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0日 星期五

五年五百億該怎麼花?

假如政府確實希望以五年五百億來投資大學,以便讓少數優質大學進一步提升體質與對社會之貢獻。我贊成,但是目標要重新設計,手段要審慎。

首先談計畫目標

我已經在「英國 Times 的世界大學排名根本是大笑話! 」一文中指出追求全球排名的一大盲點:沒有人(團體)真的有能力對全球所有大學進行有效的排名。昨夜不經意地在電視上聽到曾志朗表示:不該重視Times 的 QS 排名,因為被英國統治過的國家排名被高估。但是我反對追求全球排名還有一個更根本的理由每一個國家各有其不同的國家發展目標與現實的財經、社會與文化條件,因此也應該各依其需要擬定出符合國情的高教政策與大學發展目標。因此,把不同國家的大學拿到同一個衡量標準下去排名是很荒謬的。

這就像是硬要把全世界的水果拿來排名,而設計出一個統一的衡量指標:甜度10%、酸度10%、水分10%、脆度10%、軟綿度10%、熱量10%、蛋白質含量10%、色澤鮮豔度10%、消費者滿意度10%、市場價格10%。然後,定出質性評比標準與計量評比標準,再從各種不同的學術領域(管理學院、農學院、傳媒學院)糾集100位教授,花一整年時間吃完各種水果,再附上各種水果的成分檢驗報告,請他們在評分表上打分數,最後算出總成績,公布排行。這樣的「評鑑」當然「客觀」、「公平」,但是卻又荒謬、無聊。試問:檸檬不酸還能吃嗎?香蕉酸了還有誰要吃嗎?不相干的東西放在不相干的項目下被加總。荒謬透頂!

因此,計畫目標應該是針對台灣未來的需要,以及台灣高教的現況,提出興利除弊的方案。擬訂計畫時可以參考國外,但是不可以把國外的發展目標、計畫內容當作台灣的發展目標。

關於手段,我已經在「大學需要被評鑑嗎? 」一文中概述一個觀察:在五年五百億與正教授分級制實施之前,台灣的學術圈已經有行之有年的不成文大學評鑑與教授評鑑。因此,假如政府想要花五年五百億與額外的教授彈性薪資,應該要先做好幾件功課,再依興利與防弊兼顧的原則去重擬施行計畫。扼要建議如下:

(1)仔細研究上述「不成文大學評鑑與教授評鑑」實際運作上的優點與不足處,確認需要保留的優點與需要突破的瓶頸,以及必須防範的弊端;
(2)根據10年後全球的局勢預測(最嚴重的是油價高漲,實體物資供不應求,持續性通貨膨脹),以及台灣所需要面對的挑戰與危機(必須發展「低耗能、低耗水、低污染、高安全、高利潤、合理工時」的產業),研判台灣高教需要擔負(且不違背其憲法定位之本職)的角色與定位;
(3)針對高教既有發展之瓶頸,以及台灣未來之需要,投注專款,以便:(3A)普遍強化國內頂尖大學之體質(譬如,工學院普遍欠缺成熟的技術員,使得教授的構想很難驗證,學生的實做技能嚴重不足);(3B)依台灣發展需要擬定一系列附屬於大學的研究中心(譬如:晶片設計核心技術研發中心、半導體周邊設備核心技術研發中心、亞洲經貿與市場資訊研究中心、產業競爭策略研究中心、跨世代人口調整與財政策略研究中心、糧食與農業發展策略研究中心等),再依各大學既有相對優勢與各大學所自擬之配合發展計畫(調整系所結構、借調國內學者、延聘國外客座學者等),評鑑出最適合擔當特定目標任務的大學(既有資源相對充足,需要加碼資源最少,可以達到最大槓桿效益),給予經費與制度上之彈性(譬如,從國內其他大學借調必要之學者三至五年,避免新聘學者來增加國家總體財政負擔),以及軟硬體經費之配合,使其能成立符合國家發展目標之各中心;(3C)仔細分析計畫草案,評估執行後可能衍生之各種利益與弊端,調整計畫執行細節,以達興利、除弊與防弊之最大效益;(3D)各中心依執行績效逐年增減補助款。

我的提案方向企圖達成以下效益:(1)讓各大學明確瞭解台灣未來之挑戰與社會之需要,(2)經費有明確的投資目標(而非空洞的「追求卓越」以及無關乎台灣社會的論文炒作);(3)鼓勵教授群組合作,消弭對立與摩擦,促進跨領域對話與跨校資源重整,提升資源使用效率(而非獎勵個人、間接製造對立、鼓勵資源的無效利用)。

至於正教授分級制與國科會傑出獎,或者廢止,或者嚴審(名額少、獎金高、門檻高、寧缺勿濫),不要讓不肖份子以不擇手段的方式得遂。譬如:得獎人必須有國際上顯著之影響力(被國際重要學術會議邀請擔任大會 keynote speech 專題演講、在國際著名大學擔任過客座講座教授等確實有助於大大提升台灣學術形象的傑出實質表現,而非小氣無聊的論文篇數與無足掛齒的論文援引次數),而非交際力(許多期刊編輯與學會  fellow 的資格授予是公關因素多過於學術成就)。

最後一句話:本文旨在指出改革方向,而無意牝雞司晨,替行政院擬政策草案。因此多所簡陋,有興趣的人歡迎集思廣益,繼續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