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軍公教18%的是非曲直

陳水扁與民進黨一貫地用 18% 製造工農對軍公教的仇恨,卻一味遮掩民進黨跟國民黨一樣犧牲工農,以不當利益輸送給財團的事實。民進黨許多公職人員也一直隱瞞自己座領超高退休金的事實(遠比一般軍公教更加數倍地不合理)!

其實絕大多數軍公教都跟工人一樣是受薪階級,軍公教與工農都是既有制度下的被剝削者,卻被政黨愚弄而對立起來。我願打賭:18%被扣下來的錢,沒有一分錢會被用來改善勞工的待遇,而會悉數被用來用於劫貧濟富!我會挺身為18%辯護的關鍵理由,就是不願看見被剝削者與被剝削者對立,然後把更多的好處全部給了政黨和財團。

我跟我太太都是教師,都有所謂的18%,但是我一開始參與論戰時就說過:我可以在三個條件下捐出18%的所有利息:(1)政府與立法院從此戒除對財團的不當利益輸送,把節省下來的錢(我猜每年至少上千億)用來改善農民與工人的待遇;(2)政府保證從軍公教扣除的18%利息全部專款專用,用於額外加強勞工退休福利;(3)政府出面為18%制度設計的錯誤出來道歉,陳水扁與民進黨主席同時出來對所有被污名化的軍公教道歉。

我這個主張大概會得罪所有不明究理的人,但是我有紮實的理由。

「18%」是一個非常籠統的名詞,指涉著非常多種不同的意思。首先,所謂「教師退休月領七萬」,不是每個教師都這樣,只有一部份跨「新制與舊制」的退休教師才有機會領這麼多錢。其次,入過閣的民進黨高官應該有很多人領的遠比這多!

84年開始上任的的教師是用所謂的「新制」,所得替代率大概只有60%左右,其中35%是從每月薪水中扣除的「強迫性儲蓄」,65%是雇主(政府)配合款。新制退休金沒什麼好批評的,如果要怪勞保制度不夠好,該怪的是政府與雇主沒有落實勞保制度。冤有頭債有主,沒有道理因為勞工退休制度不好而把軍公教退休制度一起搞爛,結果反而便宜了官商勾結。這種態度遠比大陸的共產黨還無聊!!!

84年以前退休的人叫做「純舊制」,可以把一次退休金全部存到「優惠存款(18%)」;或者選擇領月退金,同時把「公保養老給付」存到「優惠存款(18%)」。84年以前因為軍公教薪水低,退休金也少,所以18%的優惠存款利息並不多。也因此84年以前從來沒有人說過18%優惠存款不公平。以後如果GDP每年7%以上持續成長十年,大概大家就又都懶得去提18%,甚至沒興趣管以後軍公教待遇偏低的問題。

「純舊制」退休金的「優惠存款」始於1961年,利率一再視物價與銀行利息調整。為了考慮物價上漲會貶低退休金的實質價值,因此「優惠存款」通常是比照銀行利息加50%(50%用以對抗在職期間到退休後長期累積的通貨膨漲率),因此這個制度設計當時絕無不合理之處。1961年時「優惠存款」為21.6%,後調為14.25%、16.7%。1980年代一年期銀行年利率曾達21.75%,民間月息更高,又加上台幣貶值與通貨膨脹,使得退休人員生活困難,因此才由民意代表一再反映,而將「優惠存款」利率固定在18%。(有興趣瞭解這一段歷史沿革的請看不知名作者的「第四章  公務員退休所得合理化改革方案探討」)

以上都毫無不合理之處,甚至是嚴重虧待軍公教人員(因為當時經濟蓬勃發展,民間利息遠高於銀行利息,而且十年期累積下來的通貨膨脹與房地產膨脹率又遠遠高於「優惠存款」設定的50%)。這也是秦祥林和秦漢老是喜歡演國中小教師的原因――毫無前途的窮小子!

民國68年(1979年)時我太太擔任國中教師,趕學生早自習而差一步沒搭上公車,只好忍痛叫計程車。車到校門前,司機發現她是老師,竟說:「妳們這麼窮,怎麼可能付得起這筆錢。妳又是為了要趕學生早自修,不是為了享樂,我不收妳錢了。」

我跟太太當老師,省吃儉用十幾年,當到教授還買不起一棟房子。認識的中小學同學都已有數層樓的房產,高中畢業的同學靠當 sales 而有豪宅,一家個體戶的小電器行老闆月入十數萬到三十萬,我們兩人合起來一個月不到八萬,新竹市郊一坪地就要十幾萬到數十萬。我們夫妻不曾怨過,省吃儉用到今天。

1990年代開始到2000年代期間,軍公教待遇逐漸改善,物價較平穩,經濟發展也較遲緩,銀行與民間利息也較低,政府便於1995年取消18%優惠存款制度:1995年以前的年資所累積的公保退休金仍舊可以存18%,1995年以後的年資沒有公保給付(也就沒有18%)。

2000年左右,經濟發展長期遲緩,景氣前景不好,銀行利息與民間利息下降,大家突然都忘記過去如何地看不起軍公教人員,而羨慕起軍公教人員。民進黨利用這個沒有歷史感的當下,開始扭曲、誇大、加料,製造工農對軍公教的仇恨,加媒體誇染,把18%誇大為「不管何時退休,不管什麼階級,軍公教都有大筆退休金,全部可以存到銀行領18%」。這根本不是事實!!!!!

根據2009年的一份分析,優惠存款母金(一次退休金)達200萬元以上的人佔軍公教退休人員的20%左右(多是高階公務員、資深民代與政務官等),他們的18%年息換為月息才將近4萬元;其他50%的中低階公務員一次退大多只領70到80萬元退休金,他們的18%年息換為月息才將近一萬多元,頂多維持最起碼生活而已。

那麼,是誰月領七萬元?2005年前後退休,累計年資40年左右的中小學教師,他們有三筆退休金:(1)舊制月退金2~3萬元,(2)公保給付存在18%優惠存款月支利息2萬左右,(3)新制退休金2~3萬元。但是在民進黨與國民黨兩次設定「最高所得替代率」之後,這些老師的18%優惠存款的月支利息已經下降。

18%有沒有不公平處?最不公平的是1985~2000期間任職的立法委員和政務官,他們的在職期間待遇高,但是退職的時候卻可以領18%,有很多人還可以領到新制月退金和舊制月退金,這一群人才是最嚴重違背18%「補償過去所得偏低,以免未來養老生活有疑慮」的制度精神。

但是,很多民進黨執政期間的政務官正是這種人!!!他們遠比認真工作40年的中小學教師工作輕鬆,在職期間待遇高,而退休所得又超高(除18%之外,他們一樣可以領舊制月退和新制月退)。民進黨從來不罵自己黨內這些有權力改變政策的人,卻老是要罵那些沒有決策權,靠自己勞力辛辛苦苦地累積退休金的人。我為那些被民進黨愚弄的人痛心!!

要改革18%可以!兩黨主席都必須先出來為自己的錯誤政策道歉(蔡英文在行政院任職期間可從來沒有去改變18%喔!),並且說清楚哪些人沒有從18%裡得到不當利益,為這些人的被污名化道歉,所有媒體也必須要出來對這些人道歉! 

至於我的18%,要拿回去不難,只有三個條件:(1)政府與立法院從此戒除對財團的不當利益輸送,把節省下來的錢(每年至少數千億)用來改善農民與工人的待遇;(2)政府保證從軍公教扣除的18%利息全部專款專用,用於額外加強勞工退休福利;(3)政府出面為18%制度設計的錯誤出來道歉,陳水扁與民進黨主席同時出來對包括我在內的所有被污名化的軍公教人員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