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

2020台灣的嚴峻挑戰與2012的大選

台灣將會在2020年遭遇到極為嚴峻的挑戰,如果我們的現行政策或思維模式不變,將會在糧食與經濟上對大陸有高度倚賴而失去政治上的自主性;而且我們不但將無法反核,還反而會抱著八座核電廠提心吊膽地過日子。

把台灣往這絕境推的力量,主要有三:(1)人口過多而自然資源已經嚴重不足,以致無法維繫既有經濟、能源與交通發展模式;(2)既有全球貿易模式與台灣過去的經濟成長模式是建立在「石油每桶20~30美元」的發展基礎上,2020年全球石油供給量將僅及需求的一半,使油價上看每桶200美元,導致油、電、糧三漲,而推升越洋運輸成本與工資(但實質工資因通貨膨脹而下降),使得大陸成為台灣主要貿易伙伴,也使台灣在糧食與經濟上嚴重倚賴大陸,失去政治上的自主性;(3)加入WTO後被迫金融自由化,加上兩岸競爭,使得財團有本錢恐嚇政府,要求政府降低稅收,補助油、電、水,而導致政府負債擴大,終而需仰賴大陸出面解決國債,而在金融上被大陸接管;(4)既有產業政策仰賴「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高工時與低毛利」的「血汗工廠」競爭模式,未來在油、電、糧與工資四漲的情況下,許多企業將倒閉,而引起失業潮,最後由中南海出面接收台灣。

下圖扼要顯示一部份上述的發展機制。

其中油價飆漲是最大的推動力,它會帶動各種運輸成本,因而迫使各國減少無軌運輸(公路、海運、空運)的距離,也改變全球貿易模式。美洲的糧食生產成本將高漲,多餘的糧食主要用來補足石油產量的缺口,而非出口。當糧食不再跨越太平洋時,糧食普遍無法自給自足的亞洲國家將會有缺糧的危機。此外,實體貨物貿易將分別侷限在美洲(美洲貿易協定)、歐洲(歐盟),以及亞洲(東協加三 +1?),FTA(ECFA)取代WTO的GATT(最近10年的談判已經很少有進展)。台灣將必須在失去美國市場後尋找他在亞洲的新定位與新的競爭模式,否則青年失業潮將擴大。

其次,油價高漲將使煤炭進口成本飆升以致燃煤發電不符經濟效益,台灣鹽分侵蝕嚴重與欠缺廣闊地形而很難發展風力發電,又因欠缺寬闊的荒地而很難發展太陽能發電。除非能有效降低產業、運輸與民生能源使用總量,否則將被迫採用核能,甚至擴大核能發電規模。

假如我們無法發展出「低耗水、高毛利」的產業,我們將在水源嚴重不足時被迫降低灌溉用水(以致糧食生產不足)或工業與民生用水。此外,除非我們能發展出「低污染、低耗能、低耗水、高毛利與合理工時」的產業模式,否則將會無法跟亞洲國家競爭,而被迫往更高污染、更高工時、更低工資的方向自我剝削,以換取廠商的投資。這將無異於陷子孫於「為奴為娼」的不義之地。

要擺脫上述窘境,核心的關鍵至少包括:(1)徹底改變台灣的產業結構,往「低污染、低耗能、低耗水、高毛利與合理工時」的方向發展;(2)強化金融、商業資訊服務、軟體、文化創意產業與品牌等非實體貨物貿易賺取外匯的能力,以減少經濟與貿易對大陸的倚賴程度;(3)發展公共運輸,取代私人車輛,以降低對能源的需求;(4)稅制合理化,以便適當補助農業與農民,以足夠的糧食自給率(70%~80%)來支持政治上的自主性;(5)稅制合理化,以便補助低收入者,避免持續的油、電、糧三漲導致社會動盪。

而且,這些轉變必須在2020以前完成。這是極為嚴峻的挑戰――不是2020才開始的挑戰,而是現在開始都已經太晚的挑戰。光是試想要把現在的私人運輸減少80%,所需要新增的公共運輸(有軌運輸為主)至少要花10~20年才能完成(包括擬計畫、編預算、立法院通過相關法令與預算、土地整備、招標、施工,etc)。

如果我們2012年選出來的總統沒有能力在2016年以前完成二分之一的改變進度,2016的總統更加沒有機會完成這個挑戰。

2012選的不是統獨,不是貪府與無能,不是核四要不要商轉,不是頭髮有沒有抹油,不是青春偶像,不是我心死不死的表態。2012面對是全新的危機,要選的是全新的視野,全新的思維,全新的戰略,全新的政府,全新的領袖。2012的總統不是成為民族救星,就是成為千古罪人。

而我們唯一的倚靠只有死硬派中間選民!讓我們復述一次阿巴斯的電影對白:「我們只有這一條路,我們也只有這一輛車。」

主要參考文獻:
(1)「 2010 The status of conventional world oilr eserves 」是牛津大學研究團隊在2010年對石油產量的估測以及文獻回顧。這一篇論文預估石油很有機會在 2010左右達到最高產能(peak oil),從此進入供不應求的階段,並在2023年時供給僅及需求的一半。
(2)「2005 Peaking of World Oil Production:Impacts, Mitigation, and Risk 」是一篇美國政府的委託報告,粗略評估石油跨過最高產能(peak oil)時的因應政策。大致上說,該報告建議必須要在石油產量達到 peak oil 之前的20年開始因應(調整 infra-structure),才能安全著陸;若只提前10年,降會對經濟產生嚴重影響(硬著陸);若沒有提前因應,將會 crash。
(3)「13年後我們吃什麼 」,本部落格的一篇文章。
(4)彭明輝,《糧食危機關鍵報告:台灣觀察》,http://skygene.blogspot.com/2011/04/food.html

假如妳相信 peak oil 會在 2015之前到達,台灣已經連硬著陸的因應時間都過去了,即將crash。但是,台灣絕大多數學者還是把 peak oil 當作是一個沒聽過,或被誇大的名詞。