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5日 星期四

請教馬總統與監察院:五年五百億和正教授分級制是否違憲?

每一個大學教師都必需知道什麼叫「學術工作」,每一個中研院的研究員也必須要知道,因為他們的工作職責就是「學術研究」,而且他們的工作受憲法對「學術自由」的保護。

權力來自於責任大學教師與中研院研究人員享有憲法的特殊保障,就必需負起憲法所賦予的責任。否則就同時違背工作倫理與學術倫理。任何學術工作者一旦違背這份責任,就是失職與背信,把講座教授或傑出研究獎授與這些人,就是欺騙社會,鼓勵盲從。任何制度如果妨礙了學術工作的進行,就是違憲。

可惜,包括李遠哲和劉兆玄在內的學者卻都從來不肯去想清楚什麼叫「學術」、「學術自由」,因此也不惜滿懷善意地推動違憲的政策與制度。

所以我要在這裡請教擔任過大學副教授的法學專家馬英九:你的內閣是不是正在違憲?

並非有發表論文或拿過諾貝爾獎的人都受憲法「學術自由」的保障。工研院和 Intel 的高階研究員都不受「學術自由」的保障,許多長期在私人公司做研究而拿到諾貝爾獎的人也不受此憲法保障。因為他們的工作不是「學術研究」,所以他們的工作不受憲法保護。那麼,什麼叫學術?憲法想要保障的是什麼樣的自由?法官解釋第380號對憲法第11條的解釋,是否足以被用來證成「教育部和國科會的制度違憲」?

英國1988年的教育法案(Education Act)將「學術自由」定義為「在法律範圍內的自由,用以質疑與檢驗普遍沿襲的見解(received wisdom),提出不受歡迎的見解,而不受威脅。」從這個起點出發,我在「學術自由的本意與淪喪 」(http://mhperng.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8404.html)這篇論文裡,用豐富的歷史證據與跨國研究反覆論證出一個結論:學術工作就是「明辨是非,破除愚盲,探索社會發展之未來,培育後進,以促進社會之公共福祉」,而非「圖謀個人之名利與地位,或虛幻之世界排名。」有興趣進一步瞭解的人請去看這一篇網誌「學術自由的本意與淪喪」,我不在此重複細節。

憲法當然是要保護公共利益,而非私人利益。所以工研院和 Intel 的研究成果也許可以進入「頂尖期刊」,但是他們的工作不屬「學術工作」,不受憲法保護。

目前教育部和國科會的制度使我無法專心從事「明辨是非,破除愚盲,探索社會發展之未來,培育後進,以促進社會之公共福祉」的工作,甚至逼我提早退休,在我的理論分析下顯然是違憲!

所以,最守法的馬英九副教授,請你派精通法學的幕僚去讀我寫的「學術自由的本意與淪喪」,然後告訴我「五年五百億沒有違憲」,以及我錯在哪裡。否則請你馬上撤銷五年五百億和正教授分級制。

此外,也請監察院的葛永光、馬秀如、馬以工委員重啟對五年五百億的調查。不要再去管零細小節,直接問這個問題:五年五百億是否確實引導學術文化向下沈淪,妨礙學者善盡憲法責任,因而違憲?監察院要打老虎,不要打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