,輸出台灣傲人的農業技術,希望藉此保住聯合國的席位。據說在高峰的1978年時,台灣在19個非洲國家共派駐了633名人員,協助他們育種、灌溉與其他農耕技術。很多團員剛開始只為了多賺一些錢,後來卻認真賣力地為當地的發展而奉獻心力。因為成果斐然,很多團員都受到當地人的崇敬,有些甚至被邀請參與政府決策。許多非洲民眾對台灣農耕團的好感甚至一直延續至今。
那時候,我們帶去的是綠色革命的農業技術――仰賴化肥與灌溉,無法永續的高產能農業。50年後的今天,非洲依然乾旱、貧瘠,產量低而收入低,但她卻發展出許多台灣10年後將會需要的技術:以綠肥取代化肥的增產技術、以綠水部分取代藍水的節水農業,以有限耕地養活最多人口的各種創新方法。促成這個逆轉的因素至少有好幾個:台灣已經深陷於水資源不足的窘境,石油易漲難跌的局勢將逐漸推高化肥的價格,台灣的耕地持續流失,必須找出以有限土地養活最多人的策略。因此,我們也必須要找出節水,不仰賴化肥而可以永續的糧食生產體系,以便用有限的土地產出最多的糧食。

2011年8月9日 星期二

碩士班該學什麼?

校園天下有一篇文章「3個檢查點,避免地雷公司」,教剛出校園的人如何避免選錯第一個任職的公司。其實,選錯第一個工作根本不要緊,大不了半年、一年後蹺掉就可以。

但是,選錯指導教授就不一樣,通常不是隨便可以改的。因此,我覺得選指導教授比選第一個工作更重要。

什麼叫「選錯指導教授」?對於想在碩士畢業後就業的人而言,「選錯指導教授」主要是指:妳從他那裡學不到業界在意的能力,卻從那實驗室裡培養出企業界最討厭的態度。企業界在意什麼?討厭什麼?媒體做過很多年的調查,不需要靠自己亂猜。

Cheers 雜誌在2011年「企業最愛大學畢業生」調查這一篇文章裡指出:企業對新進員工最重視的前三大能力是「學習意願與可塑性」(67%)、「解決問題的能力」(48%)與「專業知識與技術」(34%)。而企業認為大學畢業生最待加強的能力是「穩定度與抗壓性」(67%),「解決問題的能力」(48%)與「專業知識與技術」(34%)。跟以往相似,「學習意願與可塑性」、「穩定度與抗壓性」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企業界最關心的,「專業知識與技術」排在很後面。

2011年8月8日 星期一

美國糧食價格直追 2008 年春天

一、美國農糧價高,顯示農地以瀕臨生產極限 
        美國普渡大學的三位農業經濟學家在2011年七月發表了 Farm Foundation 委託的研究報告[1],指出美國2011年糧食價格再度飆漲,其中玉米價格已經超過2008年的高峰,大豆與小麥價格接近2008年的價位,只有白米的價格持平,如圖一所示。而導致糧價飆漲的主要因素有五個:(1)生質燃料對玉米的需求持續上升,達到美國玉米總產量的27%,推動糧價上漲;(2)中國積極在建立主要穀物的自給自足,但是對大豆卻大幅仰賴進口,其中40%用做庫存,以便因應所得增加對肉食需求的急遽變化;(3)土地與水資源的利用已達極限,而前兩項額外需求已經大規模地排擠美國其他農作物的耕作面積,因而糧食市場更嚴重地欠缺調節供需彈性所需要的生產資源;(4)氣候極端化導致糧食欠收,使得糧食庫存降低到安全邊緣;(5)美元走軟與全球經濟局勢導致通貨膨脹。

2011年8月7日 星期日

台灣關鍵事實 Q&A:(5)關鍵事實的「關鍵」

就統計資料的 visualization 而言,Hans Rosling 如果不是最出色的,至少應該是最有名的。而他之所以出色,一部份原因是他願意花時間去構想活潑、有趣的呈現方式,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原因是:他有人口統計的專業背景,知道如何呈現統計資料的「意義(significance)」。

其實,我在訓練博、碩士生的過程中,最後一道程序就是「data presentation」。一個好的研究成果,如何只用有限的頁數和圖表去呈現一至兩年研究工作的結論?一本理工 學院的碩士論文通常可以有40~60頁,20~40張圖;但一篇學術期刊論文通常只能有20頁(A4,double space),2~4張圖。要把20~40張圖的資訊壓縮在2~4張圖裡,關鍵於「去蕪存菁」:選擇最佳的變數(X-axis variable, Y-axis variable and the size of circles),來突顯出所有數據整合起來最關鍵的意義。

譬如,在 Wealth & Health of Nations( income vs life expectancy) 這一張圖裡,核心意義是:「收入的改善會延長壽命」。

2011年8月1日 星期一

大學評鑑與大學的多元價值

我反對所有以單一標準進行的大學學校評鑑與教師評鑑,首先是因為這將違背學術自由,其次是這將無可避免地違背大學必須保有的多元價值。基本上,保障了學術自由就可以間接保障大學的多元價值,但是保障大學的多元價值是為了跟保障學術自由不一樣的其他理由。

沒有學術自由就沒有學術,沒有多元價值就沒有大學。甚至可以說,沒有多元價值就沒有教育,因此我也反對一切以單一標準進行的中小學教師評鑑。我可以大膽預言,要瓦解一個國家的基礎教育,最快的辦法就是以單一標準進行的中小學教師評鑑。

人有多少種,學生就有多少種;有多少種學生,就需要多少種教師。單一標準進行的中小學教師評鑑,將會是凌辱所有不合乎主流價值的學生。

沒有多元的教師價值與多元的教育目標,許多學生就注定要被教育體制壓迫,現在的中小學和技職體系就是這種單一價值體系下的犧牲品。在目前的體制下,家長對孩子的成就與期待只認同一種價值:以聯考排行榜為衡量尺度的狹隘價值。職場上明明願意用高薪肯定各種紛繁歧異的能力(親切待人、誠懇熱情、精明幹練、講義氣而有領導力、博文強記、聰穎、樸實深刻、狗腿、拍馬屁、工於心計、不擇手段等),但是成績不好的孩子卻必需要在學過程中一再遭受各種價值觀的凌辱,沒有自暴自棄的人才有機會證明自己是各有用的人。成績好的孩子成功的機會大,不足以證明「成績好是最有用的」,而是證明了「成績不好的人多苦多難,熬得過折磨而不自暴自棄的人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